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烤肉?”存安听得眼睛大亮。“洛姑娘,我们明天能不能来跟你们一块儿烤肉?”

  沈博珊抢着说:“人多热闹,是不是啊洛姊姊?我跟大哥哥也要一起来!”

  洛宇娴当然也只能点头称是了。

  隔日,厨房便热火朝天,早上先做了百来个月饼,因为昨儿做的那些竟被一扫而空,只好再做,不然要如何赏月配月饼?

  幸好沈玉瑾派了聂管事过来问烧烤要采买的食材,洛宇娴开了单子交给聂管事去办,不然她可分身乏术。

  月饼一出炉,洛宇娴先留了一半要给沈玉瑾,中秋在大满朝是大节日,要一连过三天,沈玉瑾今日没回去,明天肯定是要回家一趟的,只怕是沈博珊也要一同回去祭祖,因此她把答应要给沈玉瑾的月饼先预留起来,不过这样的一份礼和沈太太送的比起来也未免显得太轻了,因此她另外又把地窖里剩的樱桃全装盒了。

  近午,聂管事回来了,他办事果然牢靠,洛宇娴核对单子,没有半样漏掉,买得十分齐全,分量也多,足够他们烧烤了。

  夜幕初临,纹娘往院子里挂上几盏灯笼,那只被洛宇娴半路搭救的大猫,让洛宇娴起了个跟她前生养的猫同样的名字——亮亮,此时也慢悠悠晃了出来。

  存安早就过来帮忙了,和雪盏一块儿把桌椅都抬到外头,摆上了月饼、柚子,存安有心想在雪盏面前表现,便抢着堆了两个炉灶,又抢着生火,洛宇娴笑着由他了。

  晚风习习,火都烧好了,铁丝网也放在炉灶上了,一旁矮桌上放满了待烤的食材,很是有模有样。

  沈玉瑾和沈博珊过来时,后头跟着的翠儿手上提着个大食盒,原来是二十来只刚蒸熟的肥螃蟹,洛宇娴忙叫雪盏去切碟酒醋姜末,螃蟹就是要沾着酒醋姜末才对味,沈玉瑾又让聂管事取庄子里的好酒来,既然取了酒来,聂管事自是不走了,留下一起热闹。

  吃酒赏月,一边烧烤,洛宇娴重温了前世跟家人过中秋的热闹,如今她也把这里当家了,要是日子就这么长长久久的过下去,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食材是经过洛宇娴处理过的,她把部分鸡肉、羊肉、猪肉切成块,跟一些能切丁切块的蔬果串在一块儿,这是在前世很常见的综合烤肉串,虽然这里没有烤肉酱,但她刷上了纹娘做的酱腐乳,滋味也是同样好。

  沈博珊看着铁丝网上那一串一串的烤物,感到稀奇。“洛姊姊真是巧手蕙心、别出心裁,这都能想的出来。”

  雪盏也不知是感叹还是怎么地,喝了点酒,没头没脑地就说:“我们姑娘如今真是什么都会了,可以前还真是什么都不会。”

  “是吗?”沈博珊笑道:“看来洛姊姊这是同我一样,都是浴火凤凰,羽化重生了,才会过去不会的,如今都会了。”

  她刻意将自己与洛宇娴摆在一块儿,若是大哥哥真有意,而家中反对时,她肯定会跳出来说自己与洛宇娴没有什么不同。

  “我怎么能与妹妹相比?是妹妹不嫌弃。”洛宇娴有几分醉意,她笑睇着沈博珊举杯。“妹妹,我敬你一杯,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咱们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沈博珊大为激赏。“姊姊说的好!”

  沈家四兄妹不分男女,自小琴氏便请了教席先生教导读书习字,因此沈博珊的文采也是不俗的,正因为不俗,才会不计较其他世俗的条件,倾心于一穷二白的程绍。

  “只是随便说说,倒让妹妹见笑了。”酒过微醺,加上皓月当空,她执着酒杯,看着天上明月,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是大师苏轼很知名的诗句,前生连小学生都能背上两句,此时有景有物,景物相合,气氛也对,她想也不想便吟诵了出来,没想到沈玉瑾却是受到偌大震撼,心中强烈的涌起要娶她为妻,共度白首的悸动。

  洛宇娴不经意间与沈玉瑾的眼眸深深对上了,她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脸也跟着红了。

  不会吧?她这是误打误撞,招他欣赏了吗?

  猜疑间,沈博珊已激动地说:“姊姊这诗做的真是太好了!”

  洛宇娴被赞得汗颜,她哪敢厚颜将前人的文采占为己有,加之适才沈玉瑾不避讳的灼热眼光,她忙澄清道:“那不是我做的,是一个、一个我在乡下认识的文人做的。”

  沈博珊压根不信她所说,双眸放光地道:“姊姊无须过谦,要是女子能科考,凭姊姊的文采,不一定也能考上个进士呢!”

  洛宇娴噗哧一笑。

  是啊,她是近视,前生书读太多了,是个大近视没错。

  虽然不知道洛宇娴在笑什么,但看她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

  如此和谐美好的夜好,就算是没有酒,人也醉了。

  是夜,万籁倶寂,因为喝了酒,洛宇娴主仆三人早早睡下了,聂管事派了几个婆子来打扫烧烤后的院子,因此她们也不必善后,得以放心的睡。

  洛宇娴临睡前还想着沈玉瑾那灼人又深邃的好看眼眸,如果能得如此美男相伴一生,她穿来也值了……

  睡到半夜,忽然觉得有不知名的生物在自己头上踩踏,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眸,就见大猫在她头上“游走”,吓得蓦然惊醒。

  “亮亮!”洛宇娴微讶。

  “喵!”亮亮回以一声喵叫。

  洛宇娴这才闻到一股不寻常的焦味,她惊觉起身,就见浓烟从门缝倒卷进来,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要命!失火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