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看起来人满不错,挺好相处的感觉,裴馨放心了,展颜一笑。“好。”

  不过,她第一眼就觉得陈映欢很眼熟,越看越觉得在哪里看过……

  忽然之间,她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陈映欢被她瞠目结舌的表情吓了一跳。

  裴馨看着她,不确定地问:“你是——陈、映、欢?耳东陈,映照的映,欢乐的欢?”

  陈映欢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吗?”

  裴馨深吸了一口气。

  前世,陈映欢是知名的彩妆大师,有自己的品牌和节目,是时尚的指标,对于她来说,是遥不及可的人物,是只会出现在媒体里的人。

  前世,她常看着节目里光采照人的陈映欢感叹,两人明明年纪相仿,人家活得精采,看起来活力充沛,她则活得康碌,没有自我,比实际年舲苍老。

  想不到未成名前的陈映欢会在酒吧里打工,而且如此的平易近人,更想不到的是,会跟她成力同事。

  “到底怎么了?”陈映欢失笑地问。

  “没什么。”裴馨回过种来,看她的眼光己截然不同了。“你会化妆吗?我完全没化妆可以吗?”

  在她想来,此时的陈映欢一定早流露了彩妆的天分。

  “当然不行没化妆。”陈映欢拉着她到员工休息室坐下来,拿出自己的化妆包来,兴致浓厚地说:“我对化妆满有兴趣的,我来帮你化妆吧!”

  裴馨感激地一笑。“谢谢你,我好好学。”

  未来的彩妆大师亲自在帮她化妆呢,好荣幸。

  彩妆与时尚是分不开的,既然知道未来陈映欢将会有自己的品牌,打造亚洲最大的彩妆保养品集团,她只要设法筹到资金,跟着陈映欢,适时的投资她就对了。

  上班的第五天,裴馨就见到了申译时,如巫经理所言,他是酒吧的常客。

  这一晚,他像心情非常不好,独坐的他,显出一份冷漠和掘傲。

  裴馨老皂就看到他了,但她分得很清楚,她是来上班的,而他是客人,除了送酒之外,她没理由打扰他。

  而且,他的酒也不是她送的,是别的服务生送去的,他一来就有专人招呼,根本不是她这种菜鸟服务生能接近的。

  只是不知为何,明明就一点也不了解申译时这个男人,她却整晚留意着他,在他走进酒吧时,她还克制不住心头那股怦然悸动的感觉,甚至在想他为了什么心情不好,是公司的事吗?他被他父亲打压了吗?

  下班打了卡,她去了趟化妆室,正好遇到申译时也从男士洗手间走出来,她转动眼珠,扬起睫毛。

  他的步履不稳,深蹙着眉宇,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

  结果,没想到他真的被自己的脚绊到,见他快跌倒,裴馨连忙抉住他。

  “小心!”他全身的重重顿时压在她身上,但肢体的接触却又令她怦然心跳。

  “我头好晕……”申译时蹙眉看着她。“抉我到停车场。”

  连个请或麻烦都没有,他这是在跟下属讲话吗?裴馨在心里没好气的腹诽着,不过她还是把他抉到了停车场。

  他这样子根本不能开车,她是不是应该去把巫经理找来才对?但现在才凌晨十二点,酒吧客人还很多,巫经理是走不开的。

  “你可以走了。”申译时拿出车钥匙,就要上车。

  看着他那深锁的眉心,裴馨怎么也无法丢下他自己走,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夺走他手中的车钥匙。

  “不能让你这样开车,我送你回去。”

  他什么话也没说,任由她把他抉到副驾驶座坐好,任由她为他系好安全带,她那女性特有的气息围绕着他。

  就在裴馨摸索着中控台那些电子仪器,一边在调整座椅时,他开口了。“你有驾照吗?”

  “没有。”裴馨当这个问题不重要似的,她发动车子,很快倒出停车场。

  “虽然没有驾照,但我会开车,会把你安全送到家,倒是祈祷不要遇到临检就好,遇到警察我就没辙了。”

  前世她是婚后才会开车,而且开得很好,都是被环境逼出来的,她等于是婆家的免费司机,家里大大小小不管什么事都是她要接送,还要帮小姑的台菜餐厅去渔港进货,帮小叔的园艺行送货,练就了她开车的本领。

  记得有一次,她在渔港和一辆小货车发生了检查,对方很凶,一直对她灭胁恐吓,她很害怕,打电话给小姑求援,然而小姑第一句话不是问她人有没有怎么样,而是问货车上的海鲜有没有怎么样。

  想到这些,她的心情还是会不平静。

  重生后,她没想过报复他们,这一世,只要不与姓程的有交集就好,她会尽量避开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若到她眼前来,她会是何种及应……

  “你家在哪里?”她已经把车开出停车场了,是部好几百万的名车,她开来自然是战战兢兢。

  “送我到公司。”一阵剧烈的晕眩袭来,申译时闭上了眼睛。“我给你的名片上有地址,不过你应该不记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