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


  为什么啊?她师傅的脾气可是以暴躁着称的,以往在厨房里,哪个厨娘失手打翻东西会被他数落半天,他也最讨厌人家打扰他歇息,相府上下,他就只有对她格外温和可亲,自小便手把手的教她厨艺,真真把她当作自己的闺女疼爱。

  她自认是最了解师傅的人,今儿却是对这点产生了莫大怀疑,若她真的了解师傅,为何会不知道她师傅要见金桐蕊的理由?她适才都拉下脸来问她师傅为何要见金桐蕊了,她师傅却是不肯透露半句,让她心里更是介意。

  “进去吧。”任容祯握着金桐蕊的手紧了紧,给她鼓励。

  金桐蕊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撩了帘子进去。

  她一见到坐在坑上的那个人,泪水霎时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老爸……是她老爸!

  “哇!”她的情绪瞬间爆发,大哭着冲过去投入金不焕的怀里。“老爸!老爸!老爸!真的是你!”

  “丫头,你也来了。”金不焕也是喜悦与泪水交织。

  其实他心里早有了底,当京城开起了金园火锅城和金园顶太丰时,他已觉得蹊跷,让府里人想办法去外带一份火锅,尝过之后,他肯定了有人与他一样穿越而来,但那时他还没联想到是点点,直到前两日,王妍芝回来向他抱怨,说有人实在卑鄙无耻,偷了她的菜谱,在老太君的寿宴上做了跟她一样的十全十美,当下如同有道焦雷在他头上滚动似的。

  他忙问是何人,王妍芝说是她弟妹,也就是景亲王府过门才几个月的小王妃,还说那人真是好笑,想要见他一面。

  当他从王妍芝口中听到点点两字时,那心情笔墨难以形容,高兴的是女儿没死,也来到大齐朝了,这里圣上英明,少有战火,百姓丰衣足食,穿来这里不会吃苦。

  另一方面,心中有些不舒坦的是女儿竟然来这里就嫁人了,她还那么小,他心中愤愤不平,很想将那染指他宝贝女儿的家伙拖来打上三天三夜,若不是筠姑说这里的姑娘到了十五、六岁没嫁人是要受人指点的,他还真不能释怀。

  “老爸,你怎么到这里的?你的外表怎么一点都没变?不不,有变啦,就是老了那么一点点,可是……”金桐蕊拉着老爸左瞧右瞧。“老爸,你看看我,我附在别人身上,外表都不是自己了。”

  金不焕笑了笑。“你是魂穿,老爸是整个人穿过来了,外表自然一样。”

  “整个人穿了过来?”她瞠目结舌。“那……没个身分,你是如何过的?还能住到丞相府来?”

  金不焕娓娓道来。

  原来他们两人虽然是在同一日的同一场地震中穿越的,不过金不焕来到大齐朝的时间早了十五年,也就是说,他已在这里待了十五年。

  才听到这里,金桐蕊就很惊讶了。“十五年?老爸,你是说十五年吗?不会吧,你已经在这里住十五年了?那你的肺癌……”

  金不焕又是一笑。“兴许是这里空气好,水质好,也没有烟可以抽,来到这里之后我的咳嗽渐渐好了,其它不舒服的地方也不药而愈,我年年都请大夫诊脉,说我没啥问题,还可以再活三、四十年。”

  金桐蕊眼睛一亮,欢天喜地地道:“真的吗?太好了!直是太好了!”

  他接着又道:“我自个儿一人在这里活上三、四十年有什么好的?能再见到我的宝贝女儿才是真正的好。”

  她急切地追问道:“那老爸,你是怎么到丞相府来的?快,快说给我听听。”

  金不焕缓缓地道:“我初穿来那会儿,很是状况外,身无分文,也不知身在何方,十分茫然,对这里的人来说,我奇装异服,没人敢靠近我,我差点饿死在路边,是王丞相的马车经过,王丞相救了我,我跟他回了相府,他发现我厨艺过人,便留我在相府做厨子,我称失忆不知自己是哪里人,王丞相就给我弄来了户籍,让我安心在相府住下。”

  金桐蕊扬了扬眉。“这么说来,那王丞相是个好人喽?”

  他正色道:“相府由上到下都是好人,对我很是尊重,妍芝是嫡女,受宠长大,难免骄纵了些,但她本性纯良,我和她已经相处十五年了,她是个好姑娘,你们现在是妯娌,你要与她好好相处,像姊妹一般。”

  她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看来你很喜欢她嘛,快要比亲生女儿还喜欢了,还教她做十全十美,难道她的厨艺会比我好吗?”

  “都嫁人了还这么孩子气,你羞不羞?”金不焕笑着揉揉女儿的头。“我来相府时妍芝还小,对厨艺有兴趣也有天分,时常黏在我身边学做菜,大齐以食立国,也以食扬名海外,凡厨艺了得者都能教人高看一眼,尤其是女子,若能有一手好厨艺,可比知书达礼好用多了,议亲时都能占上风,因此相爷和夫人不但没阻止妍芝跟我学厨,反而请我收妍芝为徒,我看见她,就像见了小时候的你,便答应了,只不过妍芝毕竟是相府千金,不能像对你那么严格,她的厨艺自然学得没你好了。

  “这十多年来,老爸确实把妍芝当成你的替代品,如此才能稍稍安慰我思念宝贝女儿的心,也才能咬着牙活下来,你不知道老爸多懊恼地震当时没拉到你,我以为只有我活了下来,这些年来,没有一天不牵挂你,生怕你死了,又生怕你没死,一个人面对金园倒塌的残局要如何善后,你一个人要怎么过日子,要是你被社福机构送到寄养家庭,寄养家庭有人欺负你怎么办……我很后悔那天早上叫你起床,要是没叫你,你在家里睡得好好的,也不至于在金园里遭遇地震,老爸常常想这些,想得辗转难眠。”

  金桐蕊早听得泪眼汪汪,她一抹泪水,哽咽道:“不要说了啦,害人家都不知道该如何数落你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