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军医和太医想方设法都弄不癒合那伤口了,她竟然还划开?

  “我说你,你这是做什么?!”萧凌雪虽然气急败坏,但也知道刀在她手上,李岳的性命拿捏在她手里,他并没有不知轻重的冲过去兴师问罪,依旧站在原处,只不过是拿杀人眼光瞪视着她。

  秦肃儿充耳不闻,依然沉着冷静的进行手术,她用刀挑开表皮,露出脂肪层,用镊子把箭头拨出。

  萧凌雪瞪大眼睛不说话了,看着箭头被她拔出,伤口顿时喷了一股鲜血,她用浸过酒的棉布按住伤口,血很快便止住了。

  秦肃儿很满意那人不再鬼吼鬼叫干扰她进行手术,用压迫方法止了血之后,她再把伤口清洗一遍,便开始穿针引线,进行缝合。

  针不是弯的,她用不顺手,钳子也不是专业的缝合钳,她还是第一次用,不过这些都不妨碍她进行缝合,她漂亮的完成了缝合,剩下那个大的伤口,不过那反而简单。

  她依旧头也没抬,按部就班的缝合,腹直肌筋膜、脂肪层……感觉到汗水从额际流下,她出声喊道:“顾太医!给我擦汗!不能让我的汗滴下去!”

  这地方连电扇都没有,她快热死了,第一次在没有空调的地方做手术,全身的衣裳都湿透,黏在身上了。

  “哦!是!”顾太医慌忙拿棉布为秦肃儿拭汗。

  “顾太医,伤者面色如何?”

  顾太医一看,大惊失色道:“姑娘!李元帅的面色有些不对!”

  秦肃儿看过去,伤者的呼吸果然变得益发微弱,她不假思索的对萧凌雪喊道:“你快过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萧凌雪蹙着眉。“什么意思?”

  秦肃儿急道:“你一手捏着他嘴巴两边,给他渡气!”

  渡气,那是用于溺水者身上的,萧凌雪自然知道,他知道如何渡气,但他一辈子未给人渡过气,何况是给男子渡气。

  “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秦萧儿厉声道:“伤者现在缺氧,无法自行呼吸,若是无人帮助他呼吸,他必死无疑!”

  萧凌雪的脸色阴晴不定,举步维艰的来到李岳身前。

  秦肃儿急切地催促道:“快!俯下身,含一口气在嘴里,用力把气渡进伤者嘴里!在我没喊停之前不能停!”

  萧凌雪活到现在,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狼狈,他在心里把秦肃儿狠狠骂了好几遍。

  死丫头,最好不要让他发现她是故意整他的!

  最终他还是照做了,带着浑身逼人的暴戾之气,给李岳渡了气。

  过了片刻,李岳的面色恢复正常,气息也稳定了,秦肃儿便道:“可以不用渡气了。”

  她没看萧凌雪一眼,继续专注的缝合,待缝合完成,依序消毒,将两处伤口以棉布包扎。

  顾太医见包扎完成了,这才请教道:“敢问姑娘,那渡气是怎么回事?”

  秦肃儿解释道:“我给伤者做了全身麻醉,因此肺叶有时会无法运作,伤者就无法自行呼吸,必须由外界提供氧气,渡气便是提供氧气。”

  她的说明用了许多现代用语,明知道听的人会一知半解,但她一时也想不出古代的说法,只能凑合着用了。

  “麻醉?”顾太医大吃一惊。“姑娘给李元帅做了麻醉吗?何时做的?老朽为何没看见?”他不自觉地已把自称从老夫降为老朽了。

  秦肃儿一边取下伤者身上的银针,一边说道:“这四根针便是麻醉作用。”

  顾太医大受震撼。“姑娘会行针灸麻醉之术?”

  秦肃儿轻描淡写的回道:“刚好是我的强项。”

  顾太医赶忙问道:“姑娘是否也知麻沸汤的配方?”

  “那是自然。”秦肃儿不假思索的说道:“蟾酥、生半夏、闹羊花、胡椒、川乌、草乌、荜拨、麻黄,把这些东西晒干打成粉,用酒和,便是麻沸汤了。”

  顾太医大为激动。“姑娘,你、你这是要将配方告诉老朽吗?”

  “不是你问我的吗?”秦肃儿奇怪地看了顾太医一眼。

  顾太医更是激动了。“只因老朽问了,姑娘便告诉老朽吗?”

  秦肃儿觉得他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奇怪,她理所当然的说道:“你问了,我知道的,自然要告诉你。”

  顾太医忽然觉得自己白活了,小小姑娘有此胸襟,他一百年……不,一万年也赶不上。

  要知道,祖传秘方都是轻易不得示人的,尤其身为医者,依靠的就是自身的医术,自然要藏着掖着,即便是自个儿的徒弟,也绝不会倾囊相授。

  可刚刚对于失传了许久的麻沸汤配方,姑娘却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还有适才做那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缝合之术,姑娘也没避着他,完全不怕他学了去,种种超凡脱俗的行径,一再让他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对她从自叹不如到肃然起敬。

  秦肃儿没意识到顾太医心中惊涛骇浪的变化,她收拾着手术用具,一边说道:“手术成功,伤者不久就会醒过来,不过还要观察伤口是否感染,所以我得在这里住一晚,派人守着伤者,若有任何不对,立刻通知我。”

  她并没有指名道姓,但萧凌雪知道,她是在说给他听。

  瞧顾太医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模样,又追着向她讨教了数个问题,看来她那缝合术是煞有介事,李岳的性命是保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