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就答应离婚吧!”程母缓缓的开口了,“其宇跟那位小姐孩子都有了,再拖下去对你没好处,趁还年轻,再找个男人依靠,对你才有好处。”

  “是啊。”程大姊接口说道:“人家说好聚好散,分手不出恶言,你们明天就去把手续办一办,这样对大家都好。”

  裴馨不敢置信婆婆和大姑会讲得那么理所当然,好像离婚只是去银行开个户,只是办个手续而已。

  “那个,大嫂,是你自己生不出孩子,都十二年了,我们程家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程家的老么,也就是裴馨的小姑说道。

  她很想问是谁害她流产的?她一嫁进来,婆婆就要她去小姑夫妻开的台菜餐厅帮忙,她就是去鱼市场买海鲜时滑了一跤才流产的。

  客厅一片沉默,公公、小叔夫妻虽然没开口,但看样子也不可能为她说话,恐怕他们老早知道程其宇外面有女人的事了。

  这些就是她相处十二年,她当做自己家人对待的所谓家人吗?

  十二年来,她和公婆小叔一家同住,家事跟三餐她一手包,住在同社区的大姑一家和小姑一家天天回来吃三餐,为了吃素的公公,她餐餐还得花

  心思做荤素两种菜,白天必须去大姑开的法式料理餐厅帮忙,晚上得去小姑夫妻经营的台菜餐厅帮忙,假日则要去小叔的园艺行帮忙,薪水他们每一户只意思意思给个三、五千块,她对他们的付出没有少过,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她?只用十万块就要打发她?

  不,她不甘心。

  “我不会答应离婚的。”裴馨擦干了眼泪,牙一咬,站起来。“孩子生下来就带回来吧,我来养。”

  在所有人错愕的视线下,她走出大门,躲回了娘家。

  她整整躲了三天,但婆家却连一通电话也没有,等得心焦了,她自己跑回去,却惊讶的发现大门深锁,还挂上了仲介公司的出售牌子。

  “我说你啊,你可总算回来了。”邻居陈太太提了两大袋东西出来。“你婆婆把你的东西寄在我这里,你拿走吧。”

  裴馨急了。“陈太太,请问我婆婆他们去哪里了?这房子为什么要卖?”

  “他们搬到木栅的高级住宅区去了,你不知道吗?”陈太太上下打量她。

  “你婆婆说是新媳妇买给他们住的,还炫耀新妇媳是大公司里的主管,有不少身家,很有能耐有的没的……啊,跟你说这些干么?我还得煮晚饭呢,你把东西提走吧!”

  裴馨木然的看着那两大袋用垃圾袋打包的东西,这些就是她嫁入程家十二年所有的东西了。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可以?

  她气急败坏的打给程其宇。

  “钱已经汇到你帐户了,律师会约你见面,如果你还是不同意离婚的话,你对我的恶形恶状,我家人都会作证,上了法院你也讨不了便宜,到时我可是一毛赡养费都不会给你。”

  “程其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蛋!人渣!”她咬牙切齿地骂。

  她何曾对他恶形恶状了,看样子他是不择手段要逼她离婚了,他的家人都是他的帮凶。

  “你尽量骂吧,只要你肯签字就好。”程其宇一派无所谓的说:“我对你早就没感情了,说真的,你也配不上现在的我,带你出去,我都抬不起头来,要是让同事知道我老婆那么土,我的脸要往哪里放……”

  这次,裴馨先挂了电话,因为没必要再听了。

  裴馨眼神空洞,纤弱的双手提着两大袋衣物,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天空竟像在嘲笑她似的下起雨来,仿佛在笑她就算有伞,也没有第三只手可以拿似的。

  爸爸跟弟弟相继过世后,妈妈的身体就越来越差,精神也不好,如果知道她离婚,还形同被赶出来,一定会受到很大打击,她不能回娘家。

  一张招租的黄纸吸引了她的视线。

  六楼套房,月租五千,免保证金。

  她木然的抬眸看了眼老旧的公寓,任雨水打在她脸上,自暴自弃的想着,这种阴暗的地方,就像她这种弃妇该住的地方……

  拿出手机,她机械式的打了上面的电话。“我要租套房。”

  套房只有五坪大小,反正她的东西少得可怜,而意志消沉的她也不在乎,就这么住了下来,隔天去签了离婚协议书,户头里仅有十万块。

  她找了两份工作,而且都是靠出卖劳力的工作,白天在百货公司当清洁人员,晚上在加油站打工,用工作麻痹自己,除了偶尔回娘家看看,她都宅在狭窄的套房里,哪里也不去,睡前喝几杯酒,让自己好睡,从没去打听程其宇一家的近况,就这么过了三年槁木死灰的日子。

  对她来说,剩下的人生已经没意义了,如果不是她还有一个精神异常的母亲要养,她早不想活了。

  火灾发生的这一夜有寒流来袭,气温低得吓人,只有七度。

  裴馨跟平常一样,十二点从加油站下班,冒着寒雨骑车回到套房,整个人几乎快冻僵了。

  除了冷,她什么想法也没有。

  迅速洗了澡,像平常一样的喝了几杯酒,倒头就睡。

  只是,她没想到她会就这么死掉,草草结束她三十五年的可悲生命。

  裴馨睁开了眼睛,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让她知道自己获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