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裴馨的面孔瞬间刷白了,她的心比刚刚沉得更深,掉进了无底洞。

  她说不出心里有多刺痛,好像有几千只、几百万只蚂蚁同时在啃蚀她的五脏六腑,她痛得想叫出声来。

  他忽然靠边把车停了下来。

  裴馨不知道他突然停车做什么,她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会哭出来。

  申译时也没看她,他径自下车,大步走进一间花店里,出来时,手上有一束红玫瑰。

  看着他买花,裴馨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她振作了起来。

  那花是要送她的吗?

  他刚刚说的那些狠话都是气话而已,对吧……

  申译时上了车,他把花搁在后座,重新发动车子上路,车子往公司驶去。

  裴馨重重的失望了,花不是给她的,花是孟凯萝的。

  她茫然的瞪着车窗外,经过一间熟悉的咖啡店,那店外,是他们初吻的地方,他在车里吻她。

  怎么觉得好像昨天的事,其实很遥远了。

  公司到了,申译时停好了车,他伸臂拿起后座的花束,不等他开口,裴馨自己开门下车了。

  她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申译时拿着花束随即也到了,就站在她的旁边,即便不开口,她也感受得到他身上的怒火。

  裴馨希望有别的同事一起等电梯,可是却连个都没有,进了电梯也是,只有他们两人,而且竟然一路到达办公楼层都没有人进电梯。

  出了电梯,正当裴馨要往自己办公室走的时候,申译时冷冷的说:“昨天我从社雪丽那里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事。”

  说完,他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裴馨心里一惊,连忙跟上去。

  “是什么事?总监跟你说了什么?”

  申译时不回答,也没回头,径自开门进入他的办公室,裴馨跟了进去,她急着追问:“总监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他把花跟公事包都丢在桌上,把脱下来的大衣跟西装外套挂好,大步走过去,锁上门。

  裴馨慌乱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锁上门之后,他又重新走到她面前,他双眸阴黯得像要喷出火来,这样不寻常的他令她胸中一紧,心乱如麻。

  申译时瞪着她,突然诵上来的情感几乎将他撕裂,他粗暴的将她拉进怀里。

  他俯下头堵住了她的唇,舌尖滑进她自动分开的唇瓣,她发出了一声闷哼,承受着他那仿佛暴凤一般的烈吻。

  他的吻绝对是惩罚,他重重的吸吮她的舌尖,不客气的在她的唇里翻搅,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双肩,他力道大得快把她肩膀捏碎了。

  是连续的敲门声让他放开她的,否则她不知道他要惩罚她多久。

  申译时略略平复气息之后,才去开门。

  裴馨看到申为凡走进来,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

  “裴设计师也在啊!”他的视线转了转。“怎么回事,气氛有点怪怪的,我是不是错过什么,还是打扰两位什么了?”

  他当真想不到这个丫头就是紫玫瑰,他真是小看她了,当初还向他父亲打小报告,说申译时在跟一个穷酸丫头交往,要他父亲一定要好好注意一下,万不能让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乞丐缠着申家不放。

  想不到啊想不到,如今这丫头竟成了雅迈的首席设计师,幸好申译时已经和孟凯萝订婚了,这么一来,裴馨应该就不会再帮着他了吧?

  “有什么事吗?”申译时根本懒得理会申为凡那些没营养的问题。

  “哦——我是来问你,你觉得新品牌的总设计师要由谁来担任呢?总是要有一个人为中心才好做事,我觉得石设计师很适合担任新品牌的总没讦师,而且,她还得过奖——”

  “得奖不代表销售量。”申译时不客气的打断申为凡。“用竞赛来决定吧!你推荐的人选和我推荐的人选以新品牌的定位各设计十套衣服,透过销售成绩来决定由谁担任总设计师。”

  申为凡一派痞样,无所谓的点点头。“好啊,你说这样就这样,公开的竞赛,谁也无话可说。”

  申译时公事公办地决定,“那么,呈交设计的时间就以一个月为限。”

  “好啊,没问题,以我们石设计师的才牮,一定没问题。”申为凡装模作样的这里兜兜那里看看,最后终于忍不住好奇心的问道,“你要让谁参加竞赛?”

  申译时撇了撇唇,看着裴馨。

  “她。”

  申太佑一个月会到雅迈时装来巡视一次,每次必定与所有人开三个小时的冗长会议。

  今天在会议上,他见到了这三年来对雅迈时装的发展功不可没的顶尖设计师紫玫瑰,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紫玫瑰就是裴馨。

  他知道她一定有话要说,自己也必须给她一个说法,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他遣退了秘书,把她单独留下来。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隐忍着他的表情,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你是紫玫瑰,你真有本事,我小看你了!”

  裴馨瞬也不瞬的看着他,一字一字地说:“您说过的,在我成功进化自己回来之前,不会为您的儿子安排对象。”

  申太佑早想好了说词:“虽然是我安排了对象,但有意思进一步发展的是他,是他主动提起订婚,我只是乐观其成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