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要命!这是研究鱼生态的时候吗?她都要死了,没有人救她的话,她就稳死无疑了。

  讨厌的是,她若死了,别人会不会以为她是受不了被休的打击才寻死的?那误会可就大了,不想死后被人曲解,那她就不可以死!

  洛宇娴手脚拚命划着,极力挣扎,不愿自己只是穿来死的……

  “宇娴!”

  有人在大声喊她的名字,可是她已经无法回答了,她的身子沉了下去,手脚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了……

  “洛宇娴!撑着!你不许有事!”

  有人游到了她身边,伸手将她的身子托住,带着她向上游去,此时她的神志已经涣散,只觉得声音熟悉,是什么人救了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哗啦一声,那人抱着她探出了水面,她很想睁开眼睛,可是却力不从心,脑中的意识离她远去。

  沈玉瑾将洛宇娴放在草地上,瞪着脸色苍白、动也不动的她,他脑中像有千军万马踏过,想起翠儿描述洛宇娴是怎么救溺水的沈博珊,他在她肚子摁了几下,她还是没反应,情况危急,容不得他细想,他深吸了口气,捏住洛宇娴的鼻子,将气嘴对嘴吹入她嘴里。

  “大哥哥!”

  “谨哥哥!”

  “姑娘!”

  三个女人震惊的声音在沈玉瑾耳边响起,他没理会,继续给洛宇娴度气,直到她终于吐出了几口水。

  洛宇娴悠悠转醒,沈玉瑾扶着她坐起来,将自己跳下河救她之前脱下的披风给她盖上。“觉得如何?可有哪里难受?”

  洛宇娴靠在他怀里,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我还好。”

  “我到的时候,你就在河里挣扎着喊救命。”沈玉瑾眉头深蹙。“你怎么会掉进河里?难道是那帮人放火没烧死你,又来推你落河吗?”

  洛宇娴怎么好说自己不是掉下去,是跳下去的。

  雪盏连忙过来。“姑娘是不是想捉鱼啊?”

  经过这阵子的患难与共,她多少了解蜕变之后的主子的性格了,若是无意间经过,又见到河里有那么肥美的大鱼,重点是免费,她肯定会想跳下去捉个几尾回去加菜。

  洛宇娴脸上一热,嘟囔着,“知道就好,就不能不要说出来吗?”

  沈博珊原是震惊,听了洛宇娴的话又忍不住噗哧笑出来。“洛姊姊也真是的,想吃鱼的话让人去买就是,何必自己跳下去捉呢?要是大哥哥没出来寻你,没经过这里,那可怎么办才好?你要有什么不测,大哥哥岂不是要哭死了?”

  “回去再说吧!”沈玉瑾扶着洛宇娴起身。

  她有些不安。“还是你披吧,你衣衫都湿了……”

  “你不也一样?”沈玉瑾为她系好披风带子。

  沈博珊笑得眉眼弯弯。“还没成亲就甜成这样,我眼睛要瞎了我。”

  洛宇娴顿感莞尔。

  怎么?古代人也有恩爱闪瞎众人这说法吗?

  一行人回了落花庄,沈玉瑾和洛宇娴分别去更衣,陆采芳的脸色难看到不行,丫鬟端茶给她,她也不喝,赌气坐在那儿,沈博珊看了好笑,也不理她,径自喝茶。

  她们与大哥哥并不是一道来的,晨起她原是兴冲冲的去大哥哥院子里要问什么时候出发回落花庄,清荷却说他用完早饭便已出发了,她连忙让人备马车,这时陆采芳来了,气急败坏的问瑾哥哥和洛宇娴的亲事是不是真的?她陪沈老太太用早饭时听沈老太太说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她回答是真的,陆采芳便死活跟着上了马车,一定要亲眼来落花庄看看才能死心。

  沈博珊赶她不走,便随便她了,反正她心目中的洛姊姊不是柔弱的小花,相信凭陆采芳也伤不了,就让陆采芳跟来了。

  到了落花庄,得知洛宇娴去提山泉水,大哥哥去寻她,她们各自带着丫鬟婆子去寻,适巧看到两人嘴对嘴的那一幕……

  想到这里,沈博珊忍不住又嘴角上扬。

  怎么那么刚好就让陆采芳也一同看到了,这下她不死心都不行了,人家已经有肌肤之亲,她待如何?

  “姑娘,大爷真是聪明,奴婢只说了一次洛姑娘是如何救您,大爷便会了。”翠儿说道。

  沈博珊恍然大悟。“你是说,大哥哥方才给洛姊姊做的,正是洛姊姊当日为了救我,给我做的?”

  翠儿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陆采芳突然怒砸茶杯。“不知廉耻!如此残花败柳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引诱瑾哥哥行那苟且之事,败坏风俗,如此贱妇如何能当沈家宗妇?我回去一定要禀明了老太太,这门亲事万不可行!”

  沈博珊睁大了眼睛,被陆采芳突如其来的发作吓了一大跳。

  以前只觉得陆采芳这个人有些上不了台面,就只会巴在老太太身边讨好,扮一副贤淑娇小姐的样子,行事却是有些小鼻子小眼睛,不够大器。

  可是,今日她才知道,陆采芳的脑子分明被门夹过,在人家地盘砸杯子,这不是反客为主,把自己当主人家了吗?

  正在思忖要怎么让她闹个没脸,沈玉瑾的声音响起,“存安,去问问聂管事这只杯子要价多少,陆姑娘得赔了杯钱才能走,还有,把这里清干净。”

  “是的,爷,小的这就去问。”存安毕恭毕敬领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