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蒋云浩没敢躲开帐本,生生被打个正着。

  爹娘从大梁回来,知道他休了洛宇娴之后,爹就大发雷霆,他怎么解释不是他主动休了她爹也不听,加上嫁妆的事街谈巷议的,娘又不敢承认把洛宇娴的嫁妆贴给娘家,这令他爹更火,至今没给他好脸色,连柳媚生的女儿,也不看一眼,说一个贱婢生的孩子有何好看?新仇旧恨涌上来,又把他臭骂一顿,说他宠妾灭妻,让他没脸见人,没脸见洛家,更逼他去洛家向洛老爷认错,接洛宇娴回来,休离之事就当没提过。

  幸好,后来从苏淮传出来一件事,说洛宇娴已从洛家出籍,如今是跟洛家毫无关系的人了,不然他不知道要被他爹骂到何年何月。

  他辗转听说是洛宇娴是自请出籍,并非被洛家除籍的,这女人又要休书又自请出籍,他认为她肯定是脑子不正常才会如此。

  他知道她原先住的庄子已烧成了废墟不能住人,至于她离开庄子之后住哪里,他是真不知道,要是让柳媚知道他去打听洛宇娴的行踪,她又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如今三天两头闹着要他给她扶正,他已经头疼不已了,哪里还敢去打听前妻的下落?

  “老爷别气了,先看看这从沈家果铺卖出来的果品,当真是与众不同。”

  张管事呈上他带来的果品,一边介绍道:“这叫樱桃苹果,这叫大枣苹果,还有樱桃鸭梨和土桃苹果,这里的是砂糖橘柚,和之前沈家只在京城里卖的砂糖橘有些相似,但更加好吃,还有这半个手掌大的葡萄,名为欣欣葡萄,汁多肉甜,当真是好吃的不得了,实在稀奇。”

  蒋翊南一一品尝,越吃越是惊奇。

  蒋家经营果园已经数十代了,果品一直是蒋家的主力,祖先也是靠果品起家的,在上宁拥有上万亩的果园,每年销往邻近国家的果品不计其数,但他从来没吃过这些果子,别说吃了,就连看也没看过。

  蒋云浩见他爹惊奇连连,也连忙去捡了几个来吃,一吃之下,也是大为惊奇。

  张管事看了他一眼,有意无意地说道:“这些稀有果品都是沈大爷一手操盘,似乎还要销到海外去。”

  他在蒋家当差也三十年了,蒋云浩是下一任的家主,可是没有担当,还为了一个小小的贱婢休了正妻,他也是很瞧不起这个少主。

  果然,蒋翊南一听又来气了,一脚将蒋云浩踹下椅子,破口骂道:“没用的东西!那沈大爷与你年纪相当,不但考得了功名,跟御史大人那样亲近,又弄来这稀有果品给沈家商行大出风头,你呢?你会什么?成天守着那贱婢就饱了是吗?”

  “老爷……”袁氏在旁边看得心疼,想求情又不敢,儿子休了洛宇娴,她也是觉得很不妥,可是休都休了,还能如何?

  “你给我住嘴!”蒋翊南两人一起骂,“慈母多败儿,这不肖子都是被你宠的!你学学沈家主母吧,看人家是怎么当家的,怎么就教得出沈大爷那样出息的儿子!我让你去钱家说亲,说得怎么样了?要是那贱婢敢在钱四姑娘进门前又怀上孩子,我唯你是问!”

  袁氏唯唯诺诺的应道:“知道了,我会亲自再去钱家一趟。”

  钱家乃是开云拔顶的富商,钱四姑娘原已订了亲,但未婚夫却病死了,如今已是二十大龄,这才肯给人当填房。

  “还有你!”蒋翊南把矛头又转回蒋云浩身上。“你立刻去打听这欣欣果园的主人是谁,把他带来我面前,他既然能种出这些稀有果品,想必还能种出更多来,这样的果品绝不能让沈家垄断了,咱们蒋家果铺也要有才行!”

  张管事沉吟着。“老爷,事实上,孟家也使劲儿的在探听欣欣果园的主人家是何方神圣。”

  “什么?!”蒋翊南惊得站起来,再度踹了蒋云浩一脚。“听到没有?绝不能让孟家捷足先登,一定要比孟家先找到那个人!”

  蒋云浩苦着一张脸揉揉发疼的膝盖,他要上哪找?人家就是不露脸才托沈家卖,是他说找就能找到的吗?

  还有,爹要他娶钱四姑娘,他要怎么跟柳媚说?

  头痛啊!他以为休了洛宇娴那妒妇,从此就会顺顺当当,可是并没有,反而休了她之后,他整天都活在乌烟瘴气里,这又是怎么回事?

  上宁城最繁华热闹的地段是锦石大街,从街头到街尾的商家店铺超过百来间,各种铺子都有,且都是城里最高档的,而今天要开张的便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欣欣果铺。

  为什么说期待已久呢?因为打从一个月前,那欣欣果铺开始装修之后便在大门口立了牌子,写着某月某日开幕,有个叫做买一送一的活动,还有个叫做试吃的活动,又有人到处说那欣欣果铺要卖的果子就是原本在沈家果铺卖的稀有果品,如今在自己铺里卖,价格会比之前便宜一些,而且种类还更多,因此了,大家都等着呢!

  好不容易,今天就是果铺开张做生意的日子,一早店外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龙在等店主来放鞭炮,长长的鞭炮也在地上摆好了位置。

  吉时快到时,一辆马车缓缓骏来。

  众人看清了,喧哗声跟着四起。“是沈家的马车!”

  之前都传说欣欣果园的果品会在沈家果铺卖,肯定是和沈家交情不浅,今儿个欣欣果铺开张,店主便是由沈家马车送来的,果然是有交情。

  马车停了下来,在众人翘首引盼中,一个俏生生的蓝衫丫鬟由马车里下来,转身扶一名姑娘下来,她也没戴面纱,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姑娘薄施脂粉,眉目秀雅,挽着随云髻,插着珍珠玉钗,穿一袭淡雅的紫衫裙,眉眼带笑,随意地朝等候的民众颔首微笑,她挺是自在,但众人均是一阵错愕。

  “怎么下来个姑娘?”

  “这姑娘是谁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