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难不成,他们不相遇也不行?

  “怎么了?裴馨,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白婷婷这才感觉到不太对劲。

  裴馨摇摇头。“没什么。”

  程其宇已经坐下了,帅气的脸上俱是笑意。“还想吃点什么吗?两位小姐,我请客。”

  白婷婷很乐。“好啊!你请客,你说的哦!我要吃最贵的……”

  裴馨无心跟他们谈笑,眼前她只看到万丈深渊,她痛苦的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缓缓睁开眼。

  她蓦地拿起手提袋站起来。“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白婷婷错愕的看着她。“不是说你今天轮休吗?”

  裴馨扳着小脸,看也不看程其宇,只看着楞然的白婷婷。“是轮休,但我有约了,先走了,明天见。”

  裴馨一阵风般的走了,白婷婷一直在后面喊她,她头也不回。

  她不要跟程其宇说话,不要看到程其宇的面孔,不管他们会觉得她有多奇怪,她都不要认识他!

  裴馨走到店外,她又疾步快走了三百公尺,这才感觉到一阵腿软。

  盛暑,一点风都没有的傍晚,她快中暑了。

  她苍白着小脸,随便推开一间西式餐厅的门走进去,不管这间餐厅的消费有多高,她都不在乎,昨天刚领了薪水,她负担得起。

  她必须坐下来,她已经走不动了。

  女服务生快步迎上来,一脸歉然地说:“小姐,很抱歉,现在没有位子,空位都已经有客人预定了。”

  裴馨微微一愣。是了,是晚餐时间,所以没有位子……看来是间热门餐厅啊,她来错地方了,她应该去速食店才对。

  “打扰了。”她转身要走,种情是无比的疲惫,只希望附近还有其他的餐厅,她已经快倒下了。

  “这位小姐是我的客人。”忽然之间,有个男人说话了。

  裴馨吓了一跳,她无比讶异的抬眸,往上看,看到了声音的主人——申译时,他的眼光深沉,正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看。

  这份偶遇让她觉得太不真实了,在她最不想跟人接触、最不想说话的时候,竟遇到了他……

  怎么会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他?

  不过神奇的是,她的身体却放松了,好像有了可以暂时依靠的人,不再是自己一个在街上觌泊。

  “原来是您的客人啊。”服务生展颜一笑。“失敬了,请入座。”

  裴馨还在怔忡,申译时蓦地伸臂搂住了她的肩膀,突然其来的肢体接触让她一阵种思恍惚,他身上的香烟气息竟教她无比安心。

  “怎么搞的?”申译时深刻的看着她。“你脸色白得像纸。”

  看出她快昏倒了,所以才搂住她吗?她感激的对他笑了笑,那笑容却是虚弱无比,硬是挤出来的。

  “你究竟是怎么照顾自己的?”申译时皱眉,迅速抉着她到自己的座位,让她坐下。

  她一进来他就看到她了,若不是他当机立断走过来,她拖着这副身子走出去,是想让自己昏倒在大马路上吗?

  “你是不是和人有约?”裴馨有点不安,认为自己打扰了他,因为他不可能是自己来用餐的,这可是四人座。

  申译时瞬了瞬眼眸,拿出手机,果断地说:“我打电话取消。”

  裴馨吓了一跳,连忙阻止:“不不,不用这样,我坐一下就可以了,给我一杯冰水,我喝完水就有办法走了。”

  “然后呢?走出去昏倒吗?”申译时对她的说法很不满意,他没好气的说道:“取消饭局这是我的决定,跟你没关系。”

  裴馨愕然的看着他。怎么会没关系呢?

  她欲言又止,想跟他说自己还是走好了,却在见到他脸色后,选择闭上嘴巴。

  他打了通电话取消饭肩,跟着招来服务生,帮她叫了一杯冰水,点了两份牛排套餐。

  “我不饿。”

  申译时瞪着她。“不饿就不需要吃东西吗?”看他好像很生气,裴馨也就不再说自己不饿的那种话。

  是啊,就算她不饿,他也要吃晚餐吧?总不能她看着他吃,那多奇怪。

  冰水送上来了,她一口气喝掉,这才感觉好多了。

  申译时不发一语的看着她,拿出烟和打火机,本来打算抽根烟的,都已经拿出一根烟来了,却又放下。

  裴馨看着他。“怎么不抽了?”

  这时候还没有室内禁烟的规定,他大可以抽烟。

  “忽然又不想抽了。”他往后仰靠着椅背,注视着她,低沉地说,眼眸停驻在她颈上的项链,天鹅项链。

  “其实……”裴馨也注意到他在看天鹅项链,她的心跳顿时加快了,不禁润了润嘴唇。

  她好像有必要对他交代一下自己为什么这副样子,可是她要怎么说她其实是重生人,见到了前世伤她最深的男人……

  服务生送来了生菜沙拉和烤得香酥的餐包。

  申译时看着她,眼光忽然变得深不可测。“难以启齿就不用说了,把你面前的东西吃完。”

  裴馨垂下眼睫,点了点头。“好。”

  他们之间很微妙,她并没有打过他给的那个手机号码,却依旧在他现身酒吧时整晚留意他的身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