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金大山和冯氏蔟拥着聂氏气势汹汹的来到豆腐摊前,金桐蕊一行人已准备好要收摊走人了,她正往牛车上收拾东西,听到脚步声传来,也没抬头,一声“数量有限,明日请早。”还没出口,就听见金桐树恶声恶气的叫嚣了起来——

  “你们又想来干么?”

  金桐蕊心一突,直起身子,拾起头便见到三张令她非常厌恶的面孔一聂氏、金大山、冯氏。

  他们脸皮可真厚,竟然又来膈应她了,她先前还在想他们该不会那么不要脸,敢再来跟她要豆腐配方吧,没想到还真的来了,脸皮之厚,好比城墙,真真是令她大开眼界。

  聂氏吃过金桐蕊的亏,便柿子挑软的捏,径自撩了眼皮对四儿子说道:“老四,多的也不说了,你把豆腐配方说出来,你大哥也要卖豆腐,你也瞧见了,你大哥心眼实诚,不会生意手段,凉皮生意不大好,你们是亲兄弟,这点小忙,理当要帮,不然你就枉为人了,也枉费你大哥一向待你亲厚,若不是你大哥帮衬,你们也不会有这一天。”

  金桐树听着,一肚子火噌噌地就烧了起来,他朝地上呸了一声。“连块肉都不肯借,什么狗屁亲兄弟!还帮衬咧,踩我们才对!”

  聂氏不悦地道:“你怎么这样跟长辈说话?那可是你大伯父,我是你祖母……”

  “什么长辈,在哪儿?”金桐蕊远目搜寻了下,目光兜了一圈回到聂氏身上,她眨巴眨巴眼,嘿嘿一笑。“这是谁啊,为什么来人家摊子上自说自话,净是说些狗屁不通的谬论,也不怕闪到了舌头。”

  “我命苦啊我!”聂氏文然一个屁股墩儿摔坐到地上,还捶胸顿足、号啕大哭了起来,一边撕心裂肺地叫道:“老四啊,你就是这样孝敬娘的呴?娘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怎么这样没心没肺?你亲大哥你都不帮,你还算是人吗?你想眼睁睁看着你大哥没生意做,一家去做乞丐是不是?你心眼怎么这么坏啊,做人不可以这样啊……”

  她这么一闹腾,很快吸引了群众围观,见人群靠拢,她演得更卖力了,坐在地上两腿使劲蹬,说自己头晕,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免得活着惹人嫌,那个“人。”自然是指金大秀一家了。

  金桐蕊对此专业碰瓷的举动已经免疫了,她歪着脑袋,有些顽皮的看着爹娘。“爹、娘,您两位认识这疯癫老妇吗?”

  聂氏脸上抽了抽,这个死丫头,竟然说她是疯癫老妇?

  金大秀和奉莲娘很配合的齐齐摇头。“不认得。”

  金桐蕊一脸不解。“是啊,女儿也不认得这疯癫老妇,说也奇怪,咱们一家都给人赶出了宗族谱了,怎么还有人在这儿自称是祖母,大言不惭的要向咱们讨要豆腐配方呢?各位乡亲说是不是啊?”

  众人纷纷点头,议论不断,说聂氏竟然在苦主眼皮子底下这般黑白颠倒,着实难看。

  聂氏听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竟是有些别扭,不好一直在地上耍赖,只好自行起身。金桐蕊又揺了榣头,悲天悯人地看着聂氏道:“这疯癫老妇敢情是疯了,啧啧,真可怜。”

  聂氏见他们要走,突然扑上去要拦人,一直没作声的任容祯向前一步,伸臂挡住了聂氏,脚一勾,便让聂氏“唉哟。”一声跪下了。

  “我胸口疼啊!头疼啊!有人打我啊!”

  冯氏不由分说的号叫起来,“杀人呐!有人要杀人响!”

  任容祯表情冷冰冰地道:“无知愚妇,再敢造谣一句,等着吃牢饭!”冯氏被他那寒意凛人的眼神一瞪,竟然不敢再开口了。

  金桐蕊等人上了牛车,牛车踏步,越走越远,她哼着小曲儿,心里无比的舒爽,很高兴她爹娘长进了,不再心软,他们一家再也不会被金大山和聂氏吃得死死的了。

  §第十五章 金味园的酱料由您贩卖

  豆腐的生意依然火红,转眼之间,酱料也都做好了,酱料不比豆腐,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做好。

  金桐蕊订做了百来个小罐子,把各种酱料分装,也就是试吃品,送到镇上几间有到县城做买卖的南北杂货铺,寻找中间商替她将酱料卖到京城去。

  这段时间,她卖豆腐已经攒了不少银子,盘算着是时候带她爹和小树去县城里看大夫,没多久又听到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金家食肆和屈家食肆相继倒闭,估计先前投资的都血本无归了,反观她呢,已经盘了间小食铺,也把臭豆腐做出来了,择吉日便要开张做她的麻辣臭豆腐生意。

  就在一家忙活得起劲时,有个不速之客上门了,那人便是金桐蕊穿来后见过一次的人,她的大舅奉茂吉。

  奉莲娘看惯了自家兄长的脸色,对于兄长突如其来的到访很是慌乱,她嫁人之后,她兄长从来没有来过她家啊,今日怎地来了?

  奉茂吉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摸样,一身蓝色锦袍,负着双手进来了,像来巡视领地似的。

  对于妻舅,金大秀也不敢怠慢,连忙在堂屋里招呼,奉茶端椅子的,姿态极低。

  “好臭啊,怎么一股味儿?”奉茂吉大摇大摆的坐下,咳了一声,喝了口茶,微皱眉头,搁了茶杯这才道:“大丫在哪儿?把大丫叫过来。”

  “在后头忙活呢……我去叫她来。”奉莲娘忙去喊人。

  金桐蕊正在炸臭豆腐,灶房里鲜香四溢,金桐树死活不肯离开一步,杵在一边等着要吃,任容祯则是在旁边看着,微蹙着眉心。

  点点果然做了他大嫂做的那道麻辣臭豆腐,这么一来,他心中的疑惑更深了,却也有了几分的肯定。

  “又臭又香的……姊,还要多久才好啊?”金桐树馋虫难耐,脖子伸长了再伸长,巴不得趴在灶台边看个仔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