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八


  其实这十全十美是金园的招牌桌菜,一桌要价五万元,并没有在菜单上,平日是吃不着的,要特别预订才行,且不是人人都可以预订,只有熟客她老爸才会接单,菜谱内容多半适合牙口已不太行的老人家,因此常有达官贵人要为家里长辈祝寿而订桌,这也是她今儿决定做这十全十美席面的原因,除了老太君本身是老人家之外,受邀的客人有宫里的老太妃,各侯府、伯府、王府的老夫人,她想让这些老人家吃得开开心心。

  十全十美的菜单分别是——

  “鱼肚白鸽”,用上等的鱼肚与白肥雏鸽煨汤,要上菜时再分盛于青花细瓷小碗中,说不出的风雅别致。

  “八宝豆腐羹”,这是从清朝御膳房传出来的菜谱,把嫩豆腐切碎,加入香草末、蘑菇末、松子仁末、瓜子仁末、鸡肉末和火腿末,一起放入浓浓的鸡汁中,炒该起锅,风味十分独特。

  “龙舟活鱼”,这是一道鱼鲜,不只讲究美味,让鱼的外型像艘龙舟更是重点,做法是将活鱼开膛剖腹洗净,用刀在鱼脊割一道檑,将鱼肉从中间剖开,向左右翻起成船舱状,将鸡泥加蛋清、黄酒搅匀填入船舱中,加入鱼汤、葱、姜、盐蒸至入味,将汤滗入鱼盘,推入煮熟的蛋清泡,再放上蒸好的“龙舟鱼”,是一道色彩艳丽的美肴,上菜时会见到偌大的鱼盘中,金黄色汤汁里浮动着一条用鱼做的“龙舟”,教人不惊呼也难。

  “春鸠烩芹菜”是一道令苏东坡心心念念的名菜,以班鸠胸脯肉和嫩芹菜脍制而成,芹菜的清香、鸠丝的鲜嫩十分合拍,是一道上乘野味。

  “荷叶蒸肉”,将荷叶铺入蒸屉中,先码放一层莲藕块,再将腌制过的排骨和莲子摆在莲藕上头,将荷叶包起来,用中火蒸半个时辰直到徘骨酥软,再打开荷叶,撒上葱花。

  蒸过之后,软嫩的排骨和莲子浸润了荷叶的缕缕清香,分外滋美可口,会让人停不下筷子。

  一般的荷叶蒸肉就只有放排骨,加入莲子和莲藕块是她老爸的构思,她老爸说这样才能香而不腻。

  “太白鸭”,用绍酒、盐、胡椒粉将肥鸭鸭身内外抹匀,盛入蒸器内,加葱、姜、酒、鲜汤、枸杞子、三七,用皮纸封严,入笼旺火蒸一个半时辰的功夫,蒸到鸭烂再取出,揭去皮纸,拣去葱、姜,将鸭肉入盘即可。这道菜色白肉烂,汤味鲜醇,具有滋补之功效,对老人家的身体很好。

  “腊汁肉”,将肋肉切成条子,加入陈年老汤和盐、葱、姜、绍酒、箪杲、寇仁、丁香、八角、桂皮、冰糖等二十余种调味香料卤煮煨制,卤好之后,色泽红润、软烂香醇,素来有“不用牙咬肉自烂,食后浓香久不散。”的赞语。

  “蜜汁八仙桃”,将山药煮熟后制成泥,加入白糖拌匀,用各种干果脯仁做成馅料,将山药泥和馅料都分为八份,将馅料包入山药泥内,塑形成桃状蒸透,再熬糖汁浅于桃上,是一道深受老人家喜欢的甜菜。

  “清汤越鸡”是十全十美里的汤品,清朝乾隆皇帝喝过赞不绝口,讲究现杀现做,原汁清蒸,入口鸡骨松脆、汤清味美,相信老太君肯定会喜欢的。

  “酒心姜汁汤圆”是最后一道甜品,外皮柔制,麻蓉加上玫瑰露酒做馅儿心,泡在姜汁糖水里头,酒和姜的独特芳香教人能喝上两碗。

  两桌席面就办在老太君的康寿院里,客人都到齐后,金桐蕊和王妍芝各领着十个丫鬟上菜。

  一看两边菜色,景亲王妃便笑容满面地道:“妍儿、点点,平时看你们不大理睬对方,想不到都商量好了,做了一模一样的菜,此举甚好,两桌一样菜色便无从比较。”

  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她们并没有事先商量菜色,王妍芝脸色大变,当场气得柳眉倒竖粉拳紧握,她极度愤然的瞪着金桐蕊,想把桌子掀了,偏又要忍着。

  这十全十美的席面可是她的独门手艺,她也只有在她娘家太祖过八十大寿时做过一次,且那日都是自家人,菜谱不可能外流,金桐蕊是如何知晓这十道菜的菜谱?除了卑鄙的在她院子里安插了眼线,没有别的可能了。

  金桐蕊与王妍芝的反应恰恰相反,她的思绪瞬时纷纷扰扰,她激动不已的看着王芝妍呈上的菜色,不说别的,就说那道八宝豆腐就好,足证王妍芝也会做豆腐,才能做得出这道菜来。

  而豆腐是后世的食材,王妍芝如何会做?她不是穿越人,那是谁教她的?那人肯定是知道金园的,肯定是……

  “你跟我来!”趁着王妃去招呼宾客,王妍芝不由分说的把金桐蕊拉到暖亭里,一到亭里便狠狠把她的手甩开,美眸冒火,气愤地说道:“金桐蕊,你真卑鄙,竟然偷学我的菜谱!”

  “你别胡说!”金桐蕊涨红了面孔。“我没有偷学,那席面叫作十全十美,我原来就会!”

  “我不信!”王妍芝犹自愤愤不平。“你不可能会,我师傅只收了我一个徒弟,天下只我会做十全十美,你肯定是偷了我的菜谱!”

  “我发誓我没有。”金桐蕊有求于她,试着跟她讲理,“大嫂,我想见见你师傅,他可能是我认识的人,所以我们才会做了一样的席面……”

  “不可能!”王妍芝嗤之以鼻地道:“我师傅从未离开过京城,又怎么可能会结识你?你不要狡辩了,你就是偷了我的菜谱!”

  金桐蕊低声下气地道:“好吧,就当我是偷了你的菜谱好了,这件事咱们不要争了,求你让我见见你师傅。”

  “你当自己是谁?”王妍芝哼道:“我师傅不会见一个外人。”

  金桐蕊急道:“你都没问,怎么知道他不见我?”

  王妍芝不假辞色地道:“不必问,我就是知道。”

  金桐蕊叹了口气。“大嫂,我要如何做,你才肯去问问你师傅愿不愿意见我?”

  王妍芝带着恶意道:“你在这儿跟我下跪,我就去问问我师傅愿不愿意见你,如何,办得到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