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二


  来的路上皇上早把赐婚之事跟他们说了,但金桐蕊没想到这么快赐婚的圣旨就到她手里了,他们才刚来京城,这也太仓促了吧?别说还很懵懂的她了,恐怕就是她娘也不知遂要如何操办跟景亲王府的婚事,那般的高门贵族,办起婚礼要如何排场,岂是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能想象的?纵然她手边不缺银子,可还是有深深的不得其门而入之感。

  幸好,华阳长公主体恤他们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婚期又在即,便派了严嬷嬷过来帮忙打点备嫁事宜,务求要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

  有了严嬷嬷这天大的好帮手,金桐蕊乐得倚靠,又见孙蓉儿虽然年纪小,但很是干练,颇有小小主母的潜质,便把安顿家里的杂事都丢给了孙蓉儿,又给她一百两现银,让她要添什么就添什么,不必问过她,不知道要打哪儿去买东西就问严嬷嬷去。

  她呢,如鱼得水,自个儿身上揣着赵林预付给她的一万两银票,到了京城的隔天便让任容祯领她去钱庄,把银票都存好了,这才安心。

  出了钱庄,任容祯脸上带着微笑,揉了揉她的头。“想不到我家小王妃竟然如此富有,看来我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金桐蕊哼了哼。“你别想啊,我可是要给你养的,我老爸说,男人负责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

  “岳父大人的话十分有理,我一定照做,不敢有违。”他笑着上了马,把她也拉上马,让她坐在自己身前。“我买了块地给你种辣椒,现在去看看?”

  她顿时眼睛一亮。“当然好!”

  她离开时,向安知县要了所有辣椒,原来那辣椒是安知县的友人相送,那友人时常往返大齐与南洋之间,眼下又去南洋了,安知县承诺若那人回来,会向那人请教辣椒的出处,不过她打算先取出种子自己种种看,若种得成就不必求人了。

  金桐蕊看了地,十分满意,任容祯已经请了两名花匠帮她,虽然他们都没种过辣椒,但都跃跃欲试,她把辣椒郑重的交给他们,不给他们压力,打算等培植出幼苗再来看看。

  第三日,景亲王府和金家交换了庚帖婚书,下小定、大定等事宜也都由官媒出面谈好细节了,两家人赶着完聘,金桐蕊还想说自己和任容祯不是早在村里时就订好亲了,哪知道对景亲王府来说,那次的订亲不算数,得再订一次。

  好吧,再订一次就再订一次,她也没损大,反而有许多聘礼可收,王府出手阔绰,聘礼一抬一抬的,足有三十六抬,她何乐而不为?

  第四日,任容祯亲自驾了王府的大马车过来,接了金家四口,马车在京城大街小巷里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最后停在宝生堂前。

  金桐树心里紧张,嘴上偏生要吊儿郎当地道:“要是这大夫也说我的腿没救,你们可别太失望,我觉得这轮椅已像我身子的一部分了,我现在哪儿都能自个儿去,不能站其实也没多大分别。”

  任容祯淡淡地道:“进去吧,肯定能医好,若是这里医不好,我再带你去其它医馆,天下之大,总有能将你医好的地方。”

  金桐树当下心里一紧,抬眸看着任容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的眼眶就是忍不住地红了。“容祯哥……”

  任容祯揉了揉他的头,笑着纠正道:“该改口叫姊夫了。”

  金桐树眼泛泪光,勾起微笑,“姊夫!”

  一旁的金桐蕊眼睛也热热的,她重手摘着自个儿的脸,吸了吸鼻子。“要命,你们是基友吗?我怎么会这么感动啦?”

  生堂的古大夫医术高明,不过也是出了名的财迷,他的诊金出奇的高,不过只要拿得出银子,他倒是一视同仁,不管是王公贵族或贩夫走卒,他都仔仔细细的问诊,一个病人要看半个时辰以上。

  “延误就医啊延误就医……”光是诊脉就诊了一刻钟,又反复看了金桐树的腿之后,古大夫啧啧啧的揺着头开药单。

  金桐蕊忍不住问道:“大夫,您的意思是……”

  “只有我能治。”古大夫骄傲地道:“三日来一次,一次二十两银子,我保证你两个月之内能站起来。”

  金家人自是喜出望外,金桐蕊不心疼银子,只是觉得这大夫如此臭屁地说小树两个月内能站起来,到底是真是假。

  等一行人回到宅子,孙蓉儿已经不知道在门口等多久了,她原本也想跟着去,无奈严嬷嫂要带她去釆买婚礼要用的东西,她跑不得,等她釆买回来,这才好不容易把他们给盼回来了。

  “蓉儿、蓉儿,我告诉你,大夫说我能站哩!”不等人问,金桐树自个儿就欣喜万分的提早宣布这个好消息。

  金大秀高兴,说要和孙太公喝一杯,现在家里有丫鬟婆子,也不必金桐蕊做下酒菜了,任容祯悄悄拉了金桐蕊大步走了出去。

  金桐蕊笑嘻嘻地说道:“我听严嫂嬷说,你们这里的规矩,成亲前一个月不能见面,咱们三日后就要成亲了,你还这样天天来,要是给人发现了,岂不落人口实?”

  任容祯拉着她的手在凉亭里坐下。“你说的不错,就是因为咱们过三日便要成亲了,府里上下都盯着我的动静,我明日开始肯定是不能来了,所以有些事我还是提前和你说说的好。”

  她疑惑的看着他。“何事啊?你的表情这么凝重,害我的心都不由得提起来了。”

  他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将她的手攥在自己的大掌里,眼也不眨的瞅着她道:“我不是说过我喝过你做的十全如意鸡汤,你说过一个名叫孔子之人,我也从别人口中听过此人说的名言,还有,你那次做的豆腐大餐里头,大半的菜色我都尝过,当时我还想,你怎么没有做那道麻辣臭豆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