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四


  看见了她眼底的疑惑,任容祯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有些焦躁难忍了,但还是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道:“睡一觉便不记得咱们日已经成亲啦?你现在已是我的娘子了。”

  他说完就深深吻住了她,不让她开口说话,谁知道这什么都敢往外吐的小女人会说出什么煞风景的话来破坏此时的气氛,堵住她的嘴准没错。

  他的舌探进了她口中,勾着她的丁香小舌吸吮,下身也不由分说的滑进了她身子里,惹来她痛呼一声,直觉就想推开他,他这时正一下一下地摆荡着他的需求,怎么能让她推开?

  反而她越想推开他,他就把她的腰扣得越紧,规律的往深处占有她。

  过了好一会儿,金桐蕊终于适应了他的存在,这才不再抗拒,可她却是万万没想到她的初夜会这么久,严嬷嬷不是这样说的啊,严嬷嬷说忍一下就过去了,

  至多十下,男人满足了,就没她的事了,只要确定落红在元帕上就行了。

  可是这会儿早已过了十下了,他还是不断往她身子里推送,弄得她也越来越难受了,严嬷嬷没教她这种情况该如何是好。

  她热得好难受,不由自主的拱着身子迎合他,他动得越来越快,那奇异的感受让她什么都想不了,现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他……

  三日回门,金大秀、奉莲娘见女儿笑嘻嘻的跟过去一样,总算放下心来。长公主昨日上门来看他们时就说了,这桩婚事是由皇上所赐,别说景亲王和景亲王妃了,就是老太君也不敢给点点脸色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王府备下的回门礼足足有三大马车,足见对这媳妇儿的重视。

  金桐蕊是急性子,心中另有盘算,在娘家用完午膳就拉着任容祯起身,说还有事要办便走了,看得金大秀等人面面相觑,不过想到自家闺女打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性格就变得说风就是雨,他们也习惯了。

  上了马车,任容祯有些啼笑皆非。“今儿个是回门,你不在娘家过夜吗?还是你不知咱们大齐的规矩,回门时可在娘家过夜?枉费母妃说你想多住几日也行。”

  “要去我娘家,日后多得是机会,眼下我有更紧要的事。”金桐蕊跳上马车前吩咐车夫驶得慢些,要特地经过京城的酒楼饭馆,一家都不能放过。

  任容祯听得莞尔,一把将她拽坐在自己腿上。“你这不安分的小娘子又想做什么了?”

  金桐蕊眉飞色舞地说道:“我想看看京城的饭馆都是哪些取向,开一间跟别人不一样的,做一些没人卖过的吃食。”

  “这我倒是能帮上忙。”他凑趣道:“我有一间铺子,位置很好,但闲置几年了,若你要开饭馆,倒是个不错的地点。”

  她有些犹豫。“我想自个儿盘店,你名下的铺子给我做生意,怕是你家里人会说什么。”

  任容祯一点她的萆尖。“什么我家人,现在也是你家人了,你敬茶时不也见过他们了,他们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况且我的铺子给你做生意,这不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任何人都没得说嘴,若你要分得清楚,我才真要生气了。”

  “你说什么啊,若是没人说闲铦,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会不接吗?”金桐蕊兴匆匆地说道:“不如今天也去看看你的铺子?”

  他这才有了笑容。“娘子要看,自然得去。”

  任容祯吩咐车夫将京城饭馆绕遍之后去他的铺子,一路上金桐蕊则是掀开马车布帘,专心无比的往外看,用心把各家饭馆卖的是什么记下来。

  马车在京城里绕了快两个时辰,金桐蕊心中已经有底了,要开什么饭馆她也想好了,有了决定她就坐不住了,想快点回去规划,不过还是得先看看任容祯的铺子适不适合才行。

  车夫依照任容祯的吩咐,饭馆绕遍之后,停在一座碧瓦红墙的三层楼院前,红漆大门紧闭着,上面悬着的几盏大红灯笼也有了灰尘,足见确实闲置许久,而对街一栋三层酒楼,宽大的门梭上镶嵚着“八方食汇楼。”五个金黄大字,此时正值饭点,客人川流不息,好生热闹。

  “就是这里。”任容祯先下了马车,再把她抱下来。

  金桐蕊一眼就喜欢了,那楼院屹立在两条街的交接口,活脱脱就是现代那三角窗的黄金店铺啊,且位在最热闹的开阳街上,此处虽不若皇城衔的商铺那般奢华,可是雅俗共赏,无论是市井小民或是少爷贵妇都会来此走动,两边的店铺商家都看不到尽头,她的火锅城要是一开张,必定能汇集人气,而且瞧那门楼和大街之间留白了相当宽敞的位詈,足以传放二、三十辆马车没问题,只要增设拴马石便可以了。

  “太好了,绝佳地点,就是这里了!”她踌躇满志的抬起头,想象檐廊下挂上火锅城三个金字大招牌的模样,越想越兴奋。

  任容祯见她眼睛闪闪放光,像个财迷似的,不觉竞尔。

  他身为世子,有大片封地,因为战功的各种荑赐,名下也有不少铺子和庄子,他可以养活她,也可以养活她家人,他也乐意这么做,若问他真正的想法,他自然是不喜自家媳妇儿在外抛头露面。

  可他认识她时她已是如此,他深知唯有下厨是她最开心的事,她想开饭馆,也是想展现厨艺,否则光是饼作坊和酱园子的收入就浄够了,根本不必自找麻烦去开饭馆。

  要知道,打理一间饭馆可不是容易的事,不是厨子手艺好就行了,还需要伙计、账房跟掌柜,种种的人事问题加上釆买食材,会教人吃不消。

  再说了,若她要亲自掌厨,岂不是一天到晚被绑在饭馆里?想到这里,他就挺不乐意她做饭馆生意。

  虽然不乐意,但她想做饭馆生意,他还是会支持她,他可不想听她说一句后悔与他成亲。

  “走吧,我给你引荐一人,他是打理铺子和庄子的孟管事,是我跟前得力的人,你若要开饭馆,这楼院少不得要再整修一番,也要请人,向他讨教准没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