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九


  她也不是没来由的讨厌金桐蕊,她讨厌金桐蕊都是有理的。

  她家世好,厨艺好,又嫁了个好婆家,心高气傲的她一帆风顺,可就是碍于这一点,怕有失身分,她没法时时向外展现厨艺,如今却被金桐蕊捷足先登先开了饭馆,所有人的赞美都落在金桐蕊身上,连老太君和王妃都对金桐蕊的厨艺赞誉有加,最近因为那轮椅,皇上还给金桐蕊赏赐,华阳长公主也到处跟人说是金桐蕊治好了她的厌食症,整个京城的谈资都落在景王府小王妃金桐蕊的身上,她彻底的被忽略了,所以她心理不平衡啊!

  “好,我向你下跪。”金桐蕊不假思索的跪下了,她抬眸看着王妍芝,眼神清澈又坚定,“这样行了吧?大嫂,你可以去问问你师傅是否愿意见我了吧?”

  王妍芝一时愣住了,怎么叫她跪她就真跪,她有那么想见她师傅吗?

  “大嫂,你太过份了!”任容祯大步而来,脸色阴沉,一把将自己媳妇儿拉起来,斥责道,“你这傻丫头!何必真的对她下跪!”

  任容祥也来了,他责怪地看向妻子,“你怎么做人大嫂的?你这样还算有教养吗?我和容祯都听见了,弟妹不过要见见你师傅,你至于让人跪下吗?”

  被丈夫数落,王妍芝面上挂不住,嘴上却还要逞强道,“我、我怎么知道她会真的下跪,我就是说说而已,她自个儿要跪的……”

  “大嫂,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任容祯语气不善地道,“我家点点分明是受大嫂威胁才下跪的,我听得一清二楚。”

  王妍芝心里直打鼓,“我、我哪有威胁她,是她自个儿问我如何做,我才肯去问我师傅,这哪里是威胁了?”

  “这不是威胁,什么是威胁?”任容祯沉沉的看了任容祥一眼,“大哥,我对大嫂的为人实在失望,竟然会趁人之危,而且还是对自家人,我真怀疑大嫂有没有把自己当成景亲王府的一分子。”

  王妍芝被他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对于自己适才的一时冲动后悔得不得了,生怕夫君会从此把她当卑鄙小人看待。

  金桐蕊见王妍芝都快把下唇咬出血来了,连忙扯了扯任容祯的衣袖道,“好了,别说了,是我自愿下跪的,我膝下没黄金,跪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就不要插手了。”

  任容祯不满的看向王妍芝,冷哼一声,“我自然要插手,难道还由着你被欺负吗?”

  王妍芝又差点儿吐血了,她为之气结道:“我哪有欺负她?”

  为什么人家的夫君都会保护自己的媳妇儿,只有她的夫君不会,见她被狼狈夹杀,竟半句不吭?她心里的不满逐渐扩大。

  任容祯不苟言笑地遂“现在跪都跪了,大嫂也该守信去问问你师傅了吧,若是大嫂再拿乔,就别怪我失礼了,我现在就带着点点上相府去,我亲自去问,不劳大嫂传话。”

  “我有说不问吗?”王妍芝哼了一声,“我明日回去问可以了吧!”

  她说完就要走,金桐蕊忙喊道:“大嫂,请你跟你师傅说,点点要见他。”

  王妍芝头也不回,不悦的嘀咕着,“什么点点,管你是圆还是点,我师傅隐居多年,他才不会见你哩!”

  §第二十三章 我在这靠吃食赚了大钱

  王妍芝十分意外,她师傅竟然要见金桐蕊,还说越快越好。

  拖了两天之后,她才不情不愿的到了凌云轩,茶都喝了两盏,不爽利了半天之后才道:“弟妹,我师傅说要见你。”

  金桐蕊原是不知她独个儿前来,连贴身丫鬟也没带是何来意,忽然听见她这么说,她差点蹦跳起来。“何时?何时能见我?”

  王妍芝撇了撇唇。“我师傅说越快越好,你若现在无事的话,我就带你去见他。”

  “天大的事也得放下。”任容祯见自己媳妇儿兴奋过度了,便取下架上的披风给她系上。“走吧,我陪你去一趟。”

  金桐蕊已经跟他说过了,王妍芝的师傅可能在金园工作过,也可能是金园的熟客,所以才会做那些金园的独家菜色,若真如她所料,她大慨会开心得昏过去,他自然要陪着一块儿去了。

  夜幕四合中,马车很快到了相府,他们虽然只有三个人,却是分乘了两辆马车,因为王妍芝现在跟他们还很别扭,同坐一辆马车令她浑身都不舒服。

  进了丞相府,大总管惊诧的迎了上来,他先是对任容祯施礼,“见过小王爷。”

  才对王妍芝道:“大姑奶奶怎么这个点回来了?相爷和夫人都在房里,是否……”

  王妍芝挥了挥手。“不必禀报我爹娘了,我就是有点做厨上的问题要问我师傅,也别惊动其它人,我见见师傅就走。”

  大总管点了点头。“老奴明白了。”

  大总管派了两个丫鬟提灯笼开路,王妍芝走在前面,三人往相府后园而去。

  王妍芝柳眉蹙得死紧,边走边说道:“我师傅好静,这两年隐居在翠竹轩,从来不出相府一步,也不见外人,有人想拜师学厨艺,他也婉拒,我真不知道他为何肯见弟妹。”

  那翠竹轩很快便到了,果然幽静,王妍芝让两个丫鬟在外间候着,自己领了金桐蕊和任容祯进去,进到厅里,又让他们先等着,自己进去里间。

  不一会儿,一个梳着矮髻的中年妇人端着茶盘出来了,她温和的朝他们笑了笑,用手语请他们喝茶。

  金桐蕊见她十分客气和善,也对她笑了笑。

  茶喝了一半,王妍芝出来了,神情仍旧是不情不愿的。“师傅说让弟妹一个人进去。”

  她以为这么晚来,扰了她师傅歇息,她师傅会大发雷霆,把他们赶出去,没想到她师傅却是极为热切的要见金桐蕊,这可教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