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一


  更重要的是,容祯人在哪里?他只修了一封家书回来报平安,可他们都还没见着他的人,而皇上离宫前明知道他还下落不明,为何还会来赐婚这一出?

  老太君和景亲王、景亲王妃左右打听不出皇上赐婚的原因,只好退而求其次,打听起那叫金桐蕊的姑娘是哪家的贵女,既然能得皇上赐婚,家世必然是极好的,他们这厢问清楚,也才好准备聘礼,这桩婚事是由皇上保媒的,可万万不能失了礼数。

  可是,他们问遍了京中所有官媒,都无人知晓金桐蕊是哪家的闺秀,景亲王更是把京中姓金的权贵一一过滤,也没哪家的闺女正逢适婚之龄,着实令他们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就在景亲王府上下一头灵水之际,他们望穿秋水、日盼夜盼的人总算回来了,听完了任容祯讲述经过,全都像亲身经历过一漕似的,捏了把冷汗又松了口气。

  老太君语重心长地道:“祯儿,金大秀一家纯厚良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得好好酬谢人家。”

  任容桢郑重点头。“孙儿知晓。”他已经打算用一生酬谢了。

  景亲王咳了一声,“既然你已归来,那么你眼下需得知道一事,皇上给你赐了婚,婚期委实有些匆促,就定在两个月后,也就是过了年就要成亲,咱们得快快将婚礼之事操办起来。”

  任容祯自是吃了一惊。

  这没道理,皇上明知他和点点已经订了亲,怎么可能还赐婚?皇上还说,他和点点成亲之后,点点势必永远留在京中了,那么就近照顾长公主饮食,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是以,他脸容一沉,肯定地道:“爹,此事绝无可能,肯定是弄错了。”

  景亲王妃有些焦惫的插口道:“祯儿,此事万万无误,是方公公亲自来传的圣旨,皇上真的给你赐婚了。”

  任容祥拍拍弟弟的肩膀,安慰道:“哥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不过此事千真万确,皇上确实赐婚了,圣旨在书房里,若你不信可去看看。”

  他是景亲王的嫡长子,原是世子之位,但出生时国师一句他不能祖当世子之位,否则恐折损自身福寿,意思就是会英年早逝,因此景亲王未将他立为世子,后来嫡次子任容翔出生了,景亲王将他立为世子,到了他十三岁,却是百般抗拒,要拔除世子之位。

  原来,他天生无法爱女子,无法和女子行房,没法为景亲王府传递香火,才自求抜除世子之位。

  景亲王知道了之后,便拔除了他的世子之位,改立嫡三子,也就是任容祯为世子,可在那之前,府里已经称任容翔为世子十多年了,一时都改不了口,为了区隔,便称任容祯为小王爷。

  任容祥在户部供职,娶了丞相王达之女王妍芝为妻,王妍芝一手厨艺名满京城,在以食立国的大齐,一手好厨艺可比知书达礼重要多了,任容祥很是以妻为荣,他性格温和,不觉得把世子之位让给弟弟有什么好不平的,能日日吃上妻子为他做的饭,他就觉得很是幸福了。

  “好,我这就去看看。”任容祯转身就要走。

  这时王妍芝款款进了厅,后面跟着贴身丫鬟珍珠,双手恭敬地高举着一卷轴。

  “我就知道小叔子会急着要看圣旨,已经给你取来了。”王妍芝对珍珠吩咐道:“快把圣旨给小王爷看看。”

  “多谢大嫂。”任容祯取过圣旨,刷地展开,看着看着,他的面色由严肃到放松,最终露出了笑意。

  想必他从合州离开时,皇上就有了赐婚的打算,却偏生不告诉他,要吓他一吓。

  “怎么,小子,你这会子是在笑吗?”老太君揪着他。“竟还扯出了皇上这面大旗,莫非你知道要与你成亲的姑娘是谁?”

  任容祯笑吟吟地道:“回祖母的话,孙儿确实知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着他。

  老太君惊疑的问道:“你知道?”

  景亲王妃精神一振。“你快说,那叫金桐蕊的姑娘是谁?是哪家的姑娘?我跟你爹都打听不到,简直快愁死了。”

  任容祯露出了一丝笑意。“是金大秀家的姑娘。”

  景亲王和景亲王妃面面相觑,金大秀不就只是儿子的救命思人而已吗?他们家的姑娘不就只是个乡下姑娘而已吗?皇上为何要赐个乡下姑娘给他们做媳妇儿啊?

  乡下姑娘金桐蕊进京了,经过两个月的相处,她已和华阳长公主混得烂熟,身为现代魂,她对长公主这身分比较没有本质上的敬畏,时常疯言疯语逗笑长公主,长公主不只一次说要收她为义女,她都笑笑的打混过去。

  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当长公主的义女,那得遵守多少繁文缛节啊,再说了,正式收养之后她不就也成了皇上的外甥女,到时一举一动都备受注目,还让不让人喘口气啊?

  所以了,她很委婉的表达了她很乐意照顾长公主的饮食,但并不想成为皇室中人,长公主自是不会勉强,转而送了一座五进的宅子给金桐蕊以表达她对金桐蕊的喜爱之情,金桐蕊想着再推辞便生分了,便欢欢喜喜的收下了这份大礼。那宅子位在离长公主府不远的金玉胡同,早在他们入住之前就打扫修葺了一番,打扫做饭的丫鬟婆子也有十来个,都是长公主身边得力的严嬷嬷亲自挑选的,金家一家就如此在京城落了脚,赐婚的圣旨随即来到,一家人沐浴更衣接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