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没有死,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毕竟那浓烟大得让她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她连要往哪里逃生都不知道,只听到远处尖锐的呼救声,一声又一声的,她则是连叫声都发不出来。

  不管怎么样,她没有死。

  为什么不干脆让她死了算了,她的人生已经一片黑暗,活下去也只是等死的那天来临而已。

  或许是早就了无生趣,才会在发生火灾时,她的求生意志薄弱,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她的眼珠转了转,那松口气的声音是……

  她看向声音来源,果然看到了她的大学死党朱英绮。

  奇怪的是,都十五年没见了,英绮怎么还像大学时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老婆,愣着做什么?快点去叫医生来看看!”

  这声音令裴馨震动了一下。

  这不是她爸爸的声音吗?她爸爸已经过世了,怎么会……

  下一秒,她真的看到了她爸爸的脸,一脸担忧。“你这丫头,有没有哪里痛?头会不会痛?脚呢?脚会不会痛?”

  “妈,你在这里吧,我去叫医生!”一个年轻男孩急切的声音伴随着匆匆而去的脚步声。

  裴馨还来不及从父亲的震撼中回神,整个人的神魂又再度震动了一下。

  那不是弟弟裴尉的声音吗?

  可是弟弟也已经过世了啊……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只温暖的手轻抚着她的额际,裴馨抬眸看到妈妈的脸,不是她习惯看到的颓靡的脸,而是圆润慈爱的脸。

  她有多久没看到妈妈这样正常了?爸爸过世后,妈妈就常咳声叹气,弟弟跳楼自杀后,她更是深受打击,经神开始异常,疏于管理外貌,常散着一头乱发。

  “车是我骑的,昏迷的却是你,我真的差点就被你吓死。”朱英绮心有余悸的说:“你昏迷了三天,我好怕你不醒。”

  “这是……怎么回事?”裴馨迷惑的看着父母和朱英绮。

  “你记不得了吗?”朱英绮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我们要出去买消夜,我抢快闯了红灯,结果被轿车撞上,我没事,你当场昏过去。”

  “我跟你吗?”她离婚独居的事根本没人知道,又怎么会跟英绮出去买消夜?

  “你连这个也想不起来?”朱英绮一愣。“我们在宿舍打包行李,你说想吃鸡排,所以我们才骑车出去买。”

  “宿舍?”裴馨越听越迷糊。

  医生来了,做了些检查之后,说她可以转普通病房了,但还要住院观察几天,裴馨也看到了弟弟。

  那真的是她弟弟裴尉没错,但模样却青涩了许多,分明是个青少年,最重要的是弟弟脸上冒了许多青春痘,她记得弟弟高二那年的暑假一直在为满脸痘痘苦恼。

  她又看向长发披肩的朱英绮。她们要升大三那年的暑假之前,英绮一直是留着一头飘逸长发,开学后英绮就剪了个清爽的短发。

  所以……裴馨情绪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父母、弟弟和好友。

  她重生了,回到二十岁那年的暑假,爸爸和弟弟还没过世,妈妈还没精神异常之时。

  泪水无预警的落下,她瞬间哭得不能自已,为了再度见到的家人,也为前世悲惨的自己。

  “你这丫头,医生都说你没事了,还哭什么?”爸爸轻轻拍着她的手安慰。

  “是啊,不要哭了。”妈妈温柔的擦去她的泪水。“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告诉妈,妈煮给你吃。”

  裴馨努力忍住泪意,哽咽地说:“爸妈,我好想你们……好想你们……”

  裴永霖笑了。“我女儿还长不大呢。”

  何彩玉撇了撇唇,轻轻责备:“想我们就搬回家住啊,是你自己说要住校,体验大学生活的,现在又说想爸妈了,真拿你没办法。”

  “是啊,我也拿自己没办法。”裴馨又哭又笑,她吸了吸鼻子,一手拉住爸爸的手,一手拉住妈妈的手,心中的百感交集只有她自己知道。

  转入普通病房后,裴馨让其他人回家休息,只留下妈妈照顾她。

  她向妈妈要了小化妆镜,带着再世为人的感动,仔仔细细的端详自己的面孔。

  丰润的鹅蛋脸,青春无敌的二十岁,后来却被婚姻生活消磨得面黄肌瘦,她都忘了自己有一双这么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后来她太瘦了,一双大眼在消瘦的脸上反而显得奇怪。

  她万分后悔没听父母的话,让自己的一生成了悲剧。

  当初她怀孕后,执意要跟程其宇结婚时,父母便拚了命的反对,甚至说出她可以做人工流产的那种话,就是希望她再多加考虑,毕竟她跟程其宇才认识三个月就要把终身托付给他,她父母怎么想也不放心。

  可是,她偏偏就是要嫁给程其宇,一意孤行,谁的话也不听,一心认为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和最幸福的妈妈。

  后来发生的事,证明她一点都没有看人的眼光,不只没有眼光,还像个软柿子被吃得死死的。

  如今想来,还是她父母眼光透澈,当初就看到了程其宇人格上的缺点,知道他不会对她负责一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