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沈博珊一愣。“原来是洛姑娘救我的。”

  “是啊,是我救你的,都看见了,怎么能见死不救?”洛宇娴捡起旁边的披风,重新披在沈博珊身上。“沈姑娘,你想想,那湖水有多冰,你我素昧平生,我还救你,自己冷得直打唆嗦,不觉得很感动吗?”

  沈博珊眼里有了几分内疚,虽然还是一脸的凄绝,却是没再挥开披风。“洛姑娘,你不救我多好,我都不想活了还连累你跳下湖救我,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你家人?”

  “什么理由?”洛宇娴帮她把披风系好,一边问道:“究竟什么理由让你厌世?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总有资格知道吧。”

  沈博珊眼里顿时又涌起浓浓悲伤,名叫翠儿的丫鬟见状说道:“洛姑娘有所不知,我家姑娘会如此,实在是情有可原。”

  她叹口气继续道:“有个姓程的穷书生,受我家老爷赏识,不但收留他,供吃供住,后又受我家姑娘垂青,不在乎他一穷二白,与他订了亲,他上京赶考的花销也都是我家老爷资助,没想到,他中举后竟另娶了六品京官的小姐,说是不与我家姑娘退亲也行,但要我家姑娘为妾,还说他可是个举人,肯纳商家女为妾,我们就要感恩戴德了,嫁妆绝不能少于两万两银子,不然婚事就当没说过,真真是个负心汉、白眼狼,害得我家姑娘极是自责,怪自己识人不清,错把狼人当良人,一心求死。”

  洛宇娴对沈博珊瞪大了眼。“恕我直言,沈姑娘,你就为了那样一个薄情寡义的混球寻死?你脑子是被门夹过吗?无耻的是他,不是你,你为何要死?他为何不去死?”

  沈博珊一愣。

  脑子被门夹过?

  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她,程绍另行娶妻后,家中从上到下都生怕她再受刺激,对她说话无一不是小心翼翼,连大声点都没有,遑论是骂她了,而现在这个才刚刚认识的洛姑娘竟然开门见山的骂她……

  “洛姑娘,虽然我没有错,但人人都知道我被那人抛弃了,要再议桩亲事已是难中之难,我不死还能如何?”对于洛宇娴的指责,她没有半分不悦,只是想为自己说说话。

  “还能如何?”洛宇娴慷慨激昂地说:“自然是好好的活着!活给那渣男看,你没有他也好的很,你死不了,他一点都不重要,失去你是他的损失,娶了六品京官的女儿,是那女子可怜,摊上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夫君,将来有她哭的时候,你该庆幸自己没嫁给他,不然将来哭的就是你!所以你要庆幸,要欢喜才是!”

  沈博珊眨巴着眼睛,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什……什么?你、你说我要欢喜吗?”

  “是啊,沈姑娘,你该欢喜!”洛宇娴用力点头,继续说道:“所谓见微知着,姓程的见利忘义,取得了功名就忘了自己是谁,显见他人品低下,若你嫁给他,将来你与他的利益冲突时,他也会弃你不顾,这种下三滥的货色配不上沈姑娘,姑娘你是上辈子烧高香了才没嫁给他,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沈博珊结巴道:“可、可是……”一直以来,她都只怪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从没想过她还可以找到更好的归宿,她的心早就死了,死在程绍另行娶妻的那一刻。

  洛宇娴穿来也有些日子了,很明白古代女子的思维,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绝不是男人的错,她这具身躯的原主也是如此,被逼到了都宁可自己去死,实在是又笨又傻。

  眼前这个沈姑娘是她好不容易救活的人,绝不可以再让她去死第二次,别人可不会做人工呼吸,到时必死无疑。

  她脸色一凝,正色道:“沈姑娘,实不相瞒,我的遭遇比你凄惨百倍千倍,如今还被休离了,我都没想过寻死了,你的凄惨还能越过我去吗?”

  为了鼓舞沈博珊,她遂把自己如何被蒋云浩对待加油添醋的详述了一遍,直听得沈博珊和翠儿瞠目结舌,久久说不出话来。

  沈博珊回到了落花庄,她一早就不见人影,如今浑身湿透、一身狼狈的回来,自然满不过去,幸好刘大夫还在,立即给她诊脉,开了祛寒方子。

  沈玉瑾脸色难看,叫了翠儿来问话。“怎么回事?丫鬟婆子们都在做什么,竟然让二姑娘自己跑了出去?”

  翠儿跪了下去。“大爷恕罪!都是奴婢的错!姑娘说想散散心,不想太多人跟着,奴婢便自己一人跟着伺候,到了湖畔,姑娘说冷,打发奴婢回来取披风,谁知道姑娘竟然趁奴婢不在时轻生,幸好洛姑娘经过,跳下去救了姑娘……”

  沈玉瑾听到了重点。“你说谁救了姑娘?”

  “回大爷,是一位姓洛的姑娘,她说她过去是城里蒋家的大奶奶。”说着,翠儿脸上难掩佩服之色。“大爷,洛姑娘不仅救了姑娘,还说了许多话开解姑娘,虽然句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都切中要害,姑娘像是全听进心里了。”

  “起来吧。”沈玉瑾面色缓和了一些。“你详细说说,那位洛姑娘是怎么救二姑娘的,又是怎么开解她的?”

  “谢大爷!”翠儿忙起身,她非常详细的把她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叙述了一遍,最后道:“我们同路回来,洛姑娘就住在咱们庄院隔壁的庄子里,不过奴婢瞧着那庄子似乎十分破烂,唉,堂堂蒋家的大奶奶竟沦落至此,也真是叫人唏嘘。”

  沈玉瑾倒是觉得洛宇卿伦落的好,若她不沦落来此,他又怎么能接近她?如今她不顾自身安危救了他妹妹,他更有理由去见她了。

  “存安,备厚礼,你与刘大夫过去看看洛姑娘。”

  存安脸上有几分不自在。“是,爷。”

  又会见到雪盏那丫头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她,那丫头每每见他都没好脸色。

  哼,不过是个丫鬟,摆什么小姐架子?若不是主子吩咐,他才不想见她哩。

  诊脉无事,洛宇娴客气的送走了刘大夫和存安。

  外人一走,她便喊饿,纹娘和雪盏赶忙摆午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