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赵林哈哈一笑。“这个不成问题。”

  任容祯毫不避讳的揉了揉她的头,失笑道:“你怎么回事,口吻跟流氓似的,也不怕赵老爷笑话?”

  赵林笑得更爽朗了。“无妨无妨,蕊丫头是女中豪杰,说话爽快,做事麻利,我很喜欢……对了,叫姑娘实在生分,我年长你许多,叫你一声丫头说得过去吧?”

  金桐蕊用力点了下久。“这样亲切,您称呼我声姑娘,我也怪别扭的。”

  赵林微微一笑。“说起来,两位的亲事也算我一手促成的,就是蕊丫头遇那劫难,你们才能凑在一块儿,成亲当日,我定要来喝杯喜酒,沾沾喜气,包个大红包。”

  金桐蕊绽出明朗的笑容。“有大红包收,那一定要请您啦!”

  这日赵林走时,金桐蕊特地将二十种酱料都装瓶了让他带走,第一批货的取货日期则是订在一个月后,后续都由吴掌柜过来操办。

  金桐树听他姊和赵林谈了许久的生意,待赵林一离开,便等不及的上茅厕去了。

  堂屋里如今只剩下金桐蕊和任容祯,她开心得满屋子转,停不下来,不断把脸凑到任容祯眼前。“你捏捏我、捏捏我!我是不是在作梦啊?”

  任容祯便捧着她的脸,用力吮了下她的唇,有些失笑地道:“痛吗?你不是在作梦,你当真和赵老爷谈受了酱料生意。”

  她欢呼一声,不管不顾的一把抱住了他,嘴里胡乱嚷着,“我好开心呐!开心得快飞上天了!”

  他两条手臂紧搂着她,见她举止可爱,脑袋俯了下去,忍不住又吻住了她的唇。

  就在两人吻得忘我,四唇贴合得密不透风之际,一道煞风景的声音又尖锐不满地扬起。

  “爹!娘!你们快出来看,容祯哥和姊又抱在一块儿亲嘴了啦!”

  §第十六章 馅料就只有这么几种吗

  一早,金铜树自个儿推着轮椅到后院净房洗漱,一看到在后院里忙活做酱料的那人儿,他不由得呆了、痴了、傻了,整个人霎时都不会动了。

  他是眼晴花了吗?不然怎么会看到孙蓉儿在自家后院里忙活?

  “怎么回事啊,你杵在这儿做啥?”奉莲娘也出来了,她要到后院去帮忙,可不大的后门被轮椅整个挡住了,她过不去。

  “娘、娘……”金桐树直勾勾的看着那忙碌的苗条身影,顿觉口干舌燥,他扯扯母亲的衣袖。“跟姊在一块忙活的那姑娘您看得见吗?”

  奉莲娘不由得失笑。“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娘眼睛还好使得很,自然看得见了。”

  金桐树吞了口唾沫。“那您告诉我,那是谁?”

  奉莲娘好笑地道:“可不就是蓉儿嘛。”

  “真的是蓉儿?”虽然不能站起来,但金桐树在轮椅里还是惊跳了下,“娘!蓉儿怎地会在咱们家?”

  奉莲娘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你姊说酱料的订量太大了,她一个人加上娘也忙不过来,便想着要请人,可又怕请到那手脚不干净或不伶俐或不晓事的,反而越帮越忙,后来她想到蓉儿手巧,便去问她愿不愿来给咱们搭把手,你姊给的工钱可比蓉儿卖饼挣的还多好几倍,又不必在衔上风吹雨淋,时不时教人调戏,还可以学做酱料,她哪有不肯的道理?昨日你姊才去说,她便欢欢喜喜地一口答应了,这不,一大早就过来了。”

  金桐树如在梦中,仍是不敢相信美梦竟然成真了,他能天天见着心仪的姑娘了,他满心欢喜地又问:“所以以后蓉儿日日都会上咱们家来喽?”

  前几日他才听到容祯哥口气严厉的警告他姊,又是做豆腐又是做酱料,仔细累出病来后悔莫及,还一定要他姊承诺会找人帮忙才罢休,没想到这会儿他姊就找到人帮忙了,且那人居然还是孙蓉儿。

  “你姊跟蓉儿说定了,每日来咱们家干活儿四个时辰,若是单子多,让她留下来帮忙,再另外算工钱。”奉莲娘笑道:“总之,你姊不是会亏待旁人的主,你就放心吧,快去洗漱,今儿要去县城,可要早些出发才好。”

  金桐蕊把做酱料的一些琐事交代给孙蓉儿之后,一家人便赶着牛车往县城出发了。

  今天他们进县城的目的是找丈夫,她已向赵林打听过了,县城共有二十来间医馆,最负盛名的便是“祥和堂。”的江大夫。

  牛车进了县城,金桐蕊向路人问明了路之后,一行人便直奔祥和堂。

  江大夫名气大,慕名而来的病人也多,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轮到他们。

  金大秀首先让江大夫把脉。

  江大夫仔细把了脉,蹙眉道:“你这是晕心症,且体弱脉堵,病因是长年操劳所致,日常里不能照哂太阳,要医治并不困难,但要用的药都很精贵,且要服上一年才能见效。”

  金大秀一听到用药精贵就不想看了,金桐蕊忙道:“劳烦大夫开药,多贵都不打紧,只要能医好我爹的病就成了。”

  她暗自握了拳,她已经失去她老爸了,不能再失去她爹。

  “点点啊……”金大秀又想起身。

  金桐蕊拉下了脸,哼道:“爹,您若是说不看了,我可要生气了,以后都不跟您讲话,您自个儿看着办。”

  金大秀抬到一半的屁股这才又乖乖坐下。“我看就是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