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饭后收拾了一下,纹娘禁不起颠,看家,洛宇娴照例去向聂管事借马车和车夫,一个时辰后她和雪盏已经在县城里了。

  洛宇娴从荷包里拿了一个银角子给车夫,请他去喝茶,两个时辰后原地会合,那车夫也乐得凉快去。

  她站在东大街上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雪盏忍不住问道:“姑娘在看什么?是要买什么吗?”

  洛宇娴看着前方来客络绎不绝的茶楼,面露喜色地道:“走,咱们也喝茶去!”

  “啊?”雪盏脸上一愣一愣的。

  喝茶?大老远下山来喝茶?

  洛宇娴相中的茶楼是县城里最高档的茶楼——一品香。

  一品香坐落在丽水河畔,是上宁县的文人雅士最喜欢聚集在一块儿品诗论文、附庸风雅的地方。

  雪盏拉住洛宇娴。“姑娘,这里很贵!”

  洛宇娴一笑。“就是要贵,越贵越好。”

  雪盏糊涂了,平时姑娘十分节俭,连块肉都舍不得买,她们很久都没尝过肉味了,却要来喝最贵的茶?

  两人进了茶楼,店小二前来招呼,洛宇娴要了一般桌子,临窗的都是雅间,川屏风隔着。

  洛宇娴点了一壶菜牌上的招牌茶——清香绝伦,又点了四碟最贵的点心。

  那茶送上来了,洛宇娴品了一口,不禁失笑,还以为清香绝伦是什么呢,不就是绿茶吗。

  这是她穿来之后第一次喝茶,这才知道原来大满朝如此进步,平常百姓都在喝炒茶了,她以为这里的人还在喝团茶呢。

  茶点上来之后,洛宇娴把随身拎着的小食盒打开,掀开盖在上面的方巾帕子,小心取出一碗樱桃果来,雪盏这才知道洛宇娴竟是把樱桃果给带出来了,顿时吓了一跳。

  打从回到庄子之后,她家姑娘在园子里种东种西的乐此不疲,尤其对那樱桃树特别上心,经常在翻挖樱桃树的土壤,问她在做什么,她只说在改良土质。

  如今她实在不解了。“姑娘,樱桃果在咱们庄子里吃就好,为什么要大老远带出来吃?”

  洛宇娴淡笑道:“不是带出来吃的,是带出来卖的。”

  前生她是农经专家,把土质改良成较适合樱桃生长的土质对她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她发现那山泉水仿佛是灵泉一般,除了清澈甘甜外,也能让植物长得又快又好,甚至缩短了生长期限。如今樱桃树结出的果实甜度跟硬度都极佳,很接近她的要求了,也到了要全部采收的时候,她此番进城便是来寻找识货人,若是到街上叫卖倒也可以,但樱桃稀有,不可能给人试吃,对不识货的人来说,不过是野果罢了,所以她才挑了县城最高档的茶楼,要让识货人自己找上门来。

  “卖?姑娘是说要卖樱桃果?”雪盏瞪大了眼睛,她一直把樱桃当野果,不认为有人会傻到花银子买野果。

  一个时辰过去,茶都叫第二壶了,茶点也被雪盏一个人吃光了,洛宇娴还在那里慢悠悠的品茶。

  雪盏开始坐不住了,她想上街去逛逛,看看胭脂水粉。“老实说,姑娘这算盘是打错了,哪会有人要买野果……”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这不是樱桃果吗?”

  与此同时,屏风后的临窗雅座上,沈玉瑾也因樱桃果这三个字而心里一动。

  他听母亲说过樱桃果,是一种酸甜多汁的果子,但他至今尚未见过,也没听闻大满朝何处有人栽种,连负责宫廷贡奉的程家商行都没有樱桃果这品项,而果品利润高,周围大萧、大周近来又因连年暴雨,水果产量极少,每年向大满朝进口数不清的果品,因此果品向来是商行的必争之地,若是沈家商行能取得樱桃果,定能引起轰动。

  “确实是樱桃果没错。”洛宇娴看到来人浑身富贵,凯子上勾无误,她很开心的微微一笑。“大爷怎么称呼?”

  旁边的小厮忙道:“我家主子姓方。”

  “原来是方大爷。”洛宇娴深知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她笑道:“方大爷好眼力,一眼认出这樱桃果,可是曾品尝过?”

  方大爷对马屁很受用,得意的点了点头。“方某曾在大梁国宴上品尝过一次,当时大梁国主赏赐众人一人一碟,不过一碟子也只有五颗果子而已,甚为稀罕,姑娘这樱桃果是哪里来的?可是从大梁国带回来的?”

  洛宇娴实在厌恶原主的已婚妇人身分,所以平日里都不做妇人打扮,还是梳了姑娘髻,别人只道她是姑娘家,因此方大爷才会称她姑娘。

  听到方大爷的询问,她便轻描淡写地笑道:“不是从任何地方带回来的,这是我自己种的。”

  “你自己种的?”

  此话一出,不只方大爷惊讶,沈玉瑾更是惊讶。

  上宁县竟有会种樱桃果的能人?而且是个姑娘家?

  存安小声道:“爷,小的觉得这姑娘的声音有些耳熟……”

  沈玉瑾也这么认为,只是他专注于樱桃果的来历上,没有去细想。

  存安又压低了声音,“好像是那个蒋大奶奶的声音……”

  其实他是先认出了雪盏的声音,那个方大爷还没喊出樱桃果之前,他就隐隐觉得听到了雪盏的声音,只是不肯定。

  那日他与雪盏在落花庄门口撞了满怀,她竟然当他是会吃人的灰狼似的一溜烟逃走,叫他莫名其妙,也很是介意这件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