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可是,将一切听在耳里的纹娘已像风中落叶,身子敕簌发抖,若不是姑娘来时吩咐了,不管她说什么,她们两个都不可以出声的话,她一定会阻止。

  出籍跟分家不同,等同被流放了……老爷也真狠心,姑娘毕竟是亲骨肉,怎么可以想着要将她除籍?

  “老爷是族长,可如今老爷太太都不在,要如何除籍?”洛宇娴故意笑问。

  她知道洛老爷和武氏多半是避在里间,为了和她划清界限,他们什么鬼话都编的出来,突然出来说他们刚从京城回来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她便忍俊不禁的笑了。

  王嬷嬷见鬼似的看着她,哪有人被除籍还这么开心的?姑奶奶莫不是被休之后疯了把?

  怕她反悔,王嬷嬷赶忙说道:“老爷不在倒不成问题,洛家族中的长者们都住在附近,请他们过来见证便可以。”

  洛宇娴点点头。“那么就快去请吧!今日便把事情办妥,也好让老爷太太安心,快些从京城回来。”

  王嬷嬷差点没噎到,她干笑一声。“姑奶奶说的是。”

  管事去请人,洛家的长老们早收了武氏的银子,来得飞快。

  在宗族长老的见证下,白纸黑字的字据立下来,由宗族官府双方公证,除籍就算完成了,从此洛宇娴再也不是洛家人,她把那五百两银票当着王嬷嬷的面给了那几个长老,说是请他们喝茶,骇得王嬷嬷目瞪口呆。

  五百两耶,五百两的茶钱……

  洛宇娴想到里间的武氏会有多肉痛,就觉得很舒心。

  她自有发家之路,才不稀罕洛家的臭钱,从此她便是彻头彻尾的自由人了,以后她挣的钱都是她的,谁也休想来分一杯羹!

  沈玉瑾知道洛宇娴回去苏淮自请出籍之后,他再度感到惊讶了。

  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能有勇气要休书、请出籍,还把陆采芳堵得哑口无言,一次次让他惊喜,若是可以,他真想明日就娶她进门。

  “如今你已从洛家出籍,过几日媒人该上哪里提亲,你可有想法了?”沈玉瑾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早已想好了。”洛宇娴一笑。“纹娘是我生母陪嫁,虽然一直在我身边伺候,又随我嫁入了蒋家,但其实我生母临终前已发还了卖身契给她,并非奴婢身分,我叫一声姨母不为过,就请媒人来向纹娘提亲吧!”

  她做的出格事,任何男子都会认为惊世骇俗,但他都能接受,反正他要娶她为妻的这件事,本身也是件大大的出格事,他却能一路进行到了论及婚嫁的阶段,也实属不易了,两人肯定是三生石上结了姻缘,她才能穿来古代,还能遇见他这么不俗的奇男子。

  “纹娘吗?这样倒是挺好。”沈玉瑾品着茶,眼里露出一缕笑意。“不过,你可同纹娘说好了?不要她又被你的决定吓得花容失色。”

  洛宇娴忽然有种知她者沈玉瑾也的感觉,眼中顿时也是盈满了笑意。

  “你说的半点都没错,纹娘已经被吓过了,听到我要让她做长辈大位,她脸色苍白,直摇手说自己是奴婢,万万不能让媒人向她提亲,会害我被未来婆家看轻,一长串的主仆有别,我脑袋都快炸了。”

  沈玉瑾好整以暇的为自己又倒了一杯茶。“那你是不是威胁她,若是她不肯坐长辈大位,媒人无处提亲,你便不嫁了?”

  洛宇娴掩口笑道:“自然是威胁了一番了。”

  自从陆采芳来撒泼后,怕她又来胡搅蛮缠,他留在落花庄的时候反而多了,有时下山几日,没几日又会上山来,她知道他是为了护她才如此频繁的上山来,可她不想他因此荒废了正事,又或者沈家老爷太太把她想成不懂事的女子闹着要他陪,那可就不好了。

  再说,她也听存安说了,陆采芳向沈老太太告状后,沈老太太是左耳进右耳出,只当没听到,沈太太琴氏却是直接请陆采芳回去陆家,不要再来长住了,说是沈玉瑾婚事已定,不方便再留她做客,陆采芳闹了个没脸,气冲冲走了。

  想来陆采芳已被沈太太下了逐客令,怎么还有脸上庄子来闹,肯定是不会再来的,倒是她对沈太太又加了几分好奇与好感,一般人家的主母哪里会像沈太太这样,不但接纳她这弃妇为媳,明知将来她是两手空空嫁入沈家,还选择站在她这边,帮她清除障碍,有这样一个婆母,她有福了。

  “你不是说过这个时节的磨薛最肥了,明日咱们就去采磨菇,珊儿没有采过磨菇,肯定要乐的。”沈玉瑾神清气爽地说。

  洛宇娴忍不住道:“玉瑾,你时常上山来,一逗留便是数日,这样不要紧吗?没有正事要办吗?”

  沈玉瑾一笑。“若事事都要我亲力亲为,那才失败,我身边自然有几个能办事的人,不过你放心,我岂是那么不分轻重之人?我也不是搁下正事过来,正好这几个月南方气候不好,本就是走商的淡季,婚后只怕我不在家的时候会长的让你埋怨起我来。”

  听到婚后,脑海里忽然出现两人居家的模样,洛宇娴难得脸上飞了一抹绯红,她娇嗔道:“你也放心,你出外行商,自然是一年半载,到时我也不会整日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你归来,我会自个儿找事做,种很多果树等你回来,让你卖!”

  沈玉瑾忍不住哈哈一笑。

  两人想到婚后便是夫妇,要同住一室,心头便都有些热。

  洛宇娴转了话题问道:“我的砂糖橘销量如何?”上回尝过砂糖橘后,众人都说好吃,她便全采收了托沈玉瑾在沈家果铺里卖。

  她种的也不多,全采收起来也不过百来斤,落花庄毕竟不是她的,虽然沈玉瑾说随她使用,但她不想落人口舌,况且将果树种在庄子里也只是权宜之计,要拚产量,自然还是要有果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