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她一“忆当年。”就忆了好久,把她跟她老爸在厨房里的点点滴滴都巨细靡遗的告诉任容祯,他们父女俩时常置气,但没有两天又会和好,相依为命的过日子,她的魂魄来这里,都不晓得她的肉身在那里如何了……

  “咳。”

  重重的咳嗽声吓了他们一跳,两人同时回过头去,金桐树不知何时来的,不知来多久了,推着轮椅就在花藤下,还翻着白眼,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金桐蕊惊跳了起来,冲到弟弟面前,紧张地问:“你来多久了?听见什么了?”

  金桐树耸耸肩。“你们两颗头靠得这么近,讲话跟耳语似的,我能听见什么?”

  意思就是什么都没听见!金桐蕊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她不怎么自在的扯了扯嘴角。“那你来做什么?是要去茅房吗?”

  “姊,现在什么时辰了你知道吗?”金桐树没好气地道:“我来问问何时能吃饭,哪知道你们说要来看看酱料发酵得如何了,却是在这儿风花雪月、谈情说爱,我命苦啊我,爹娘不在,我要饿死了我!”

  村里有人家上梁,摆了几桌席面,她爹娘和邻居一块儿去热闹了,所以中午只有他们三个人吃饭。

  金桐蕊笑骂道:“别胡说八道了,去前头等着,不用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待会儿让你吃个好吃的,保管你绝没吃过。”

  今天她要做的是豆腐大餐。黄豆在现代多用于做豆浆、豆腐、豆花、豆皮、豆干等等,但大齐朝还没有这些吃法,这里的黄豆都是用来炒菜、烧肉、炖汤、酿造酱油,最大功用是喂猪,由此可知黄豆被这时代的人当成多不起眼的食物。

  当她发现了这一点后,又动起了卖豆腐豆花的念头,今日便是先试做出来,让他们评价给个分,若他们吃不惯或说不好吃,她也不会打退堂鼓,定会改良到他们说好吃为止。

  黄豆她早泡了几日,一大早她就磨好了豆浆,又加了些芝麻一起磨,一部分的豆浆筛得细一些,放些糖进去,她已经先喝过了,这纯天然不加一滴水的豆浆是用大锅和柴火熬煮的,可香可浓了,保管人人都能喝上一大碗。

  她费工熬的豆浆香气十足,用豆浆做出来的豆腐自然也十分入味地道,这都要归功于前世她老爸怕豆腐中盘商质量不稳定,都自己动手做,她才能学到这一招。

  打从她想要做豆腐生意开始,她便去镇上订做了模子,这会只需用白醋兑清水,倒进煮好的豆浆里,豆花便做成了。

  她留了些豆花,再拿白棉布把大半豆花捞出来放进豆腐模子里加压,她这次要做的是嫩豆腐,不需压太长时间,撤了模子后,要让豆腐放凉,空档再把豆花捞进碗里,她想着豆浆已是甜的,便将豆花做成了咸的,撒点葱花和碎香菜末,加点酱油、香油和醋,便成了滑嫩可口的咸豆花,她自己更喜欢甜豆花多些,便熬了姜糖水冲了碗甜豆花。

  她怕弟弟肚子饿起来又靠腰,便先把豆桨和豆花端出去,谁知金桐树一见豆浆便开始抗拒,还蹙起了眉头。

  “这是羊奶吧?拿走拿走,我不喜欢喝羊奶,有个味儿。”

  金桐蕊只好好言好语诱哄道:“不是羊奶,你喝喝看,保管你喝完还跟我要。”

  任容祯见金桐树一脸的我不信,便率先拿起碗来,大口大口的喝下,没会儿便把一大碗豆浆全喝充了,他搁下碗来,对金桐树道:“真的不是羊奶,我觉得比羊奶的滋味好,你喝喝看便知道。”

  “你说的,可不要诓我。”金桐树半信半疑的拿起碗来,当他喝下第一口之后,立刻惊为天人,没会儿他就咕噜咕噜的喝完了,一喝完便立刻把涓滴不剩的空碗往姊姊面前一伸,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激动地道:“姊,这是什么?还有没有?我还要喝!”

  金桐蕊笑了笑。“还有别的菜呢,留着肚子吧你,适才喝的那叫豆浆,你们现在尝尝咸豆花吧。”

  这会儿,不需要旁人进言,金桐树便抢着吃咸豆花,边吃边频频点头,连声不绝的喊赞,“好吃好吃,滑滑嫩嫩,一入口连嚼都不必就顺着嗓子眼儿滑下去了,太好吃了,比蒸鸡蛋还要好吃。”

  任容祯尝了咸豆花之后也十分赞许。

  金桐蕊更有信心了,笑道:“你们等着,今天咱就来个豆腐大餐!”

  她转回灶房,做好的豆腐已经放凉了,分成两半,一半炸了成油豆腐,做了三个菜,分别是酱烧油豆腐、油豆腐酿肉,再用胡麻酱将野菜和油豆腐拌一块儿,胡麻酱自然也是她自己做的,以后她的酱园子也会卖。

  另一半没炸过的豆腐分量比较多,做成了四样菜,分别是麻婆烧豆腐、豆酱蒸豆腐、豆腐粉丝烫、三杯豆腐,再做一道鲜鱼豆腐汤,她还有个秘密武器没有用上,那便是臭豆腐,待她把臭豆腐做好了,那又臭又香的绝妙滋味,保证吃过的人还想再吃。

  做这些菜,只有油豆腐镶肉比较费工,她拢共用了不到半个时辰,这不科学啊,不是吗?

  嘿嘿,那是因为她嫌大灶笨重麻烦,在打铁铺子订做了平底锅和炒菜锅,如今做起菜来更上手了,只不过灶台就只有一个灶眼儿,没法同时煎煮炒炸,她实在怀念前世的四炉心瓦斯炉。

  七菜一汤全上了桌,金桐树看得眼睛都直了,他猴急的尝过一道又一道,嘴里还塞着酱烧油豆腐,手就已经去夹三杯豆腐了,一边又用勺子去挖了满满一大勺麻婆豆腐,吃得满嘴是油,等吃充了三碗饭,又敞开肚皮喝了一大碗鲜鱼豆腐汤这才作罢,吃了个肚胀腹圆。

  相较于金桐树撒开了毫无吃相,任容祯的吃法就斯文多了,且眉峰之间还一直微微的蹙着,教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