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奉莲娘也连声催促,“你们年轻人快去看吧,这香案,我跟你们爹和孙太公看着便成。”

  小时候每逢月阳节,儿子都抢着要去看烧塔,腿断了之后,即便是他爹要背他出去看,他也拒绝,如今他有了兴致,她真是高兴得紧。

  金桐蕊、任容祯、金桐树和孙蓉儿,四个人高高兴兴来到河堤边,河堤边已经聚集了几百人,场面极为壮观,就见高塔火苗窜得半天高,囿观的人群不断朝塔内抛撒木糠、禾杆、粗盐,塔身很快变得通红,火星四溅,塔顶的火焰如花般锭放,看得金桐蕊目不转睛。

  随着火焰渐渐媳灭,烧塔的活动也将告个段落,金桐蕊有心给弟弟和孙蓉儿单独相处的机会,便拉着任容祯沿着河堤散步,四处都有三三两两在散步的人们,孩子们你追我跑,看着爹娘陪孩子放河灯,金桐蕊却是分外的感慨,小时候她没这样玩过,她老爸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假日要带她上哪玩,所以都是待在家里。

  “团圆饼,在我们那儿叫作月饼,我老爸虽然是做月饼的好手,可他却从来不做月饼,我会做的那些馅料,都是向别的师傅学的,有些是我自己吃到别人送的月饼,觉得好吃,学着做的。”她也不知怎么搞的,就和任容祯絮絮叨叨了起来。

  任容祯闻一知十,顺着她的话问道:“令尊既然手艺过人,为何从来不做月饼?”

  她感伤地说道:“月阳节在我们那里叫做中秋节,这个节日是我老爸的结婚纪念日,也就是他成亲的那一日,后来我娘跟别的男人跑了,狠狠伤了他的心,伤了他男人的自尊,他便再也不过中秋节,不做月饼,还有些痛恨这个节日。”

  他不由得叹道:“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未免可惜。”

  金桐蕊拉着他的手,甩得高高的,步伐也迈得大大的,刻意轻快地道:“你说说你娘是什么样的。”

  其实她心里已有几分相信他是京城来的,只是说他是那什么亲王府的小王爷,她还是不信。

  “我娘嘛……”任容祯微微一笑。“是个吃货。”

  “啊?”金桐蕊一愣,哪有人这样说自个儿娘亲的?

  “我祖母也是个吃货。”他的笑意更深了。

  她柳眉轻蹵.“什么啊?”

  任容祯轻轻揑了捏她的小鼻子。“所以了,她们肯定会喜欢你的。”

  金桐蕊不依了。“人家在问你正经的,你却在开玩笑。”

  “我也是跟你说正经的,不信,到时候你自个儿验证,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好啊,不说是吧?”她嘿嘿笑道:“我搔你痒,看你说不说实话!”

  两个人也在河堤边你追我跑了起来,正玩得不亦乐乎,却听到金大秀上气不接下气、由远而近的呼唤声——

  “点点啊!快快……快回去……县衙有人找你!有人找你……”

  §第十八章 香中带着一股子鲜辣味

  金桐蕊已经在路上听她爹说了,找她的人是周南荃。

  他们还住在村里时,周南荃曾和吴进去过一次他们家,吃过一次她做的饭菜,她觉得周南荃对吃食颇有研究,对他印象深刻,这会儿听她爹说那周南荃原来是县衙的师爷,也很是意外,不知道周南荃专程上门找她为了何事?

  三人匆匆进了家门,却见冏南荃竟坐在饭桌前吃他们吃剩的饭菜,三人均有些傻眼。

  周南荃见着金桐蕊便是咧喈一笑。“小姑娘,你可回来了。”

  金桐蕊笑了笑。“周大伯,您别这么客气,同吴伯伯一样,叫我丫头行了。”

  周南荃笑道:“好咧,那我就不容气了。”

  金大秀对着妻子蹙眉轻斥,“孩子他娘,怎么能让客人吃剩菜剩饭?太失礼了。”

  奉莲娘急道:“我也说了这是咱们晚上吃剩的,可周先生偏要吃,我也没法。”

  金桐蕊试探地问道:“周大伯,您还没用晚膳是吗?怎么好让您吃我们吃剩的,要不我现在就去炒几道菜来给您当下酒菜?”

  “不不不,我就要吃剩下的这些。”周南荃手里抓着咸酥鸭翅在啃,不拘小节的笑道:“其实呢,我用过晚膳了,晚上也吃过鸭子了,来的时候肚子还撑着呢,只不过一看到这肥鸭八吃,我肚子里的馋虫就死命闹着叫我一定要尝尝,我不尝尝还不行,它们闹得紧,我只好投降了。”

  金桐蕊噗哧一笑。“那我帮您把汤热热,这道汤品叫作姜母鸭,要热呼热呼的才好喝,喝下一大碗,包管您整个冬天都不会冷了。”

  “我去我去!”奉莲娘连忙端起了汤锅。“周先生特意来找你,肯定是有事,你们谈谈。”

  周南筌也吃得差不多了,搁下了碗孙,擦了擦手,拿起杯盏喝了口茶,微微一笑。“事情是这样的,我家大人要招待一位贵客,找遍了县城里的厨子都不满意,我就想起丫头你了。”

  金桐蕊最喜欢的事就是展现厨艺了,马上来了兴趣。“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贵客,让县太爷如此重视?”

  周南荃老实地道:“我也不知那位贵客是何许人也,只知道是从京城来的。”

  “京城来的?”如今她对京城两字格外敏感,她看了任容祯一眼,不过他倒是没什么反应,径自坐下,倒了茶水喝着。

  周南荃说了下去,“要知道,那京城里的大厨肯定是不胜枚举,那位也肯定早被养刁了舌头,又听闻那位在饮食上喜欢惊喜,因此我家大人才会如此发愁,就怕请的厨子做出来的菜上不了台面,更怕重复菜式、一成不变、了无惊喜,我向我们大人细细讲了你先前做的那顿饭菜,虽然不是什么精贵大菜,但处处可见巧思,美味更是不在话下,大人听了之后就让我来问问你的意思。”

  金桐蕊再不解世事也知道这不是请她过去,是命令她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