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沈玉瑾有点无言,这可不是他想听的答案。

  他知道洛宇娴的风评如何,但他不管那些,他只认定他认识的洛宇娴不是一个又蠢又笨的女子。

  陆采芳看准了时机说道:“瑾哥哥,像洛氏那样失德的弃妇,咱们可要仔细拦着珊妹妹亲近她了,不要让珊妹妹被无知的弃妇给带得没规没矩。”

  连氏哼了一声。“不是只有弃妇无知,有些还没嫁人的姑娘也无知的很,没规没矩的净往别人家里住。”

  平时她就看不上眼陆采芳,不过是临南的商户之女,可若是陆采芳顺利嫁给沈玉瑾,她使要喊陆采芳一声嫂子,未来沈家的主母也会是陆采芳,她极不愿这种事发生,所以时不时就要踩陆采芳两脚。

  “二奶奶这是在说自己妹妹吗?”陆采芳也不甘示弱的回道。

  她知道连家的四姑娘在打沈玉瑾的主意,常过来探望连氏便一住多日,嘴上说是想念姊姊,眼珠子都粘在沈玉瑾身上。

  沈玉瑾眉头一皱,他实在厌烦女人的勾心斗角,除了后宅争斗,她们就不能做些别的吗?就没有自己想做的事吗?

  他想到了亲自种菜养鸡的洛宇娴,看到种子眼睛就闪闪发亮,眼前这两个女人差了她何止一星半点,简直甩她们九条街。

  “我妹妹怎么了?”连氏哪里是肯吃亏的,她不冷不热的说道:“我妹妹是京城知名的才女,自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理家管帐也是一把好手,家里为她备下的嫁妆就足有三万两,不知陆姑娘出嫁时,陆家可有这等手笔?”

  陆采芳哼了一声,“就怕是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理家管帐,又有三万两嫁妆,人家还未必肯娶呢!”她这说的自然是沈玉瑾对连四姑娘半点意思都没有。

  连氏一口牙都快咬碎了,正要反击,沈玉瑾又哪里耐烦再听?

  他脸罩寒霜,对沈老太太、沈坤丰和琴氏道:“儿子还有事做,先回房了,老太太也早点休息。”

  沈老太太对这个金玉般的孙儿自然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忙不迭道:“好好,你也累了,快回房歇着吧!”

  琴氏若有所思的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

  她知道儿子适才动怒了,而且是为了洛宇娴。

  不动凡心的儿子动凡心了吗?琴氏不由得扬起嘴角。

  这倒有点意思,儿子是她生的她知道,他不会喜欢一个又蠢又笨的女人,所以那个洛宇娴应当不蠢也不笨。

  可是一个蠢笨了十几年的人怎么会在离开蒋家后突然转性了?

  琴氏备了一份贵重厚礼要答谢洛宇娴,她可以派府里管事或派任何人给洛宇娴送去,但她偏偏派了沈玉瑾。

  沈老太太被陆采芳洗脑了几日,“洛宇娴是弃妇”这五个字刻在她心里了,此时自然想阻止。

  琴氏铿锵有力,几句话便驳了回去,“母亲,洛姑娘救了珊儿,难道要随便派个管事送去?这么一来,外人岂不是会认为珊儿被姓程的毁了亲之后便在咱们沈家没有地位,连自家人也如此待她,要外人如何看重她?”

  沈老太太马上缩口,她的宝贝孙女被姓程的白眼狼悔婚之后,她天天找媒人另说亲事,最怕人家说沈博珊在沈家没地位。

  “瑾儿,将这些礼送去给洛姑娘,好好向洛姑娘表达我们沈家对她的谢意。”琴氏交代儿子。

  沈玉瑾猜不透母亲的想法,他的母亲在家族里始终是个很特别的人,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也不理会他人说什么,他要是猜得透就奇怪了。

  沈家的马车悠悠进了白云村,到了落花庄,聂刚与两名小管事外加一干做粗活的下人、丫鬟、嬷嬷、婆子们出来相迎,奇怪的是,一直以来都不肯踏出房门一步的沈博珊不在庄子里。

  她身边的二等丫鬟秋雨笑说:“二姑娘在隔壁。”

  存安瞪大了眼不敢置信。“隔壁?”

  聂刚笑道:“二姑娘精神好了很多。”

  对于自家二姑娘“精神好了很多”,能好到哪里去,存安可说是没什么概念。

  二姑娘因毁婚之事一蹶不振已经快半年了,之前还在房里自缢过,救下来只剩一口气,可说是死意坚定。

  然而,一个姑娘家为了一个男人自缢,就算狼心狗肺的是男人,姑娘家却是会被说得十分难听,这关乎到姑娘家的名声,也关乎到未来能否寻到一门好亲事,因此太太下令封口,泄露口风的下人一律打死。

  可是,二姑娘自缢没死成后就病恹恹的,身子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吃什么补药都没有用,不能再不看大夫,看了大夫又怕封不住大夫的口,总不能大夫说出去就打死大夫吧?

  因此,太太才会让大爷护送二姑娘到邻县青阳,去给与沈家颇有交情又医术高明的刘大夫诊治。

  虽然刘大夫医术高明,治好了二姑娘的身子,却治不好她的心,她依然槁木死灰,脸上失去笑容已经很久很久了。

  可现在,聂管事说二姑娘精神好了很多,能好到哪儿去?实在叫人匪夷所思啊。

  就在存安百思不解时,聂刚笑道:“通常二姑娘到隔壁肯定是要留下吃午饭的,既是要给洛姑娘送礼品,不如大爷过去一趟?”

  存安心下又是一阵讶异,连“通常”两字都有了,他家二姑娘是多常上隔壁去啊?

  沈玉瑾点头。“也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