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她可怜嘛,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雪盏也说了,她和另一个叫纹娘的说破了嘴,苦劝了不下数百次,洛大姑娘还是执意把那个叫柳媚的贱婢当姊妹。

  他只能说,这等向鬼请药单的行径,落到如今这般田地也只能说是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了。

  ***

  医馆里,刘大夫先为躺在第一间诊室里的纹娘诊脉,开了药方之后才转往第二间诊室为沈家的二姑娘诊脉,洛宇娴知道恩人家金尊玉贵的小姐把先看诊的机会让给纹娘,自是感激非常。

  虽然纹娘病来如山倒,但刘大夫说就是风寒入体而已,会病得这么急,多半与心绪不开有关,让她无事别多想,想开了,病自然就好了。

  “听到大夫说的了吧?你自个儿不想开,神仙也难救。”纹娘病恹恹,洛宇娴还得负责敲打她,她实在不喜欢这份工作,但如今她们是三人一体,纹娘得快点好起来,她们才可以回白云村过日子。

  “叫我怎么想得开?”纹娘红了眼圈,面上满是凄苦之色。“舅老爷竟然连点情分都不顾,见也不见姑娘,小姐泉下有知,不知会有多难受。”她口中的小姐即是洛宇娴的生母林氏。

  洛宇娴觉得有必要跟纹娘说清楚,免得她一直纠结于此,遂正色道:“纹娘,实话跟你说,我早知道舅舅会如此,穷人不攀高亲,落雨不爬高墩,这是不变的道理,若是舅舅开大门欢迎咱们,那才有鬼哩。”

  纹娘很是错愕。“姑娘?”

  洛宇娴不等纹娘开口便说下去,“我之所以没有驳了你这投靠舅舅的心思,便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舅舅会怎么做,若不来一趟,你永远也不会死心,永远都想着要我来投靠舅舅。”

  纹娘有些惊慌。姑娘早知道舅老爷会赶她们走?这怎么可能?

  洛宇娴慢悠悠地道:“如今来也来过了,舅舅不待见我这穷外甥女,事实摆在眼前,你也该死心了,早些将病养好,咱们回庄子上去,那里至少还有个遮风蔽雨的地方,咱们三人在青阳是无法生活的。”

  纹娘有些犹豫。“姑娘……不如咱们回苏淮,虽然太太那样,但老爷总是姑娘的亲爹,不会见死不救……”

  见纹娘还是打着投靠的想法,洛宇娴失笑道:“纹娘,苏淮又不是很远,你想我的事还没有传到苏淮去吗?”

  纹娘一愣。

  不说苏淮不远,就说姑娘的陪房好了,陪房里有大半都是武氏的人,姑娘遭遇的事,那些人肯定早通风报信了。

  洛宇娴淡然地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蒋云浩为了一个陪嫁丫鬟把我赶出蒋家,这事能瞒的住吗?那头静悄悄,表示他们不想管我的事,我又何苦回去自找没脸?再说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还是靠自己最好,任何人与任何力量都不可靠,世态炎凉,还是自求多福。”

  纹娘脸上极慌。“可是不回苏淮,蒋家也回不去,咱们要怎么活?”

  洛宇娴呵呵一笑,胸有成竹道:“不是还有庄子及那十五两吗?庄子里那块地可好用了,咱们回去把玉米、大豆种起来,种些果树蔬菜,再养些鸡鸭,到时鸡蛋有了,也有鸡肉可吃,溪里总有鱼虾,饿不死的,你就别自寻烦恼了。”

  她盘算的不只有这些,她真正想发挥的是种果树以及嫁接果树,尤其她又发现了樱桃树,等她种出稀奇水果,还不发家致富吗?何苦回去受那蒋家或洛家的气。

  “咱们前途茫茫,姑娘当真半点也不怕吗?”纹娘担忧的看着她。

  “有上不去的天,没过不去的关,我真的不怕。”洛宇娴微笑道:“纹娘,要知道天下之大,总有咱们容身之处,何况咱们三个都好手好脚,可以靠自己打拚,有何可怕?不怕百事不利,就怕灰心丧气,只要自己上进,不怕人家看轻,鸟贵有翼、人贵有志,只要咱们心存志气,什么难关都能度过。”

  纹娘一脸惶恐,越听心越慌。“姑娘这是怎么了?姑娘以前不是这个性子啊。”

  “性子也可以转变,否则怎么有浪子回头这句话?”洛宇娴笑了笑。“不经冬寒,不知春暖,我以前是给猪油蒙了心,才会把柳媚当姊妹,如今这样更好,吃一回亏,学一回乖,过去那个不知人间疾苦的洛宇娴已经死了,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洛宇娴,会脚踏实地、认认真真的活着,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蒋云浩欠我的,我必会讨回来,他最好和柳媚给我和和美美的活着,等我上门去讨公道!”

  诊室外头,隔着一层布帘,主仆这一席话,坐在外间的沈玉瑾听得分明。

  这个姑娘倒是有志气,听她话里之意,她就是这阵子在上宁城传得沸沸扬扬的蒋大奶奶洛宇娴,也是苏淮首富洛家的嫡大小姐。

  听她话里话外都十分强韧,半点不像温室花朵,在林宅前虽只有一瞥,依稀可见她的身形纤细,秀眉水眸,脸蛋小巧,模样上佳。

  这就奇了,如此谈吐见识和外貌,在他看来是极好的,为何会令那蒋云浩弃之如敝屣?

  正在不解,存安进来了。“爷。”

  沈玉瑾抬起头。“你去哪里了?”

  存在有些不自在地道:“在外头和小丫鬟说话,就是爷让上马车一道来的那三个姑娘其中一个,她扭了脚,在外头坐着,小的便和她聊了几句。”

  沈玉瑾只是点点头,并未接话。

  存安忍不住说道:“爷知道那三位姑娘是什么人吗?其中一个便是蒋家的大奶奶,原来传闻不假,蒋家大爷宠妾灭妻,真把嫡妻赶出去,打发到乡野的破落庄子去,只给二十两银子让她们自生自灭,蒋大奶奶手头上一点积蓄都没有,她把嫁妆都交到蒋家太太手上了,还把陷害她的贱婢当姊妹看待,真是傻得可以,笨得可悲,到底长不长脑子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