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在大满朝,被休的妇女就是弃妇,地位比寡妇还要低下,寡妇还能二嫁,弃妇要二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洛宇娴娘家的继母又不是能给她依靠的,她绝不可能回去投靠娘家,既是如此,她要如何过活?她凭什么口气这么大,胆敢上门来讨休书?

  思及此,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你说你要休书?”

  柳媚也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听到洛宇娴要讨休书,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奶奶说的只是气话,大爷千万不可把奶奶休了……”

  洛宇娴不等她说完就嫌恶道:“闭上你的嘴!我跟大爷说话,有你这个婢妾插嘴的缝儿吗?”

  她就是不想让柳媚好过才回来讨休书的,如今柳媚在大房的后宅里一人独大,俨然正主儿似的,只要她一直被摆在庄子上,柳媚就会是大房后宅的当家主母,可若她被休了,柳媚也不能扶正,虽然商户人家没官家的规矩多,但蒋家是数一数二的大商家,蒋云浩又是嫡长子,将来要接掌家业的,蒋家绝不可能让一个丫鬟出身的姨娘扶正来成为笑柄。

  既然不会扶正柳媚,那就一定会抬进一个新奶奶,到时不管柳媚生的是儿子女儿都是庶出,要是进门的新奶奶手段厉害,靠山又给力,进门后直接打得她落胎再把她发卖都是可能的,就算手段没这么狠,新奶奶进门,她也没好日子过,这就是柳媚虽然陷害她,把她赶到了庄子上,却不能让她被蒋云浩休了的理由。

  另一方面,她不是古代人,对于委屈自己要从一而终这种事完全不认同,她要过自己的生活,也有了发家计划,她可不想再与蒋家有什么干系,也不想顶着蒋家大奶奶的头衔来让自己恶心。

  “我是为奶奶好……”柳媚委屈万状地说。

  洛宇娴冷笑。“为了我好,所以故意跌倒来诬陷我推你一把,要害你落胎是吗?也怪我自个儿傻,竟把你这等背主的奴婢当亲姊妹看待,不过我会睁大眼睛等着看,看你日后能有多风光!”

  她这也是在说蒋家定会有新奶奶进门,到时她就没好日子过了,柳媚听出她的意思,脸色顿时灰败不已。

  旁边蒋云浩的小厮田贵小声提醒道:“爷,老爷太太还没回来,要是休了大奶奶,恐怕老爷太太那关不好过。”

  蒋云浩也是怕这个,蒋洛两家有生意往来,洛宇娴是他三书六礼迎进门的,要休了她,怎么也得得到父母和宗族的同意,更何况洛宇娴才进门三年,又不是三十年,也不能就此断定她生不出孩子,用无子的名义休她出门,怎么也说不过去。

  洛宇娴知道他这个妈宝的顾虑,才不会给他犹豫不决的机会,让自己再背着已婚妇人的累赘身分。

  她扬声道:“老爷是金商会的会长,这可是朝廷认可的身分,老爷为了这层身分费了多少心思,大爷很清楚,如果大爷今日将休书写给我,与我好聚好散,我绝不会再出现在大爷眼前,大爷他日再娶一房媳妇儿,我的事很快便会被淡忘,但如果大爷今日不肯给我休书,我闹到官府里去,可就没这么容易善了,朝廷要是知道蒋家出了一个宠妾灭妻的大爷,这金商会会长的头衔可就不保了。”

  大满朝与其他朝代一样,士农工商,商人是最下阶层,就只是比平头百姓有地位,再有钱、再成功的商人都一样,有钱不能改变其下九流的社会地位,且严格规定官商不能通婚,连商家的小姐给官家为妾那都是不行的。

  但是,在这之中有一个特例,那就是金商会。

  金商会是一个朝廷认可的身分,每一次招募会员,朝廷都会派官员监督,凡是加入了金商会的商人,便可提高其社会阶层,也可以考功名,像蒋老爷这样不但是会员,还是会长的身分,那是得来大大不易,不知道运作了多少年的结果。

  因此,听到她的威胁,蒋云浩顿时脸色大变。

  柳媚一脸焦急地道:“奶奶不要再说了,千错万错都是婢妾的错……”

  她现在可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不该闹那出把洛宇娴送走,在那之前,洛宇娴都随便她拿捏,后宅是她的天下,怎么都没想到洛宇娴会起了要离开蒋家的心,在洛宇娴身边伺候多年,她怎么都没看出洛宇娴有这等胆量?

  ***

  “好了,不必为她求情了,既然她要休书,给她便是。”蒋云浩粗声粗气的说,他是真怕了洛宇娴的威胁,要是他害爹丢了金商会会长的头衔,估计把他打出家门都会。

  洛宇娴等的就是他这一句,立时笑道:“大爷真是明白人,一点就通,既然休离了,那我的嫁妆该当还给我才是。”

  大满朝的律法,不论是和离或休离,女方的嫁妆都要发还,可以自由带走分配,也可以寄靠在自己名下。

  蒋云浩脸色一变。“嫁妆?什么嫁妆?你的嫁妆都在你自己手上,你嫁进来三年,我从没碰过你的嫁妆,你也没交给我。”

  他知道洛宇娴的嫁妆在他母亲手上,但他母亲娘家的外公与舅舅这些年生意生败,并不好过,他估计母亲帮了娘家不少,但不好向管家甚严的父亲开口,用的就是洛宇娴的嫁妆。

  “我是没交给你,我交给了太太。”洛宇娴始终维持着让所有人都听得到的音量。“布匹首饰、家倶、古董玩器和陪嫁庄子、铺子不说,银子就足有三万两。”

  旁边听的人无不倒抽了一口气。

  三万两啊,果然是苏淮首富的嫡女!

  其实当初武氏也不甘愿给她这么多嫁妆,但那是林氏的遗言,林氏把自己的嫁妆给女儿,是请了洛、林两家的宗族族长见证的,还请了官府当公证人,她想吞也吞不来。

  “口说无凭,那是你与太太私下的事,得你们当面对质。”蒋云浩脸色阴沉,撇得干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