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整个人乌云密布很吓人,面对如此盛怒的沈玉瑾,洛宇娴都不知怎么应对了,只好有些不确定的喃声问道:“呃……你,你是特意来救我的吗?”

  她会再冲回火场也是经过一番评估,她以为她有现代知识,救兵又已经到了,她一定能护着树逃出去,再不然,聂管事也很快能找到她,将火扑灭。

  可没想到火势越来越大,她后怕也来不及了,被困在后院中。

  “不然呢?”沈玉瑾一脸怒意。“我吃撑了没事,进来看你的宝贝树们好不好?”

  他在气头上,洛宇娴不敢回话,怕又激怒了他,虽然知道他气的点是什么,但她没想到他发起火来这么让人招架不住,字字句句咄咄逼人。

  “从现在起,听我的!你敢再护树试试,把树给我丢一边,我们一起冲出去!”

  此刻洛宇娴若再说一句不要,就真的很欠打了。

  她没回答,沈玉瑾直接将她纳在自己身边,他的大披风能容纳两个人,估计只要冲到半路便能见到聂刚等人。

  然而,就在他们快离开院子时,有棵烧焦的桃树直直倒下来,洛宇娴惊呼一声,沈玉瑾立即将她整个人护住,他的背被焦树击中,最后闷哼了一声,昏了过去,虽然压在洛宇娴身上,但也保护了她。

  洛宇娴睁开眼眸,见到两张焦急的脸,是纹娘和雪盏。

  “姑娘总算醒了。”两人同样一副谢天谢地、谢各路神明的表情,纹娘忙道:

  “我去热汤药。”

  洛宇娴想到昏过去前的事,急问:“沈大爷呢?”

  雪盏小声道:“沈大爷还没醒。”

  洛宇娴更急了。“是不是伤得很重?”

  雪盏摇头。“奴婢一直跟着姑娘,在这里伺候,不知道沈大爷的伤势如何,倒是姑娘毫发无伤,这都多亏了沈大爷舍身相护。”

  “我要去看他……”洛宇娴听得揪心不已,挣扎起身。“都是我不好,是我思虑不周,害他为了救我而受伤……”

  “是啊。”雪盏点点头,“经过昨夜,大伙总算明白沈大爷有多喜欢姑娘了。”

  洛宇娴一愣。“什么?”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不是吗,姑娘?”雪盏挑挑眉。“沈大爷不是因为喜欢你才不顾一切冲进去救你的吗?不要说你不知道哦,要是在火海里的是哪个丫鬟婆子,你说沈大爷还会这么费心吗?”

  虽然雪盏说的都没错,但洛宇娴现在不想讨论这个,她只想知道沈玉瑾的伤势如何,他那一张玉般的俊颜可不能有半点损伤。

  纹娘把药端来,洛宇娴一口气喝了,喝完了药,她执意去看沈玉瑾,纹娘和雪盏拿她没辙,只得扶了她去。

  房里,沈博珊和存安都在,见到洛宇娴,沈博珊也忙过去帮着扶。“小心点走,洛姊姊怎么来了?大夫说你要多躺震压惊才是。”

  看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的沈玉瑾,洛宇娴真是很自责。“对不起,妹妹,是我害沈大爷受伤……”

  沈博珊扶着洛宇娴在床沿坐下,安慰地拍着她的手道:“什么害不害,是大哥哥心甘情愿去救姊姊,这不叫害他受伤,这叫情到深处无怨尤,若是拦着不让大哥哥去,他才真正难受哩!大夫说大哥哥就是呛着了,喝几天清肺的药就会好,洛姊姊也别自责了。”

  存安听得一阵傻眼。

  他是隐约猜到主子对洛姑娘有点不同,但没想到二姑娘会那么明白的讲出来,让他实在摸不着边,主子兄妹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都不把“弃妇”两字看在眼里?洛姑娘可是弃妇啊!是弃妇!

  “只要喝几日清肺汤药是吗?”洛宇娴听得一喜。“那外伤呢?沈大爷后背伤的可重?”

  “也不碍事。”沈博珊说得轻描淡写。“大哥哥在海外行商时得了一罐西洋药,对于刀伤、烧伤的疗效都非常好,大夫也说一日上药三次,很快便能结痂。”

  洛宇娴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她凝视着沉睡中的沈玉瑾,心中暗自期盼他能快点转醒。

  “还有,洛姊姊,如今你们的庄子都焦黑一片不能住人了,我已让人打扫了一处跨院,你们暂且先住在这里,以后的事再慢慢打算。”沈博珊嘴角微翘。“你可千万不要拒绝我的心意,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洛宇娴素来不是不知好歹之人,况且她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拒绝?”

  幸好那一千两银票的救命钱她一直随身带着,庄子就算没了,总还有希望的。

  沈博珊展颜一笑。“那就好。”

  “大爷醒了!”存安眼尖喊道。

  洛宇娴忙看着沈玉瑾,就见他蹙眉睁眼,她忙道:“对不起,累沈大爷受伤了。”

  说着,自己都觉得这话太客套,心里不由得一阵烦燥,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能说什么?

  他们俩眼下这关系真是不清不楚啊,全都因为他冲进火海救她,她是怎么也撇不清了。

  她说的客套,沈玉瑾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她问道:“你无事吗?”

  如此简单的四个字就叫她心里一跳。

  “无事。”

  沈玉瑾眼睛看着她,似有话要说,最后只说道:“那就好。”

  洛宇娴正思考着要说些体己话,就听沈玉瑾喊道:“存安。”

  存安忙噔噔噔过来。“爷,小的在这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