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我说大娘,凡事还是积点口德比较好,免得以后儿子娶不到儿媳妇。”

  郭氏蓦地变脸。“你这小娼妇胡说什么,我儿怎会讨不到媳妇儿?开着这样大的一间铁匠铺,收入颇丰,虽然你这贱人不守妇道跟人干出了那见不得人之事,所以才教我儿休弃了,但排着队要嫁给我儿的姑娘可多了去了。”

  金桐蕊的神情乍现几分为难。“敢情大娘是没听见镇上传得沸沸扬扬吧?”

  郭氏挺高了胸脯。“传啥?你说传啥?你说啊!”

  “是您叫我说的,那我就说喽。”金桐蕊润了润唇,装作十分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镇上都传说张广的娘长年不准儿子媳妇同房,霸着儿子,还命里带克,专克自个儿的媳妇儿,张广先前那媳妇儿就是给大娘克死的,不仅如此,还霸着掌家权不放,媳妇儿长年手头上都没有半个钱可使,时不时就会对媳妇儿冷言冷语,说她是不会下蛋的鸡,不能给张家延续香火,这些林林总总,镇里镇外口耳相传,如今都没人敢嫁给大娘的儿子啦。”“谁说的?是谁说的?!”郭氏目訾尽裂,咬牙吼道:“我媳妇儿哪里是我克死的,是她自个儿病死的!”

  金桐蕊事不关己、已不劳心的耸耸肩。“有没有不是大娘说了算,是谣言说了算,总之我听到的就是如此,大娘好自为之吧。”说完,她便和任容祯头也不回地走了。

  确定出了郭氏的视线范围,任容祯这才笑道:“你这张小嘴这么厉害怎么成?”

  “谁让她要来招惹我。”金桐蕊漾开纯真无辜的笑容,振振有词地道:“这是我老爸教我的,要吵架就绝不能吵输,气场要强大,要先声夺人,设法让对手自乱阵脚,这不,我才造谣她几句,她就气到不行,这种人就是欠收拾,以为只有她能骂骂咧咧,人家就不能搬唇递舌,哼,笑话,我偏生要乱骂她,让她气得心肝乱颤,真是爽快!”

  两日后,依照约定取模具,点交无误后,吴秉生压低了声音问道:“蕊丫头,你来订模子的那日,可是遇到张老娘,与她拌唇了?”

  金桐蕊轻描淡写地道:“是打了个照面,怎么啦?”

  吴秉生苦着一张脸道:“那日开始,她逢人就问有没有听到她什么谣言,大伙说没有,她偏不信,定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搞得众人不胜其烦。”

  听到那婆娘被她搞得心神大乱,金桐蕊心情大好,笑嘻嘻地道:“吴叔,我这模子是要做团圆饼的,等做好了,再送些来给您换换口味。”

  她嘴角止不住笑意,哼着曲儿,回家后便吆喝孙蓉儿一起做团圆饼。

  孙蓉儿知道她厨艺好,能跟着学做团圆饼,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奉莲娘也不想闲着,跟着到灶房打下手。

  三人忙得热火朝天时,孙蓉儿的爷爷进来了。

  他约六十开外,是这屋里年纪最长的,老当益壮,大伙儿都叫他一声孙太公。

  “蕊丫头,我能不能帮忙啊?”

  金桐蕊一愣。“啊?”

  孙蓉儿忙道:“蕊姊,我做酥饼点心的功夫就是我爷爷教我的,我爷爷可是做面点的一把好手哩。”

  对于会做厨之人,金桐蕊向来礼遇,听到孙蓉儿这么说,马上请孙太公去洗手,邀请他加入她们做团圆饼的行列。

  金桐蕊领着三人从馅料做起,五仁馅里加入炒熟的芝麻和蜂蜜,她昨晚事先泡了一盆红豆,这会儿已经发胀了不少,使劲搓一搓将皮去了,只要煮熟捣烂,加油加糖炒熟就行了。

  她自己喜欢吃红豆馅,便多准备了些红豆,捣烂红豆的活不算粗重,便交给赖在灶房里不走的金桐树,跟着将估摸着能做三十个团圆饼分量的大枣去皮去核,蒸熟捣成泥状,这体力活她就毫不客气分派给大好青年任容祯。

  鸭蛋煮熟剥壳要做蛋黄团圆饼,这部分筒单,交给奉莲娘应是不会出锴,而金大秀也没闲着,熟练的磨着黄豆,准备要做明日要卖的豆腐。

  孙太公是做饼的好手,金桐蕊便把做面皮的任务全权交给了他,只交代了外皮用的油要少,便自个儿带着手巧的孙蓉儿做其它少量的馅心,一共做了玫瑰馅、桂花馅、莲蓉馅、卤肉豆沙馅、麻辣馅、菠萝冬瓜酱,五仁馅里再加入火腿又是一种馅料。

  面皮和馅料做好,最后便是包饼了。

  将馅料一一包进面皮里,在大齐朝,原是这样便可放进烤炉了,但在金桐蕊这里多了一道工序,要先用她订做的模子塑形和压出花纹,为了保持神秘感才有惊喜,将月饼包壳之后,她便把所有人赶出灶房,她自个儿进行这压模的工作,先在模子里撒面粉,当一排排有了造型的团圆饼整整齐齐码在铁板上时,刷一层蛋液,最后再逐一放上铁盘进烤炉,足足烤了两个时辰,所有的团圆饼才大功告成的出炉。

  这期间,整个灶房乃于后院都弥漫着烤团圆饼的浓香,可快要把金桐树给馋死了。

  金桐蕊用两个白瓷大盘把各种图案的团圆饼都拣了些,排成了小塔状,又泡了一大壶山楂茶要给他们解腻助消化。

  “来来来!”金桐蕊像超市里的试吃人员,拍着手,笑容满面地道:“不同的花样是不同口味,咱们的饼做得不大,每种都尝尝不碍事的,多在院子里走两圈就消食了,也可胃成小块分着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