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们在庄子停留了几日,他总盼着雪盏会再次出现,从聂管事口中得知她们就住在隔壁之后,他几次在外面徘徊,就希望能与雪盏不期而遇,但那破庄子的门始终紧紧闭着,叫他好生失望。

  因此在这里听到雪盏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是在作梦,雪盏怎么可能在县城出现,她们主仆生活清苦,又怎么可能上这么贵的茶楼来喝茶?

  可是,洛宇娴跟那个方大爷开始说话之后,他就肯定自己不是在作梦,真是她们主仆下山来了。

  “姑娘种了多少樱桃果?怎么卖?”方大爷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问。

  洛宇娴不谈价钱,只微微一笑。“方大爷不如品尝品尝,看看是否与您之前吃的樱桃果味道相同。”

  她这是有信心自己种的樱桃更好吃,要拉高价钱,才要对方试吃。

  “那方某就不客气了。”方大爷也很爽快,捡一颗吃了,顿时惊艳不已。“酸甜多汁,更胜在大梁尝过的樱桃果数倍啊!”

  洛宇娴很满意他这反应,又加码道:“方大爷真是识货之人,这樱桃树总共只有一棵,结的果实也不多,一共只有两百颗果实而已。”

  事实上当然不止两百颗果实,但很多就不值钱了,物以稀为贵嘛,她刻意讲少一些。

  旁边方大爷身边的小厮献计道:“爷,老祖宗当时吃了樱桃果也是赞不绝口,如果买回去孝敬她老人家,她老人家肯定会很欢喜。”

  方家就快分家了,主掌分家的人正是老祖宗……方大爷思索了一下,讨好老祖宗是必要的,自己若献上这樱桃果,肯定能赢过大房、三房,让老祖宗眉开眼笑。

  “姑娘开个价吧,你那两百颗樱桃,方某全要了。”

  洛宇娴粲笑道:“方大爷也知道这樱桃果是稀罕之物,产量又少,价格上自然不会太便宜。”

  方大爷挑了挑眉,有些不悦地问:“姑娘这是认为方某买不起吗?”

  “怎么会呢?”洛宇娴陪笑,心中很满意这个方大爷完全照着她的剧本走,她就是要他觉得自己被看扁。

  方大爷的小厮帮腔道:“姑娘快开价吧,要是我们老祖宗吃了喜欢,往后你的樱桃果产多少,保不定我们爷全要了呢!”

  洛宇娴笑吟吟地道:“其实也不多,一颗五两银子就好。”

  “五两?!”

  不只方大爷和他的小厮吓到,雪盏也吓得目瞪口呆。

  姑娘这是在说什么啊?两百颗樱桃果,一颗要卖五两,那不就是一千两了吗?

  姑娘这是想银子想疯了吧,谁会花五两买一颗野果。

  那小厮破口骂道:“你这姑娘年纪小小却做人不老实,当我们大爷是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由得你糊弄吗?一颗小小的果子要卖五两银子,是镶金包银了吗?

  真是笑掉人家的大牙了。”

  洛宇娴一笑,也不生气。“做生意讲求的是心甘情愿和你情我愿,既然方大爷觉得不值,买卖不成仁义在,当没提过便是,小女子也没非要方大爷买下不可,无须动气不是吗?”

  此时沈玉瑾起身由屏风后转了出去,清朗地扬声道:“姑娘有多少樱桃果,沈某全部买下。”

  也不知道主子会突然行动,存安忙跟上去。

  雪盏看到存安,刚才已经目瞪口呆,现在更呆了,满脑子只有几个字在飞舞:他怎么会在这里?

  洛宇娴见到沈玉瑾也很意外,他开口要买樱桃,又是从屏风后的雅座现身的,肯定是将他们适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了。

  他这不是真的要买,是要帮她。

  很快想明白了,她遂笑道:“我的樱桃果一颗要卖五两银子,有两百颗果子,总共是一千两,公子可想清楚了?”

  沈玉瑾很像回事的说道:“不必想,这价格太便宜了,若是此刻不买,过两日姑娘肯定又要加价了,沈某还是全买下来的好。”

  方大爷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沈玉瑾。“阁下是沈家商行的沈大爷吧?”

  沈玉瑾朝方大爷微微颔首。“正是在下。”

  方大爷顿时急了。那沈大爷是什么人?可是经商的一把手啊!他说便宜,那肯定是便宜了,不然也不会一口价就要买下。

  他急切的对洛宇娴道:“这位姑娘,做生意讲求先来后到,是我先到的,得先卖我!”

  洛宇娴气定神闲的道:“可是方大爷没有说要买,您嫌贵。”

  方大爷喊冤,“方某哪里有嫌贵?是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厮在胡说,不贵,一点都不贵,姑娘可不能不守道义,是我先来的,定要将你的樱桃果全部卖给我!”

  沈玉瑾道:“这样吧,我出一颗六两银子跟姑娘买。”

  “六两?!”方大爷眼珠子快掉下来了,才没喝两口茶的工夫就加价了一两?

  洛宇娴眼珠子转了转,不置可否道:“六两啊……”

  方大爷更急了。“姑娘,做人不能这样,咱们已谈定了价钱,不能因为旁人加价就动摇,这样做生意叫没有诚信!”

  “自然是先付银子的人先赢。”沈玉瑾朗声道:“存安,取一千二百两的银票让位钟。”

  方大爷吼他的小厮,“你在做什么?还不快取一千两的银票给姑娘!”

  那小厮和存安同时取了银票递到洛宇娴面前,洛宇娴看了看,咬着唇,像在天人交战似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