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金大山下了重本,带了一只肥大的鸭子做伴手礼只身上门,一副啥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拉着金大秀喜笑颜开地道:“老四,娘说了,要把你们一家重新入族谱,特地让我过来跟你说这天大的好消息,你欢喜不?肯定欢喜极了吧。”

  金桐蕊双臂抱胸瞪着金大山,鼻子都皱起来了。

  这金大山真是个人物呐,之前闹得那么难看,都把他们一家逐出族谱了,竟然还能若无其事的上门来,传神的演绎了什么叫作打不死的蟑螂。

  “待你们重新入了族谱,那如意饼作坊可也要让我入股。”金大山搭着金大秀的肩,顺理成章的说道:“没理由让吴进那外人入股,肥水流入外人田是吧?我是你亲大哥,哪里还有比亲大哥更亲的,我在那凉皮铺子可把一半的家资都赔进去了,这回的饼作坊,有那赵家出面,肯定是稳稳当当的,你说什么都要帮衬帮衬我。”

  “还有啊,听说你收留了孙太公爷孙俩,你这就不对了,这么大的宅子,让外人住着说不过去,娘说了,要搬过来跟你一块儿住,到时你这宅子可要过到娘名下,这样才不会教外人骗了去,你都听明白了吧?”

  金桐蕊怒极反笑,金大山真当她爹是呆子,欺压他们的时候不手软,来要好处也是不手软,以为地球是绕着他一个人转吗?

  “说什么狗屁不通的鬼话!”金桐树一听又炸毛了,撸起袖子,推着轮椅就要上前把命拼。

  “慢着。”金桐蕊拉住了弟弟,坚定地道:“我相信爹知道要怎么做。”

  像在印证她的话,金大秀面无表情的微微闪身,把大哥的手拨开,淡然地道:“大哥,你请回吧,跟娘说,我们一家现在过得很好,一点儿也不想重入族谱,还有,让娘别过来,若是娘过来,我就当成她是来偷学豆腐做法的,也会这么跟街坊邻居说。”

  金大山虽是一愣,但还是不死心,涎着脸道:“老四,你说什么呢,咱们是一家人,是亲兄弟……”

  金桐树中气十足的打断道:“有人死皮赖脸不肯走哩,姊,我看你要再拿菜刀出来了。”

  金桐蕊当下把眉毛一挑。“我这就去拿。”

  听到菜刀两字,金大山果然吓得不敢再纠缠,但他走前倒没忘了把他带来的鸭子一并拿走。

  金大秀看着狼狈离开的大司攥着拳头,身子绷得死紧,喃喃地道:“他竟然还敢再来,真是把我当软柿子拿揑,我可不会再任由你欺负我妻小了!”

  他实在懊悔至极,过去的自己太软弱了,才会让儿子失了双腿,害女儿差点被卖。

  任容祯走过去。“大叔,咱们喝一杯吧。”

  金大秀回过神来,神情这才放松了,垂了眼,慢慢的点了头。“好。”

  金桐蕊跳起来。“我去给你们做下酒菜。”

  月阳节这日,除了要吃团圆饼,就是要吃鸭子,金桐蕊将赵林送的三只大肥鸭子做了八种吃法,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大桌。

  第一道便是姜母鸭,前世一到冬天,姜母鸭的热门直逼火锅,酒香中透着鸭肉香,这样的美食,在这临冬之际自然要做给大家尝鲜,且这道汤品她用了整只鸭子,还加入了宽冬粉和她做的豆腐,绝对够吃。

  第二道她用烤炉做了烤鸭,用的是传统的挂炉方式,而既然做了烤鸭,就未能免俗要来个烤鸭三吃。

  她在众人面前表演了片鸭秀,在桌边将薄薄的鸭肉和脆皮一片片的切下来,手法干净利落,猛烈的香气和四溅的鸭油惹得众人惊呼连连。

  金桐树还一直问她不会烫吗?她则是得意的笑。

  嘿嘿,她可是练家子,手当然不怕烫了,烤鸭是金园的招牌菜之一,她光是片鸭就不知道给她老爸骂多少次了,自然功夫了得。

  为了烤鸭三吃,她还烙了薄饼,调了甜面酱,加上葱白段,夹上片鸭,便成了一道:“片鸭卷饼”,这道是她前世寻常见到的吃法,剩下的鸭架骨加入花椒和葱姜大火快炒,便是一道:“葱姜烤鸭架”,是一道十分下饭也下酒的菜,如此便用了第二只鸭子。

  第三只鸭子,一半切块和姜片用炸的,做了“咸稣鸭”,外表酥胞,内里不干不柴,有咬劲,越吃越涮嘴,这就考验真功夫了,她敢说,整个大齐朝,唯有她做得出来,简直是香飘十里啊!

  第六吃,鸭肉切细块,加上炸到酥脆的油条,用生菜包起来吃,菜名为“生菜鸭松”,第七吃是“鸭油炒蛋”,加了新鲜香菇,炒成有稠度的浓汤,沾上她自已做的馒头吃是一绝,最后一道是“鸭粥”。

  这一晚,人人甩着腮帮子胡吃海塞、舔嘴咂舌,金桐树饿鬼投胎似的抢食,连年纪最大的孙太公都不顾自个儿有岁数了,也吃得撑肠拄腹。

  大齐的月阳节虽然没有赏月活动,但要祭月。

  吃过了晚饭,虽然高挂在天际的月亮叫云遮蔽了看不太清楚,奉莲娘还是在院子里摆了香案,桌上摆满鲜果和团圆饼做为祭礼,也摆上了芋头,这是他们合州的习俗,祭月必定要拜芋头。

  一家人当空祷拜,银烛高燃,香烟缭绕,金桐蕊拿着香对月娘诚心许愿,她只有一个愿望,愿她老爸安然的活在这世上,无论是活在哪个时空里,只要活着就好,她就别无所求了。

  没一会儿,外头就传来热热闹闹的吆喝声,原来是要烧塔了。

  烧塔也是大齐月阳节的传统活动,塔高一到三公尺不等,大多用碎瓦棚成,大些的塔是用砖块砌的,顶端会预留一个塔口,投入木、竹、谷壳等燃料,点火燃烧,等到火旺时再拨松香粉,引焰助威,场面极为壮观。

  “姊!容祯哥!咱们去看烧塔!”金桐树孩子心性重,一听外头热闹就坐不住了。

  金桐蕊没“亲眼。”看过烧塔,也有兴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