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爷,洛姑娘她们要走了,那咱们……”

  沈玉瑾沉吟了下道:“继续跟。”

  她那样威胁蒋云浩,若是蒋云浩怕丑事曝光,将她们灭口也不是不可能,他是想将她们护送回庄,但那样太过唐突,暗中保护倒是可行的。

  沈家的马车一路慢慢地跟着洛宇娴主仆,就见她们安步当车的先去点心铺子买了些点心,又到书铺买了几本书才到了雇马车的地方,与东家讲定了价钱,雇了一辆马车往白云村去。

  在大满朝,女子被休离是极为耻辱之事,一些女子甚至在被休的当口便自我了断,但他在洛宇娴脸上看不见一丝阴霾,要他说,她根本巴不得被休,她何以不害怕迷雾般的前路?

  见沈玉瑾的举动与以往不同,存安心里实在怀疑,大着胆子问道:“爷是不是对洛姑娘……”

  还未说完,沈玉瑾便斥道:“休得胡说,若是被有心人听去,还以为我与洛姑娘有什么苟且之事,有损她的清誉。”

  存安闭嘴了,他家主子素来好商量,但说一不二,做生意的手段刚柔并济,颇有一些不能惹的地方,他向来是知道分寸的,也才能跟着伺候了这么久。

  往白云村的路都是乡间小路,过了小半个时辰,前方的马车停了下来,沈家的马车也跟着停下来。

  沈玉瑾道:“快让车夫去看看怎么回事。”他和存安都是洛宇娴知道的熟面孔,不便出面。

  车夫手脚俐落,快去快回,禀道:“有只大猫瘫在杂草石边,车里的姑娘救了回去。”

  沈玉瑾为之失笑。

  她才被休,应是自顾不暇之际,竟有心情搭救路边的野猫?

  马车里的洛宇娴轻抚着猫儿,前生她养过猫,依她判断,这只大猫没病,只是饿了,带回去好好喂个几顿,肯定就能生龙活虎。

  雪盏见鬼似的看着她。“姑娘不是素来怕极了猫狗吗?”

  洛宇娴一愣。对啊,原主怕猫狗,她一时忘了这点。

  她笑眯眯的抚着猫道:“我现在不怕了,看着还觉得挺逗趣的,咱们人少,养着它也热闹些。”

  雪盏还是不可置信。“姑娘自小怕猫狗,如今竟不怕了,难怪也不怕姑爷,敢登堂入室的去要休书……”想到这里,她很是感伤的长叹了一口气。

  弃妇是见不得人、也不待见于世人的,主子如今已成弃妇,想来往后她们主仆三人就要老死在庄子上了,且在死前还要过着省吃俭用的日子才能熬到老死,不然死期还没到,她们恐怕就先饿死了。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雪盏的烦恼看在洛宇娴眼里都不是个事,对于未来,她早有全盘计划。“你放心,少不了你的吃穿,富贵日子在前面呢,等我把你养得白白胖胖,再寻个如意郎君把你嫁掉。”

  说到嫁人,雪盏脸红了,她嗔怪道:“姑娘说什么呢,奴婢几时说要嫁人了?奴婢才不要嫁,奴婢要一辈子在姑娘身边伺候。”

  不知道怎么搞的,洛宇娴说到嫁人二字时,她眼前莫名出现了那个存安的面孔,一颗心竟怦怦跳了起来。

  她拿樱桃果去给沈大爷时,那个存安就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两只手都不知逍放哪里好,若不是沈大爷在,她真想啐他一口,问他看什么看!

  “不说这了,姑娘可有发现,打从咱们离了茶楼,沈大爷就一直跟着咱们,难道是要跟咱们回庄子上,向姑娘买樱桃果?”

  自家姑娘一直泰然自若,不当进县城有什么大不了,所以没发现,她是进了县城就一直很紧张,很怕被蒋家的人看到,时不时就东张西望,因此才看到了沈家马车,她们在逛市集时,她也知道沈大爷和存安一直跟在她们身后不远处。

  洛宇娴很是意外。“你说沈大爷跟着咱们?”

  雪盏努努嘴。“喏,现在后头那辆马车就是沈家的,咱们到蒋家时也跟着去了,估计姑娘去蒋家做什么,沈大爷都知道了。”

  洛宇娴沉吟起来。

  沈玉瑾跟着她们肯定不是要买樱桃,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一时也想不明白,要是日后有机会和他说上话,到时再问他吧!

  两人回到庄子上,纹娘得知洛宇娴上蒋家要了休书,原本病都好了,又被打击得躺了两天,整天躺在床上长吁短叹。

  自家姑娘被送来庄子上养病,总有回蒋家的一天,不说别的,等蒋家老爷、太太从大梁回来,肯定会问起媳妇儿的下落,到时姑娘就能回去了。

  可如今要了休书,还去官府办了手续,那是万不可能复合了,姑娘年纪轻轻就成了弃妇,这可怎么过日子?外人又会怎么看姑娘,以为她是犯了多大的事才会被休离?

  “纹娘,你别想太多。”洛宇娴不免又要当起开导老师。“蒋云浩一门心思都在柳媚身上,对我无情无义,我回去也是活受罪,如今多好,一拍两散,我不必再受蒋家的约束,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纹娘拉着洛宇娴的衣袖,眼泪不由自主的滑下来。“可是小姐留给姑娘的嫁妆……”

  洛宇娴语气无比真诚地说道:“我知道很可惜,不过钱财乃身外之物,再赚就有,自由却是无价的,如今我以嫁妆换来自由之身,很值。”

  纹娘颤声道:“姑娘到底在说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