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裴馨悸动的看着他,在他的眼神里轻颤。

  他不知道他的眼睛多好看吧?每次与他的双眸对上,她都会情不自禁的心跳,想要投入他怀中……

  “你不说些什么吗?”他眉头纠结,叹道:“我从没想过,我会被一个少女打动,我一整整大了你十岁。”

  所以,他才会对咖啡店里的那个小伙子生气,其实是气自己“太老”。

  当然,他从不觉得自己老,三十岁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时候,是遇上了她之后,他才觉得自己老。

  “我也很傻。”裴馨恍若未闻他提到了年纪,只低低的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想见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买了手机第一个打给你,不知道为什么接到你的电话会一直微笑。”

  那压在心上的不确定感,陡然因她的告白而放晴了。

  他迅速的拥她入怀,把她的头压在自己胸前,感受着爱人与被爱,原来是如此的美好。

  裴馨已经连续二个星期都没回宿舍住了。

  每天下班后,申译时都会去酒吧接她,带她去吃消夜,两个人腻在一起一两个小时之后,他再把她送回家,就算送到家门口了,他也不是马上让她走,非要在车上多待个三十分钟才放她下车。

  有次时间比较晚,碰到她父母要出门做生意,他恭恭敬敬的向她父母问好,她父母虽然读异,但因为是他,因为是“申先生”,他们也就没说什么了。

  事后,他们问她是不是跟申先生谈恋爱,她笑而不答,但不答就等于回答了,她眼底眉梢洋溢的幸福也是另一种回答。

  是啊,她是在恋爱,享受着恋爱的温馨、醉人、甜蜜与美好,享受着恋人对她的呵护、霸道和占有欲,每天最期待接到他的电话,最期待下班时见到他,每天一睁开眼睛,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真的是作梦都会笑。

  这天是好友英绮的生日,知道家人是不可能为英绮过生日的,也没有人会帮英绮过生日,因此她特地排了休假,也跟男朋友告假了,说好她要帮英绮过生日,不能陪他。

  好笑的是,申译时竟然说他帮朱英绮过生日好了,叫她把朱英绮带出来,他会订最高级的餐厅,三个人一起吃饭。

  她笑着反对,这样英绮多不自在啊,何况她还没跟英绮说他们在交往的事,这么突然,会吓到英绮吧?

  看他一副不想放她走的样子,她就觉得好笑,搞得让他自己过周末的她像罪人似的。

  申译时的占有欲可不一般,还好几次严肃地要她辞了酒吧的工作,说不喜欢她在那么复杂的地方工作,甚至说他可以养她。

  她听了很是莞尔。

  他自己去酒吧时,就不说那里复杂,反而说可以静下来想事情,当立场换成她在那里工作时,那里就变成一个出入很复杂的地方了。

  这人,真是两种标准啊!

  晚上,裴馨兴匆匆的提着蛋糕和生日礼物回宿舍,却发现朱英绮失魂落魄的侧躺在床上,她欢眸红肿,明显哭过了。

  裴馨大惊失色的看着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立即把蛋糕搁在桌上,坐到床缘去。

  虽然没回宿舍,但在学校除了假日外,两人天天能见到,她没感觉到英绮哪里不对劲。

  但现在一想,这阵子英绮确实常说没胄口,吃不下,话也少了,笑容也不多,可能是她自己沉醉在恋爱中,所以才没注意到吧。

  “裴馨……”朱英绮眼泪又掉下来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裴馨急问,“你说清楚,我才能帮你呀!”

  朱英绮啜泣着。“他不要我了……他说要分手……”裴馨瞪大了眼睛。

  “他?他是谁?你有男朋友了吗?”

  朱英绮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我们……交往一年多了。”

  “什么?!”她叫了起来。“你有个交往一年多的男朋友,而我却现在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对不起!”朱英绮哑声说:“因为他说要保密,我也答应他了,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为什么要保密?”想起前世流行的小三、小四,裴馨脸色一变。

  “难道——他是有妇之夫?”

  朱英绮摇了摇头。“他是我们学校的学长。”

  裴馨这才松了口气,但她不解了。“既然不是有妇之夫,为什么要保密?”

  “我也不知道。”朱英绮无奈地说道:“他只说在学校里谈恋爱不太好,最好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就听他的了。”

  裴馨冷笑。若没经过前一世,她也不懂,她也会跟英绮一样事前天真,事后一头雾水。

  但是,现在的她很清楚,那家伙一定是在骑驴找马,英绮不是他的最终选择,还有另一种可能是,他在劈腿,所以才要保密。

  “他是哪一个科系,几年级的?叫什么名字?”她没好气的问。

  事到如今,朱英绮也没什么好瞒的了,她坦白道:“我们服装设计系的学长,他叫程其宇,你可能知道他,教授还夸过他。”

  裴馨一呆。“你说——程其宇吗?”

  她的脑门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两边耳朵嗡嗡作响,半晌之后才能思考。

  原来英绮和程其宇交往过……

  原来如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