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顾太医回道:“老夫包扎伤口使用的是棉布。”

  秦肃儿匆匆说道:“我看看!”

  一旁候着的小医仆不等顾太医示意,便自动自发取来一袋棉布。

  秦肃儿检查了下,有点粗糙但还堪用,便对小医仆道:“你把一半的棉布剪成小块浸在烈酒中,再准备一盆水,兑上盐水,另外再拿几个干净的盆子,刀、镊子、钳子浸泡在烈酒里,剪刀先清洗后用沸水烫,再以火烤,如此便能双重消毒,听明白了吗?”

  小医仆点头。“明白!”

  “很好!”秦肃儿给了小医仆一个赞扬的眼神,随即转身对顾太医道:“顾太医,现在请你煮一大碗麻沸汤给伤者喝下。”

  “麻沸汤?姑娘知道麻沸汤?”顾太医十分惊诧。“老夫曾在古籍宝典上看到过,据传喝了之后,能够让人浑然不知,可行开膛剖腹,不过配方已失传许久……”

  “失传?”秦肃儿倒是意外。“好吧,没关系。”

  没有麻沸汤无妨,幸亏她专精针灸麻醉,她爷爷是针麻的专家,她有兴趣也有天分,她爷爷便手把手的指导她,她通过医学检核后,也为一位对麻醉药过敏的患者开过刀,当时她用四根针麻醉了患者,顺利开完刀,得到媒体的大力赞扬,还带起了一股学针麻的旋风。

  “喂,你——”她看着萧凌雪,故意颐指气使的说道:“准备两张到我腰部左右的桌子过来,把伤者抬到桌上,派人烧一大桶酒,要烧开,把这屋里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擦过,绝对不能马虎,然后,留下顾太医,闲杂人等离开。”

  这人一直对她不客气,她自然也不需要对他客气。

  萧凌雪用眼神示意旁人去搬来桌子,接着冷冷的瞪视着她。“为何要支开所有人?莫非你是打算缝合若是失败,想要使什么逃脱的阴谋鬼计?”

  “笑话,我这辈子还没从手术室逃跑过。”秦肃儿嗤之以鼻的道:“你想留下来便留下来,不过劳烦你保持安静,不要干扰手术进行。”

  “你——”萧凌雪的脸色极为难看,她这是在暗指他是话痨吗?还有,她说的手术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肃儿别过头,假装没看到某人的咬牙切齿。

  看看窗外,现在应该是下午一点左右,夏季白昼长,天色还很亮,无须考虑光线的问题,她再重头想一遍,手术前的前置作业应是完备了。

  蓦地,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她的眸光笔直地扫向凌宝。

  凌宝被她这么一看,不知为何吞了吞口水,有种心惊胆跳的感觉。

  他一向仗着主子的势,在府里、京里都横着走,没怕过任何人,可这女子却让他不敢造次。

  “何、何事?”凌宝坑坑巴巴地问,也不知道自己在气短个什么劲儿。

  秦肃儿轻轻挑眉。“缝合手术要一段时间,你去把我的婢女小厮带去休息,记得给他们茶水喝,告诉他们茅厕在哪里,若再怠慢,你哪天就不要落在我手里,我可是很会记仇的。”

  萧凌雪的脸色更加难看,她这是当着他的面威胁凌宝吗?

  可奇怪的是,平常那个耀武扬威、狐假虎威的凌宝上哪儿去了?怎么灰溜溜地夹着尾巴,一声不吭的照办去了?

  从万宴楼过来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瞪着秦肃儿,似乎想从她身上瞪出个子丑寅卯来,但她却不理会他,径自指挥着在场的柳副将和吴左领把李岳搬到双并的桌上。

  李岳重伤,如今是用宫里上好的人参勉强吊着气,虽然她指挥若定,似乎自信满满,萧凌雪还是不相信所有军医和太医都束手无策,凭她会有法子医治。

  虽然打从心里不相信她,但他仍让她救人,顾太医说李岳这一、两日气数就会尽了,既然会死,那就放手一搏,或许还有转机。

  当然,若这丫头的缝合之术救不了李岳,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不是因为她没把人救活,而是因为她的口出狂言,他要让她知道什么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一定要让她受点教训!

  秦肃儿觉得房里有道目光很碍眼,但碍眼的人事物这世间可多了,一向不能影响她做事,她做自己该做的事、有把握的事,才不管别人心里的小九九,若是有人不相信她,她会用事实证明,让那人闭嘴,把不信任的目光收回!

  “姑娘,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顾太医说道。

  他奉太医院院令之命在这里照看李元帅已月余,知道李元帅不可能有救,早交代了李夫人准备后事,今日乍闻缝合之术,心中实在惊讶,若是真能行缝合术,那可大大颠覆他的认知。

  “有劳了。”秦肃儿点了点头,快速确认准备好的工具,虽然不尽如意,但也堪用了,这时代的工艺比她想像的精良太多,日后她再画图打造合手的手术工具,若再遇上需要动手术的时刻,便能事半功倍。

  她先给伤者施针麻醉,确认伤者已失去知觉,此时房里只剩三个人了,就是她、顾太医和五爷,她对五爷视若无睹,对顾太医说道:“等一下开始手术时,请你在旁边递工具给我,并且注意伤者的面色和气息,有任何不对劲之处,立刻告诉我。”

  顾太医知晓自己这是要给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打下手,可是他心中并无微词,若真能亲眼见识缝合之术,他此生也没遗憾了。

  “那么就开始了。”秦肃儿到酒盆里净手之后平举双手,示意顾太医照做,跟着用盐水清洗伤者的两处伤口。

  萧凌雪原是无动于衷,待看到她以刀划开李岳肩窝处的伤口时,他的眉头瞬间紧紧蹙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