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前生受的知识让她本能就把水壷里的水往外衣上倒,披起外衣准备要冲出去。

  “亮亮!”她大喊。

  这时已经不见亮亮的身影了。

  猫儿天生就能窜高窜低,身手灵敏,小小的缝也能钻进去,又十分机警,所以她倒不担心亮亮,她担心的是喝醉的纹娘和雪盏,她们肯定还不知道庄子起火了,还在熟睡。

  想到要救她们两个,她虽然害怕,却也是毫不考虑就披着湿淋淋的外衣冲出了房门。

  门外已四处都是浓浓火苗,不时冒出烧焦的刺鼻味,火势逐渐蔓延。

  洛宇娴好不容易到了外间摇醒纹娘和雪盏,幸好她们睡在一块儿,不然还要再涉险一次。

  纹娘、雪盏被摇醒,发现屋子起火了,吓得魂飞魄散,就见四周不断冒出大量浓烟,雪盏哭道:“怎么办?咱们要死在这儿了……”原来丰盛的烧烤是她在人世间的最后一餐。

  “胡说!”洛宇娴大声斥道:“咱们福大命大,不会有事!”

  她忙让纹娘、雪盏也将水壶里的水洒在外衣上,将外衣披在头上,叫她们跟她一起冲出去。

  那熊熊火势早吓到雪盏,她哪有办法冲出去,只瘫了下去,腿软地道:“奴婢……奴婢不敢……”

  “给我打起精神来!”洛宇娴真是恨铁不成钢啊!她掷地有声的说道:“难道你不想嫁给存安,小夫妻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吗?想想他看到你的尸首会是如何心情,你忍心吗?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存安喜欢你!”

  雪盏万万没想到主子会在此时提起存安,不过这确实让她有了勇气,抹了泪。

  “奴……奴婢知道了,奴婢跟姑娘一起冲出去便是。”

  向来软弱的纹娘此时倒是为母则强了,她是三人之中年纪最大的,又看着她们长大,她认为自己有义务保护她们,不能轻易倒下,也不能退缩,要是退缩就等着困在房里被活活烧死。

  三个人一鼓作气的往外冲,但火焰和浓烟令她们根本分不清方向,三人惊险避着被大火烧到不断往下掉的木块,被熏得流泪呛咳,不知要往哪逃生,而纹娘原就身子弱,已被浓烟熏得快要晕过去。

  突然之间,一阵响亮的敲锣声传来,还有人一声声的在喊着她们的名字。

  “洛姑娘!纹娘!雪盏!你们在哪里啊?”

  洛宇娴听出是聂管事的声音,明白有救了,但这时她突然想到她的宝贝樱桃树和宝贝砂糖橘苗,这两样东西失去了恐怕再难寻到,她拚了命也要保存下来。

  于是她大声道:“是聂管事,有救了,你们只管冲出去便是!”

  纹娘惊问:“姑娘要去哪里?”

  洛宇娴很快说道:“我去后院,随后出去!你们先走!”

  “姑娘!”纹娘、雪盏听这话头都晕了,但她们哪唤得回她,洛宇娴一瞬间就失去了踪影,而四处都是浓烟,她们也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去寻,只能干着急。

  这时,喊她们名字的声音又传来了。“洛姑娘!纹娘!雪盏!”

  雪盏扯开嗓子喊道:“我们在这儿!咳咳咳……”喊完便咳个不停。

  聂刚寻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丁在扑火,见到她们,他心中大石顿时落了地,也没想太多便火速将两人带出去。

  两人已是虚弱不已,险险都要倒下去了,被外头的夜风一吹,这才有些清醒过来。

  “纹娘!雪盏!”沈博珊焦急万分的直朝她们奔过来,迭声吩咐身边的丫鬟婆T取披风来给她们披上。

  沈玉瑾亦是大步过来,此时他发也没束,睡袍之外仅披着外衣,见到她们劈头问道:“你们姑娘呢?”

  聂刚这才晴天霹雳的发现自己竟忘了正主儿,整个人顿时石化了,他怎么会见纹娘安好就忘了其他……

  沈博珊也急问:“是啊,洛姊姊呢?怎么没同你们一起?”

  雪盏哭道:“姑娘说要去后院!”

  纹娘脸色苍白,摇摇欲坠,聂刚索性打横抱起她,她泪流不止,虚弱地颤声道:“救……救姑娘……”

  沈玉瑾脸色一变。

  该死!她肯定是去护那稀有的樱桃树了!

  旁边一个家丁正匆匆提着水桶要进去灭火,他夺下那木桶往自己身上兜头淋下,引起众人一阵惊呼,下一刻,他竟直直奔入火海。

  “大爷!”存安大叫。

  “大哥哥!”沈博珊也大叫。

  不会吧?大哥哥要冲进火海救洛姊姊?

  沈玉瑾早不顾一切的冲进了火海,知道洛宇娴就在里头,要他不去救她,他做不到!

  他冲进去之后,发现情况比想象的糟,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火势更猛了!

  不过既是知道她人在后院,那便不难找了。

  他在后院发现洛宇娴,看到她人就在樱桃树旁,他一颗高高提起的心先是落了地,但看她不顾周围林木杂草都烧起来了,还在设法要护树,鲜少动怒的他顿时气炸了肺。

  “洛宇娴!你到底在做什么?”他连名带姓的喊她,怒不可遏的大步朝她走过去。

  “沈大爷……”见到来人,洛宇娴也很诧异。

  沈玉瑾脸色阴沉地望着她,额上青筋隐隐可见。“你是真犯傻吗?树比你的命重要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