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柳媚的肚子渐渐大了之后,人人都说怀的是男胎,她底气足了,加上蒋云浩又宠她,她在后宅里走路有风,对下人颐指气使不说,又抱怨天气热,屋子小,她挺着肚子连转个身都不方便,还说蒋云浩定要跟她行房,床小,她挺着肚子实在不方便伺候。

  一般人听到这种话会不是滋味,但傻到无药可救的原主居然主动提出跟柳媚交换屋子,让柳媚堂堂正正的住进了正房,她自己却去住小跨院的偏房,袁氏问她怎么回事时还满口她自愿的,以为这样很贤淑。

  如此过了七个月相安无事的日子,说是相安无事,实际上是原主一直在让着柳媚,那柳媚仗着肚子跟蒋云浩的宠爱,根本已是大房后院里的当家主母,蒋云浩对她言听计从,下人也抢着巴结奉承,而原主的小跨院就形同一座冷宫,根本无人闻问。

  出事的那一日,柳媚邀原主去赏花,却滑了一跤,孩子差点掉了,原主也是饱受惊吓,但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变成了原主要害柳媚,推了她一把,醒来的柳媚更是哭哭啼啼、悲悲切切的说两人不是情同姊妹吗,原主为什么要害她?还说原来原主一直不希望她生下孩子,待她的好全是虚情假意等等,袁氏也指责原主心肠歹毒,竟想加害蒋家第一个孙子,再加上蒋云浩气极之下给了原主一耳光,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原主就一心求死了。

  她不吃不喝,最后没有换得丈夫对她的怜惜,而是眼不见为净,直接派人把她送到乡下庄子上“养病”。

  所以雪盏说的没错,就算蒋云浩真的没良心到把她沉江了,洛家也不会有人为她出头,武氏从没当她是女儿,而她爹长年被武氏吹枕头风,对她这个不讨喜又没存在感的女儿没有什么父女之情……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紧闭的车门也终于被打开了。

  韩嬷嬷撇了撇嘴。“大奶奶,庄子到了,您下车吧。”

  纹娘小心翼翼扶着洛宇娴下了马车,雪盏听到是庄子也赶忙跳下去,生怕没跟上会被载去江边绑石块。

  吴嬷嬷过来把三个包袱往雪盏怀里丢,有一个还掉在泥地上,雪盏忙去捡,她又递给纹娘一个荷包。“这是二十两银子,够你们在这庄子生活一年了,柳姨娘交代了,若老实安分的在这庄子上待着,一年后还会有二十两银子给你们送来,若是不老实……哼哼,那就连一两银子都没有,到时要怎么生活,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

  威胁恐吓一番,韩嬷嬷、吴嬷嬷便上了马车,车夫一声驾,马车扬长而去,连给洛宇娴这个正经主子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柳媚那个贱蹄子!”纹娘气得身子直打颤。“大爷竟也听她的?太过分了,光是姑娘的嫁妆就不止三万两……”

  此时的洛宇娴已非原主那好傻好天真的笨蛋了,自然明白交到袁氏手里的嫁妆一时半刻是不可能讨回来的,而此时站在这里骂破了嘴也没用,饭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而她要吃饭。

  “竟然想用二十两银子打发咱们,此等屈辱,咱们不受!”纹娘还在忿忿难平,她毅然决然地说:“姑娘,蒋家是没咱们容身之处了,咱们一起去死吧!”

  她相信此时主子的求死之心一定比之前更强烈了,与其受这嗟来食,还不如死一死乾脆。

  “为何要死?”洛宇娴淡淡地道:“进去吧,天无绝人之路,咱们还有二十两,总会有法子的。”

  闻言,纹娘惊讶的看着洛宇娴,一时也忘了要说什么。

  “姑娘说的对,咱们不死!咱们为何要死?”

  雪盏小时候听说书的讲过十八层地狱,因此她向来很怕死这回事,此刻听到主子说不死,她第一个附和,一马当先去推开那两扇摇摇欲坠的院门,就在她推的同时,两扇门也很配合的倒了。

  雪盏傻了。“奴婢真的没有很用力……”

  洛宇娴点点头。“不怪你,是太久无人居住了。”

  这也不知道是蒋家废弃了多久的庄子,以蒋家的财力和地位,要打发她这个嫡妻,大可以拨一处过得去的庄子安置她,显见那帮人有多无良,竟将她丢到这里来,存心要让她自生自灭。

  他们不能明着弄死她,但她自己死了就跟他们没干系了。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可是打错了,她已不是那个任人拿捏的洛宇娴,她不但不会死,还会好好的活着,若是有机会的话,她还会替原主报仇,不叫那原主死得太冤枉。

  纹娘搀扶着洛宇娴,雪盏拎着三个包袱,三个人走过荒烟蔓草的院子,打开大门——

  雪盏又傻了。“姑娘——”

  洛宇娴叹了口气,虽说天无绝人之路,但是这屋子里竟什么都没有!

  她实在是无多余的气力了,虚弱的对纹娘道:“扶我坐下。”

  纹娘看着积了厚厚一层灰的地。“可是……”

  洛宇娴不在乎地说:“无妨。”

  雪盏很有眼力见儿,赶忙拿袖子拂了拂地上的灰,又把怀里属于她自己的那个包袱放在地上。“姑娘坐这里吧!”

  纹娘扶着洛宇娴小心地坐下来,洛宇娴又重重吁了口气,这副身子弱啊,没法子,走三步路就喘。

  “我走不动了,你们去看看屋子里有什么,有没有吃的。”

  纹娘和雪盏忙四处去看,洛宇娴也在整理自己的思绪,胡思乱想没多久,纹娘和雪盏就回到正屋了,看到两人手上空空如也,她心里也有数了,这个废弃许久的庄子,能有吃的才奇怪。

  纹娘道:“屋子倒不小,三间正房,左右抱厦,东西四间厢房,中间有个院子,后头院子也大,厨房、柴房都颇大,还连着山泉水,厨房里是有锅具和碗筷杯盘,但都生了厚厚一层灰,什么吃食都没有,看起来许久没生火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