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半个时辰后,任容祯和金桐蕊退出了厢房。

  长公主吃了半碗粥,也喝了药,有些乏了,皇上陪着她说些陈年往事,哄着她入睡。

  一出厢房,金桐蕊便开心的蹦跳起来,很是激动的说道:“长公主吃了呢!长公主吃了我做的粥呢!”

  “我也想不到长公主竟会吃了你做的粥。”任容祯也相当意外。“长公主有胃口是天大的好事,点点,明日你再花些心思为长公主准备膳食,若是长公主这厌食的病症能好起来,你便是第一大功臣,皇上必定重重有赏。”

  她大器地道:“没有赏赐也没关系,见到一个厌食的人唯独吃得下我做的东西,我就很开心了。”

  他拉起她的手,扬起一抹微笑。“话说回来,你现在总该相信我是景亲王府的小王爷了吧?”

  金桐蕊吐吐舌头。“我现在还能不信吗,有皇上跟长公主给你作证呢!”

  任容祯捏了捏她的手。“那么记住你说过的话,若我是景亲王府的小王爷,你就做我的小王妃。”

  她在心中哀号了一声。“听着,不是我要说话不算话,而是你爹娘,就是那王爷王妃的,他们能接受你娶一个平头百姓吗?”

  他毫不以为意的说道,“这是我的事,我自会说服他们,你要做的是说服大叔大娘他们跟你一块儿去京城生活。”

  金桐蕊眨了下眼睛。“一块儿去京城生活?”

  任容祯点点头。“一来,大叔大娘憨厚,若分隔两地,你也放心不下,二来,小树的腿伤须得到京城寻那宝生堂的古大夫医治,若咱们只带了小树前去京城,大叔大娘也不放心,两全其美的方法就是大伙一块儿去。”

  她润了润唇,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往后都在京城生活了是吧?”

  他忽然扬起一抹奸猾的微笑。“你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俩成亲,景亲王府在京城,你自然要在京城落地生根了。”

  金桐蕊一脸烦闷地道:“那我在这里才起步的生意怎么办?我的饼作坊、酱园子和那即将要开张的麻辣臭豆腐小铺要怎么办?每日还有那么多人排队等买我的豆腐呢,这些难道都要舍下吗?”

  “饼作坊、酱园子是和赵林合作的,赵林的为人可以信任,全权交给他便可,让他派人一年两次到京城和你对帐,至于你的麻辣臭豆腐铺子可以盘出去,我在京城有几个空铺子,你想做什么生意都行。”

  她突然想到一个挺要紧的事,他是小王爷,单凭小王爷这头衔就有朝廷俸禄可领了吗?

  可以领多久,终生吗?不会是老跟家里伸手的京城富二代吧?

  是啊,极有可能,否则他为何能许久不回京城,证明他无要事在身不是吗?

  她想到她老爸说过的话,一个大男人若是无业游民那就什么都不必谈了,说他有理想有抱负只是在等待机会,那都是屁话。

  “我都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她脸上全是沮丧,抬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你老实说,你是做什么的?或者,你就是个小王爷,其余的什么也不是?”

  任容祯面色一沉,淡淡地道:“你就这么瞧不自己的男人,对我没信心?担心我是京城的纨裤子弟?”

  见他有些恼意,金桐蕊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陪笑脸道:“我也不是全没根据啊,谁让你能在我家待那么久。”

  他冷哼道:“本王乃是武状元出身,少时便随兄长到边关历练,立下战功无教,现今官拜正二品铁骑少将军,因在边关中了苗人蛊毒,导致双腿无法行走,这才返回京城疗毒,本王不愿待在府里让人见着瘸腿糗态,带了两名贴身侍卫离府来到合州落脚,计划过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毒期便回京,却遇上大批山贼,这才落难。”

  金桐蕊听他左一句本王,右一句本王,知道他是动了怒,自己这会儿可不能再惹他,便把那姑娘家的矜持抛到天边力,缠着他的手臂撒娇道:“你别生气嘛,咱们不是还没吃饭吗?我都做好饭菜了,再热一热便行了,那道辣炒响螺可下饭了,皇上吃了半盘,还有一半,咱们吃饭去。”

  两人在穿廊甜蜜纠缠,你推开,我再缠上去,反复了数次,任容祯气也消了,想想她的担心也无可厚非,他就看过多少京中富家子弟将家产败光之事,她要将终身托付于他,自然希望他是个能依靠的良人。

  气消了,感觉就来了,她这般小鸟依人的小意讨好,他又怎能不心动?

  他的脚步倏地停了下来,把她拽进怀里,结结实实的吻住了她的唇。

  一时间,天地无语,两人都深深沉浸在这样的亲密之中。

  “这是在做什么?”一道勃然大怒的声音响起。

  金桐蕊吓得反射动作便是用力推开任容祯,她看到前面长廊有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是周南筌,正惊呆的看着他们,一个身着县令官服,满面怒容,显然就是刚刚喝令的那个人,另一个也是一脸的瞠目结舌。

  老天!饶是来自现代的灵魂,可被三个男人撞见她和人接吻,她还是羞得无地自容,想找地洞钻。

  周南荃惫得不知如何是好。“快快,蕊丫头、任兄弟,快来见过我们大人……”

  他尚未说完,另一个人就诚惶诚恐的对任容祯深深作揖。“下官合州太守饶敬参见小王爷。”

  “饶大人免礼。”任容祯手一拾,神色也恢复了正常,彷佛刚才那事儿没有发生过。

  饶敬自然也当没那回事,忙道:“安大人、周师爷,快来见过景亲王府小王爷。”说完,他又堆满笑容对任容祯陪罪道:“下官不知小王爷陪同圣上与长公主前来,昨夜接驾时并未看到小王爷。”

  任容祯虽是景亲王嫡出的三儿子,却因为某些原因越过了前面两位兄长,成了景亲王府的世子,未来承袭景亲王这铁帽子爵位,乃是板上钉钉的未来景亲王,人称小王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