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成新富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洛宇娴让守门的小丫头打了热水来洗浴,沈玉瑾也洗了,两人穿好了中衣,这才喊清荷、月莲、雪盏进来伺候两人更衣,洛宇娴坐下让雪盏梳头时,清荷已经领着丫头将早饭摆上了。

  两人吃了不少,又照规矩吃了汤圆,临出门前又整装了一遍,看着真是一对才子佳人。

  沈玉瑾打开一只描金盒子,取出两样东西来。“这是房中的账目和帐房钥匙,娘子收好。”

  见状,洛宇娴脑中想起了前生她母亲对她说过的,一个男人若是把钱交给你管,就是认定了你。

  她欣然收下了帐本和帐房钥匙,两人相偕着往正厅里去,走过抄手游廊再穿过小门,当中便是穿堂了,沈玉瑾一路不疾不徐,跟她说了谁住在哪里,她用心记了下来,这种小事,不需再问第二遍。

  跨进正厅的院落,隐隐可见厅里已坐满了人,沈玉瑾这时才略微走在前面,洛宇娴在身后跟着。

  照规矩,妻不能与夫并肩而行,也不能手挽手出现在众人面前,来时他们夫妻走在一块儿已是坏了规矩,那时没有旁人不要紧,但一起走进厅里可就不行了。

  “大爷、大奶奶来了。”小丫鬟往屋里传着话。

  厅里,沈老太太端坐在上首,右边下首第一位是沈家家主沈坤丰,跟着是琴氏,对面是沈玉轩、连氏和沈博珊,出嫁的沈博薇昨日有与夫婿来喝喜酒,但今日肯定不会在场就是。

  丫鬟拿了垫子来,两人跪下给沈老太太磕头,另有丫鬟端来托盘,洛宇娴高举着托盘给老太太敬茶。

  沈老太太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赏了个荷包,跟着沈坤丰和琴氏也是如此,喝了茶,各赏了一个厚厚的大荷包,让两人起来,跟着换沈玉轩、连氏和沈博珊给洛宇娴见礼,洛宇娴也都各备了见面礼。

  都见完礼了,众人各自落坐,丫鬟重新上热茶和点心,就见沈玉瑾低首和洛宇娴说话,他看她时的眸子柔和似水,与她说话时如春风拂面,她听着他说话,抿唇笑了下,眸子里荡漾着幸福,任谁都看的出这一对新婚夫妻感情甚好。

  连氏看得胸闷,和沈玉轩感情不睦是她心中的死结,也不知道问题在谁,该是她自个儿吧,一开始,他也是对她极好极温柔,是她总是不耐烦,对他的亲近冷冰冰,心里老想着自己嫁的不是最好的,而是个次级品,久了,沈玉轩也感受到她的态度,两人便开始有些同床异梦,做那亲密事的时候也少了。

  她是不喜欢与他亲热,可是她需要孩子,后宅的女人没有孩子,就算有夫君疼爱也是没有用的,就拿她的婆母来说好了,丈夫如此疼爱,连个小妾都没有,也是因为争气,生了四个儿女才能在沈家站稳脚步。

  她进门都三年了,肚皮一直没消息,如今新媳妇儿进门,和沈玉瑾感情又那么好,如果怀上了孩子,那……不,不可能,她先别自己吓自己,洛宇娴为什么会被蒋家扫地出门,不就是嫁过去许久无所出吗?

  所以了,洛宇娴肯定是生不出孩子,若不然,老早就生出来,哪里还容得下让姨娘先怀上了。

  “我说大孙媳妇儿啊——”沈老太太觉得在新人面前,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立威。

  洛宇娴立刻低首顺眼地恭敬道:“是,孙媳妇儿听着呢,祖母请说。”

  沈老太太对她这态度很是满意,清了清喉咙说道:“咱们沈家家大业大,玉瑾又是未来的家主和族长,你身为宗妇,切记要为夫君分忧解劳,平日理家管事是你分内的事,玉瑾是要做大事的人,勿让后宅之事扰了他的心绪,听明白没有?”

  洛宇娴语气更加恭敬了。“祖母训诫的是,孙媳妇儿都听明白了,一定铭记在心,不敢或忘。”

  老人家就是要人哄,要一个尊重,前生她家里有祖父母,还有曾祖父母,所以她很明白。

  沈老太太说完,沈坤丰没什么要叮嘱新人的,倒是琴氏看着洛宇娴笑道:“好媳妇儿,进了沈家门,就是一家人了,知道你有做月饼的手艺,改日咱们婆媳俩一块儿做,不只做月饼给家人品尝,也做做马卡龙。”

  洛宇娴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马卡龙?她这婆母竟然跟她说马卡龙?!

  她震惊的看着琴氏,就见琴氏唇边笑意不减,还悠悠间闲的喝起茶来,她顿时明白了自己这弃妇之身,为何能无阻无碍的嫁进沈家了,原来她这婆母也是跟她来自一处。

  她又看向沈老太太和沈坤丰,但见他们都神色自若,没质疑那马卡龙是何物,登时一个念头闪过……难道,他们也知道琴氏的来历?

  她猜的没错,只不过知道是知道,却是不尽相同,沈老太太认为媳妇与孙媳妇都是神仙下凡罢了。

  “娘,马卡龙啥的是什么啊?很好吃吗?怎么您跟大嫂子都会,女儿却是听也没听说过?”沈博珊好奇问道。

  她已经搬回家来住了,之前留在庄里是因为要跟着洛宇娴学嫁接,如今洛宇娴都嫁进了沈家,新买的果园也在县城里,她自然也要跟着回来了。

  不只她回来,俞辰也来沈家暂住了,是沈玉瑾的意思,让他住在清静的东跨院里,可以好好读书。

  “马卡龙是一种点心,五颜六色的十分漂亮。”琴氏笑道:“到时娘与你嫂子做了,弥肯定会喜欢。”

  洛宇娴还处在震惊之中,这时才略略定了定神,她真没想到还有别的穿越者,想到之前听过关于沈家主母的传言,都说她来历不明,无父无母、无依无靠,是沈坤丰行商半路捡到的。

  看来,她这婆母是整个人穿了过来,这大满朝原是没有这个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