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过存安可想错了,有人好心伸出援手,洛宇娴自然不会拒绝,纹娘已经晕过去了,她们来时雇的马车也走了,而且她们三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十分狼狈。

  她当然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决定上车,这一溜十来辆马车透着富贵气派却有种低调中的华丽,看着就是殷实人家,来相询的小厮谈吐跟衣着都是看过世面的,说是他们正好也要去寻大夫,她焉有不搭便车之理?

  洛宇娴道了谢,与雪盏合力将纹娘扶上车,关上车门,雪盏打开包袱取出三套乾净的衣服,两人手忙脚乱的换了外衣,再一起为纹娘换衣裳,这一折腾,洛宇娴已是香汗淋漓,虽然下着大雨,可是空气中还是很闷热,古人的衣服又是一层一层的,让她直觉得热。

  约末过了两刻,马车在一处二进的院子前停了下来,那小厮又来了,还没开口呢,雪盏下了马车就踩到自个儿的裙摆,硬生生的倒向那小厮,那小厮连忙接住她,两个人莫名其妙闹了个大红脸又火速分开。

  洛宇娴看着好笑,这不是活脱脱偶像剧男女主角相遇的情节吗?

  那小厮原先有些倨傲,如今跟雪盏抱了个满怀,先前的倨傲之色少了一半,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道:“这里的大夫姓刘,医术十分高明,一般不看寻常人家,我家主子已跟刘大夫打过招呼,你们尽管进去,主子说了,不必担心诊金,看完直接走人便是。”

  洛宇娴当然领情,她们只有二十两,买了日常所需又雇马车过来已用掉了五两,如今只剩十五两了,她们又还不能挣银子,能省则省,遇上有钱的善心人士,这便宜就且让她一占,日后若发达了,她再报答不迟。

  她客气地道:“多谢小哥了,也代我向你家主人道谢,这份恩情若有机会定当报答。”

  存安只当听客套话,随意应了两句好说,心里不以为然,嘀咕着她们拿什么报答啊?怕是下一顿就不知道在哪里了吧。

  下了马车,入口很窄,种了一整排挺拔的翠竹,洛宇娴思忖着这刘大夫倒有几分密医的味道,而这种密医有些医术是很高明的,她也不多问了,扶着纹娘进去,这时另有医仆前来相引。

  雪盏刚才稍微扭到脚,洛宇娴嘱咐她留在原地等,那廊下也刚好能避雨,还摆了几张石椅给人坐。

  雪盏自顾自坐了下来,存安本应该进去听候主子差遣,这时双脚却像被人点了穴似的定住了。

  想到刚刚自个儿跟这个人抱在一起,雪盏脸上讪讪的。“喂,你姓啥名啥?”

  存安也是想到一处了,他同样不自在,过了一会儿才道:“沈存安。”

  他被人牙子卖进沈家时还小,根本不知道姓啥,沈是主子赐的姓,他一直跟在沈玉瑾身边做事,还是第一次遇到直接问他姓名的姑娘,也反问道:“那你呢?你又叫什么名字?”

  “我叫雪盏。”

  她是洛家的家生子,父母现今还在洛家当差,她从小便伺候着洛家大姑娘洛宇娴,是洛宇娴屋里的一等大丫鬟,而柳媚虽然跟她一样是洛宇娴屋里的一等大丫鬟,却是洛宇娴出嫁前一年才由武氏买进来拨到洛宇娴屋里的,一来就当了一等大丫鬟,很会说贴心话讨好洛宇娴,使得洛宇娴对她言听计从,而她们如今会沦落至此,也都是柳媚那狐媚蹄子害的,她早跟姑娘说过不能太听柳媚的话,偏偏姑娘听不进耳里,把柳媚当亲姊妹看待,还开了脸给姑爷为妾,如今好了吧,被赶出蒋家了吧,连舅老爷也把她们当蝗虫赶……

  想到这里,雪盏眉心都打结了,她问存安道:“你们家主人是谁?适才看到一眼,气度真是不凡。”

  “那是自然。”这毛丫头还挺有眼光的,存安下巴一抬,与有荣焉地说道:“家主是沈家大爷。”

  不是他在说,整个上宁城也找不到一个像他家主子风采如此出众的爷们,就是京里许多官家子弟或商家贵公子也比不上,要是主子愿意,谋个一官半职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但主子对仕途没兴趣,这才给旁人得了机会去。

  “原来是沈家大爷啊。”雪盏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她随洛宇娴嫁到上宁之后,虽然没出过蒋家大门,但也听过一些沈家商行的事,沈家原就是家底颇丰的殷实商家,但真正大富起来是现今的主母琴氏进门之后,沈家往海运发展,开拓了利润惊人又鲜少竞争者的海上生意,经过了二十年,如今与百年蒋家商行是不分轩轾了。

  “沈大爷心肠可真好,舅老爷都不管我们了,沈大爷却肯对我们伸出援手,这样的人,肯定是好心会有好报的。”

  存安自然也知道她们被轰走之处是林大富的宅子,可是她们三人居然是林大爷的外甥女,这可太叫人意外了,他惊讶地问:“你是说,林大爷是你们亲舅?”

  雪盏脸上现出不忿之色,撇了撇嘴道:“是我们姑娘的亲舅舅。”

  她毫不保留的把自家姑娘待柳媚如何好,又是如何掏心掏肺的待蒋家人,把嫁妆都交到了蒋家太太那里,如何在病中被用二十两银子打发到偏远农村里一处废弃的庄子、蒋家大爷蒋云浩如何宠妾灭妻的恶行都告诉了萍水相逢的存安。

  存安听得目瞪口呆,蒋家是上宁数一数二的大商家,虽然商家的规矩不若官宦人家大,但这等宠妾灭妻的行径实在叫人不敢恭维,是要受人指点的。

  话说回来,那洛大姑娘怎么蠢成那样?让一个贱婢拿捏到被丈夫发落到庄子上去养病的境地,连女人嫁人后唯一可依靠的嫁妆都双手奉上交到婆母手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