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原是要女扮男装的,可她太貌美了,扮成男装反倒显得不伦不类,而且是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她是女子的那种,还是做姑娘装扮正常些,起码不会引人注目。

  “知道了,小姐。”林晓锋依旧兴致高昂,这份自信感源自众多小厮里,主子就挑了他带出门。“小姐想去哪里?打来京城之后,这京里大大小小的巷弄小的也逛过几回了,不敢说熟,但也绝不会迷路。”

  秦肃儿不假思索地道:“先去银楼吧!”

  林晓锋果然熟门熟路的带她们到了城南胡同里的银楼街,秦肃儿抬头见到“万祥号”的招牌离他们最近,便决定是它了。

  秦肃儿让林晓锋在门外守着,她和润青进了铺子里,润青小心翼翼的拿出布包里的五套头面,由于那头面不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做工也不仔细,一共只当了六十两银子。

  秦肃儿不知此地物价,也没概念六十两银子在这里能做什么,但她想,饱餐一顿总是没问题的吧?她穿来之后还没吃过像样的食物,每天吃的都是冷饭剩菜,她想吃顿好的犒赏自己死于救人。

  “晓锋,哪儿有饭馆?”出了胡同,顿时有种分不清方向的感觉,秦肃儿举目望去,宽阔的街道上五花八门的招牌令人眼花撩乱,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京城不愧是京城,商铺林立,只要想得到的商家都有。

  “饭馆?”晓锋眼睛一亮,他们午饭还没吃就出门了,这会儿肚子也饿了,敢情主子是要请他们吃饭了。“小姐,您要找哪种饭馆?大的?中的?小的?”

  他压根儿不知道主子是来当东西的,还当主子像从前一样出手阔绰,是去银楼买首饰的。

  “大的。”秦肃儿不假思索的回道。

  林晓锋打了个响指。“好勒!”

  林晓锋领路,拐了几个弯,三人来到一条更大、更热闹的街,大街两边的酒楼茶肆多不胜数,来往客人更是络绎不绝。

  林晓锋在一栋三层木质高楼前站定,俏皮的一弯身介绍道:“小姐,这便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馆子了。”

  秦肃儿抬眼看着这雕梁画栋的气派楼宇,大大的烫金字招牌写着“万宴楼”,心想这样奢华的大酒楼,东西一定不会不干净,职业使然,卫生一向是她的第一考量,价格其次,她点了点头。“就这里吧!”

  润青在心里直叹息,才典当了头面就来上大馆子,六十两银子在主子手里恐怕很快就会挥霍殆尽。

  看来主子还是没有变,她若在此时出言阻止,主子肯定要甩脸子的,是以她抿着嘴不发一语,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对他们在王府的未来感到忧心忡忡。

  进了四扇通门,青衣小二立即满脸殷勤笑容地前来招呼,“三位客官,要坐雅间包厢还是散座?”

  秦肃儿向来习惯留意周围的动静,以便有紧急情况可以出手救人,她四下打量几眼便答道:“散座。”

  润青有些意外,主子成了王妃之后便爱摆排场,上馆子总要坐雅间,还要挑景色最好、最清幽的,每每多花上几十两银子也满不在乎。

  她是打小伺候主子的,知道主子性格如此偏激也是被逼的,主子被钦点成了王妃,她打从心里为主子高兴,万万没想到主子来到京城之后会变本加厉,一心只想用银子收拢人心,大摆王妃的架子,弄得天怒人怨,王府里没人喜欢她不说,又不受王爷待见,她就是心里为主子急,也莫可奈何,人必自助,而后人助,主子一意孤行,她只是个奴婢,人微言轻,根本起不了作用。

  不过主子今日却要了散座,怕是心里也知晓手里银子不多,要节制些,思及此,她心里不免有几分安慰。

  “三位这边请。”

  小二引路,三人入座没多久,小二便送上茶水,拿来菜牌,询问他们要吃什么菜、喝什么酒。

  秦肃儿看着菜牌,点了四道中等价位的菜,不要酒。

  她原就是滴酒不沾,这习惯源自于有次她在酒吧和友人聚会,喝得半醉,现场发生惨烈斗殴,有好几个人被砍成重伤,她身为外科医师,却因为酒醉无法施救,最后那几个人到院时都没了呼吸心跳,她十分懊悔,从此不再碰酒。

  “晓锋,你知不知哪里有医馆?”秦肃儿托着腮,百无聊赖的左瞄右看,发现往来的人都衣着光鲜,往上看,二楼人影浮动,均是锦衣华服,就他们三人的穿着最一般。

  “小姐要看大夫?”林晓锋面露惊讶。

  润青立即直视着她,却是谨慎的没有开口。

  看他们俩的反应颇大,秦肃儿笑了笑,解释道:“只是问问,以备不时之需。”

  她最拿手的就是做医师了,其他的可以说都不会,连泡面也煮不好,要找营生,自然要从医疗方面下手。

  林晓锋压低了声音,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用手遮住了唇道:“小姐若是身子不爽利,可请大夫到王府出诊,医馆龙蛇混杂,小姐身子矜贵,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比较好。”

  秦肃肃扬起了眉。

  奇怪了,医院是救人的地方,照道理说是很神圣的,怎么到这里成了龙蛇混杂之地了?

  润青这时也道:“晓锋说的是,医馆那种地方,小姐可万万不能涉足。”

  秦肃儿好奇了,医馆是“哪种地方”?为何她不要去比较好?“难道这里的人生了病不上医馆的?”

  “小姐一直待在府里有所不知。”林晓锋没注意到她的语病,低声道:“生活稍微过得去的人家都不会上医馆,病了自然是请大夫到家里看诊,医馆是穷人家和地痞流氓打架受了伤去的地方,略有些名气的大夫不会到医馆坐堂,医馆里的大夫都是些三脚猫,用的药也都是最差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