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洛宇娴点点头,太阳快下山了,当务之急是要去买些吃的和烛火。“纹娘,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算算路程,这里应该是白云村。”

  洛宇娴当然没听过。“这白云村是怎么样的一个村落?富庶吗?人多吗?”她怕方圆百里只有她们这一户,走出去除了山还是山,那有银子等于没有。

  纹娘摇头。“我也是第一次来……”

  三个人正在说话,冷不防一个面色严峻、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推开大门走进来,把坐困愁城的三个女人都吓了一大跳。

  纹娘马上护着洛宇娴。“你……你是何人?为何擅自闯进别人屋子?”

  那男子见有人立即停下,甚至还后退了三步,退到门外去。“几位姑娘莫慌,在下是隔壁落花庄的管事,姓聂,因两处庄子乃是相连,聂某长年在此当差,未曾见此处庄门开过,适才经过,发现大门倒塌,怕有山贼宵小藏匿,故进来查探。”

  洛宇娴听了,示意纹娘不用母鸡护小鸡似的挡在她面前,人家说的合情合理。

  她很客气地道:“我们是城里蒋家的家眷,初来乍到,发现屋里什么都没有,正好请教聂管事,这里可有店铺可以买吃食?走路多久会到?”

  闻言,聂刚心里已经有谱了,他自然知道这座庄子是蒋家的,一般被打发到庄子上的家眷不是犯了事便是养病,来养病表示还受到重视,不至于这般狼狈,看来是犯了事才被打发来此。

  “要走半个时辰才有店铺。”

  半个时辰……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来一回要一个时辰,到时天也黑了,又人生地不熟的,迷路或遇上坏人怎么办?

  聂刚道:“你们等等。”说完便离开了。

  没多久,有两个小丫鬟提着食盒来了。“聂管事让我们送吃食来。”

  洛宇娴喜道:“有劳二位姑娘跑一趟了。”

  “娘子客气了。”人家看她们家徒四壁的,也没指望打赏了,搁下食盒便告退了。

  雪盏欢呼一声打开食盒,纹娘见到除了吃的,还有烛火和一壶水,不禁啧啧称奇,“看不出来那高个儿心思还挺细腻的。”她把食盒递了过去。

  洛宇娴虽然想多吃点,把力气养回来,但这副身躯绝食了几日,如今只吃了一个芝麻肉烧饼就吃不下了。“你们别管我,多吃点,待会才有力气好收拾地方。”

  “奴婢知道!”雪盏往嘴里塞着窝头,几乎是狼吞虎咽,活像在吃她的最后一餐似的。

  纹娘愁眉不展,吃的也不多,洛宇娴觉得有必要给她精神鼓励一番,“纹娘,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天既然安排咱们来这里,就会给咱们活下去的法子,瞧,刚刚不是还不知道下一餐在哪儿吗,就有人给咱们送吃的来了,这就证明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纹娘连忙挤出笑容来。“姑娘能想开就好,切莫再做傻事令亲者痛仇者快了。”

  她嘴角噙着笑。“尽管放心吧,我不会再做傻事了。”

  吃完饭,洛宇娴留守正厅,纹娘带着雪盏去提了山泉水,又找来两条抹布,两人忙着收拾屋里的蛛网尘土。

  暮色降临,点上烛火,主仆三人将就睡在一间收拾乾净的正房里,自然是只有木板床没有被子,幸好如今是初夏,也不冷,不然这屋子肯定是不能住人的。

  隔日一早,洛宇娴第一个起床,昨夜她没劳动,让纹娘和雪盏多睡会儿也是应该的。

  她就着水吃完一个昨夜剩下的窝头,来到后院,发现这园子还不差,放眼望去,园里有一小块地生长着带香植物,另外玫瑰、牡丹、海棠、桃树、梅树、杏树、杨梅等花树也是长得极好,繁茂至极,一进后院就花香暗涌,还有一大片长着野草的空地,看起来也有些野菜,再种些果树和蔬菜,如果再种些大豆、玉米……哈,她好像已经看到了满院瓜果飘香、生机勃勃的田园景象了。

  蓦然间,她的眼光定住了。

  她看到篱笆边边有个熟悉的果子在半人高的杂草里累挂枝头,显得特别醒目,她忙提起裙角走过去,心跳都扑通扑通的加快了。

  走近了,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结实累累的暗红色心型果实,小心的摘下一颗,用袖子擦净吃了。

  果然是樱桃!

  虽然口感不若现代改良后那般酸甜好吃,但确实是樱桃没错。

  她实在很意外,这大满朝竟有樱桃?

  “姑娘在看啥?”后头传来雪盏好奇的声音。

  她忙招招手叫雪盏过来,指着樱桃问:“雪盏,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果子?”

  雪盏仔细看了,摇了摇头。“奴婢不知道。”

  洛宇娴再问:“你听过樱桃吗?”

  雪盏一愣。“姑娘是说樱树、桃树吗?”

  洛宇娴笑了笑。“没事,进去吧!”

  果然,大满朝不可能有樱桃,那这樱桃是哪里来的?

  或许是有西洋人来此,带了樱桃过来吃,吃完随口将那果核一吐,被风吹到了此处,埋进了土里,经过岁月流转长成了樱桃树,却因为庄子荒废许久而无人知道。

  总之,她发现了樱桃树,她挖到宝了。

  两人进屋,纹娘也已经起来,还提着一个食盒过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