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画得很好,是你梦想中的婚纱吗?”她很快阖起画本,微微蹙了蹙秀眉。

  “不觉得你这样有点没礼貌吗?未经同意就随便看别人的东西。”

  杜在明咧嘴一笑。“我只是想找话题跟你聊一聊——裴馨。”

  说到裴馨两字时,他嘴角微微上扬,很是得意。

  她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笑了笑。“刚刚那婚纱的下面有你的签名。”

  裴馨颇感讶异。他坐在她对面,是倒着看,而她那签名是用铅笔写的,她写得非常小,字迹浅,名字笔画又多,他竟能一瞬间看清楚,也真是神奇了。

  “我的视力很好,再远再小的东西都看得到,连月球上的东西都看得见。”杜在明正经八百的说。

  她听了好气又好笑。

  竟然这样糊弄她,他到底当她多小多笨多好骗啊?

  “我知道你一定不相信。”杜在明很快从包包里找出一本笔记本,迅速在空白页写了一个号码,把那页撕下来,推到她面前。

  “这是我的电话,明天你打给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能看到月球上的东西。”

  裴馨没有去拿那张纸,她看到申译时推门而入,她马上露出了微笑,连忙把自己的东西收好,背着包包起身。

  杜在明楞楞的看着她。“你要走了吗?这么快?”

  裴馨没有回答他,申译时已经走到她面前了。

  申译时的视线第一时间扫过桌上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活页纸,跟着扫了杜在明一眼。

  他没说什么,微蹙眉,目光转回裴馨身上。“可以走了吗?”

  她对他展颜一笑。“嗯。”

  申译时拿起裴馨桌上的账单到拒台结帐,裴馨跟在他身边,当他们要离开时,那杜在明忽然中气十足的喊道:“裴馨!我等你电话!”

  裴馨脚步一顿,她蹙了蹙眉。

  这小鬼是白目还是故意的啊?明明看到有男人来接她,还那样喊?让她有些不快了,何况她又没把纸条拿走,也没背下电话号码,要怎么打给他?申译时虽然保持着绅士风度帮她开车门、关车门,但上车之后的他一语不发,板着的面孔好像在生气。

  他发动了车子,车子上路了,他仍然一句话都不说,裴馨忍不住说道:“我不认识那个人,他自己坐下的。”

  申译时不看她一眼,只专心看着前方路况,眉峰聚拢,语调僵硬地说:“他知道你的名字。”

  他也看得出来是那小子在搭讪她,但让他不快的是,她竟然把名字告诉对方,是有意跟那小子做朋友的意思吗?难不成所有向她搭讪的家伙,她都给名字给电话的吗?

  “原来你在气这个啊?你以为是我把名字告诉他的吗?”裴馨为之失笑,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那时我在画画,画稿上有我的签名,他看到了。”

  “那家伙跟你年龄相仿,很适合你。”不知为何,她都已经说明了,他还是没有解气,继续说着违心之论。

  唉!裴馨叹了口气。“那好吧,你停车,我回去找他。”

  她一说完,申译时便猛地把车靠边停了下来,紧急煞车害得裴馨往前冲,如果没有安全带,她八成会撞上挡风玻璃。

  他一气呵成的做好了停车的动作,双手稳定的握着方向盘,好像在等她下车。

  她脸色一片苍白,不下车也不行了。

  她慢吞吞的解开安全带,拿起自己的包包和手提袋,心脏紧紧的揪着,眼眶就湿了。

  “我走了。”她的声音沙哑,眼眸里泪光莹然。

  就在裴馨要开车门的瞬间,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臂。

  她的心脏一跳,申译时已经不由分说的把她拉进了怀里,他看着她的眼眸,眼光闪灼的盯着她。

  裴馨惊讶的抬眼看他,心脏如擂鼓。

  他蓦然朝她靠过去,炙热又迫切的嘴唇,紧紧压在她的唇上,他的舌尖探进了她的芳唇之中,他的手臂收紧了,把她紧紧的拥进了中。

  裴馨不能思想了,任由他辗转吸吮着她的唇,她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电流在燃烧她每个细胞,她的心跳得那么猛烈,那软绵绵的意识是她从没感觉过的,刚才所有的委屈都在他的吻里化为乌有了。

  许久之后,他才放开了她的唇,他们彼此注视着。

  申译时叹息着,抵着她的额头,眼神温柔而细腻。“如果我没拉住你,你真要下车?”

  “嗯。”她吐气如兰。“下车回家,然后,可能躲在被子里哭吧。”

  看着她低垂的小脸,眨动的湿密长睫,他再度堵住了她的唇,吮着她的唇,将她娇小的身子紧拥在自己宽阔的胸前。

  裴馨全身都热了。

  她听到自己的心跳,也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他的唇舌纠缠着她的,两人的气息分不清了。

  终于,他抬起了头来。

  申译时目光深邃的看着她,表情温柔。

  “知道为了见你,我推了一场多么重要的饭局吗?”他轻轻的握着她的下巴摩挲着。

  “知道我多傻吗?竟然像个情寨初开的小男孩,在来的路上到处找花店,停下来买花,还买了巧克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