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洛宇娴瞬也不瞬的看着陆采芳,问道:“陆姑娘,你与玉瑾有婚约吗?或者是玉瑾曾与你约定要娶你为妻?”

  陆采芳无法置信的瞪着洛宇娴,气急败坏的问道:“你叫瑾哥哥什么?你刚刚叫瑾哥哥什么?”

  不等洛宇娴回答,她的声音就颤抖的拔尖了,“你居然叫瑾哥哥的名字,你还要不要脸!”

  洛宇娴听得好笑。“是他让我喊他名字的,这跟我要不要脸有何关系?若是你的瑾哥哥让你喊他的名字,你喊是不喊?”

  陆采芳直觉回道:“若是瑾哥哥让我叫他的名字,那自然是要喊的。”

  洛宇娴淡淡地道:“那陆姑娘也不要脸。”

  “什、什么?”陆采芳这才惊觉自己上当了,但她却是不能驳了自己的话,便恨恨地咬牙道:“你能跟我比吗?我是冰清玉洁的姑娘家,你却是残花败柳,是个弃妇!”

  洛宇娴毫不动怒,仍是平静微笑着。“陆姑娘,你我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何说我是残花败柳?”

  “那还用问?”陆采芳理直气壮道:“当然是因为你嫁过人了。”

  洛宇娴双眸里似笑非笑。“那么陆姑娘的母亲也是残花败柳之身了。”

  陆采芳一听便来了气。“你在胡说什么?”

  “不是吗?”洛宇娴促狭地笑。“陆姑娘的母亲也嫁过人了,不然怎么会有你,既是嫁过人,照陆姑娘的说法,就是残花败柳了。”

  沈玉瑾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他不必担心了,他中意的人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不是那一碰便阖起来的含羞草,想来再十个陆采芳也不是她的对手。

  陆采芳脸上热辣辣的烫,气得手都在抖。“你能同我娘比吗?你这个被蒋家扫地出门的弃妇,胆敢胡言乱语,还大言不惭的大肆评论,被赶出夫家竟还有脸活着,知道上宁城的人是怎么议论你的吗?你的恶行早在城中传遍了,都说你这妒妇恶毒,大丈夫三妻四妾是理所当然,自己无所出,还要害死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是蒋大爷宽厚才只打发你到庄子去,没想到你不安分待着悔过,竟然无法无天到上门去讨休书,我若是你,早去投湖了!”

  她就是想逼洛宇娴觉得无颜活在世上,心生惭愧去寻死。她不能忍受沈玉瑾要洛宇娴不要她,她是哪一点不如洛宇娴了?一个歹心想害姨娘掉孩子的狠毒妇人竟能得到沈玉瑾的心,她不服气!而沈家的长辈竟然也都同意这门亲事,她更认定是洛宇娴使了巫毒之术迷惑沈家人,不然不可能这样!

  “我是弃妇没错。”洛宇娴目光微凝。“那也是因为蒋大爷宠妾灭妻,我才成了弃妇,难道陆姑娘是认为,宠妾灭妻的蒋大爷没有错,该要羞于见人的是没做错任何事的我吗?”

  她这一席话不是为了自己,是在为原主抱不平。

  她认为原主并没有大过失,不过就是在后娘武氏底下讨生活,性格软了点,天真又太过善良,那柳媚又显然是武氏安排在她身边存心搅乱她婚姻的,她不是柳媚的对手,还被设计成要害柳媚掉孩子,她同情原主花样年华就这么含冤带悲的死去,因此反驳陆采芳刚才那一长串的指控,是她唯一能为原主做的。

  “你……你不要强词夺理。”陆采芳词穷了,“总之,你这个女人善妒是事实,任凭你怎么颠倒是非黑白也无用,公道自在人心,你害完蒋家又想来害沈家,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你等着,如今沈家的人还不知道你的所做所为,待我回去禀明了他们,你想进沈家大门,想都别想!”

  奇怪了,不都说蒋大奶奶是个好欺的软柿子吗?她也算伶牙俐齿的,怎地今日却没占到半点上风,讲到后来甚至连底气都没了,还有些心虚,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会坐视不管?”洛宇娴不愠不火的笑了。“我还真是好奇陆姑娘凭什么管。”

  陆采芳一听又炸锅了。“你——”

  “陆姊姊,你就走吧。”沈博珊有些同情的看着陆采芳。“就算大哥哥没遇到洛姊姊,没倾心于洛姊姊,也不会喜欢你,要是他喜欢你,早求了祖母做主,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你还不明白吗?何苦在这里自取其辱。”

  陆采芳又被激怒了。“洛宇娴!给我等着!我这就回去告诉老太太,看老太太怎么收拾你!”她气冲冲的走了,一脸破罐子破摔的绝决。

  雪盏哼了哼。“长得是还能看,但嘴巴太坏了,什么大家闺秀,到底有没有受过教养?根本泼妇骂街。”

  洛宇娴压根没把陆采芳放在心上,也不怕她回去告状,她比较好奇的是,沈家当真同意她与沈玉瑾的婚事了?弃妇嫁给嫡子,且不是做为填房,这不只在上宁城,在大满朝也是头一遭吧?

  ***

  大满朝的规矩,女子备嫁少则半年,长则一年,嫁衣需由新嫁娘亲自缝制,其他要给婆家人的见面礼也都要亲手准备,半点不能马虎。

  洛宇娴想了一日,决定在沈家来提亲之前,带着纹娘、雪盏回一趟苏淮洛家。

  从上宁到苏淮,坐船也要两日,沈玉瑾不在庄子上,最管事不敢大意,派了四名伶俐又有拳脚功夫的小厮和两名粗壮的婆子护送,沿途也好打点杂事与保护她们的安全。

  事前,洛宇娴已写了信回洛家,告知抵达的时间和船期,可是她们到了码头,却是不见有人来接。

  雪盏好生奇怪。“难道姑娘的信还没到?”

  洛宇娴笑得高深莫测。“就是接到了信才没有来。”

  雪盏一头雾水。“姑娘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次回来不是要跟老爷太太禀告姑娘要再嫁,且是嫁进沈家这等高门大户之事吗?”她可是一心以为她们是回来炫耀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