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顾太医忙道,“羊肠线要如何制作,秦大夫能否指点一二。”

  他也知道问人家的祖传秘方很不要脸,可若他想学好缝合之术,显然能被人体吸收的羊肠线就十分重要,他才厚着脸皮询问。

  秦儿不假思索的说道:“自然可以,等这里结束了,我再把做法写给你,你们谁想学的,我也都会教你们。”

  顾太医万万没想到她会答应,欣喜若狂地道:“多谢秦大夫!多谢秦大夫!”

  “姑娘胸襟,实在教人侗服。”刘大夫一脸动容,随即打开他带来的药箱,“因那传话的人说姑娘要缝合,老朽便把姑娘订做的工具都带来了,姑娘瞧瞧合不合用。”

  秦肃儿瞪视着那整整齐齐排列在药箱里的手术工具,顿感呼吸有些困难,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从哪里来的?”

  打从认识她以来,没看她这么惊慌失措过,就连适才见到血淋淋碗大的伤口,她眉头也没皱一下,不过是个药箱,何以让她震惊至此?

  “刘大夫,你快告诉我,这些工具是从哪里来的?!”秦肃儿只差没摇着刘大夫的双肩质问。

  刘大夫也吓了一跳,他以为这么快就将工具打造好,她会很高兴,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慌乱与焦急,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姑娘莫急,听老朽娓娓道来。”

  秦肃儿深吸了一口气。“好,我会冷静下来,你快说。”

  其实她并没有冷静下来,因为她想本没法冷静!

  刘大夫连忙说道:“艺宝斋的唐师傅说,这是他祖辈留下来的,原来他祖辈在世时,已有人请他们造过一样的工具,几年间陆续打造了几套,订做最后一套的客人却没有去取,唐师傅的父亲唐老师傅接手铺子之后,先前是摆在铺子里展示,可是一直乏人问津,便收了起来,这回见我拿了你画的图纸过去,他才去库房取了出来,唐老师傅说,他祖辈的技巧更甚于他,若姑娘看了不满意,他再另外打造新的,若姑娘满意,便宜算姑娘二十两银子就好。”

  肃儿倍感震撼,这一系列现代的手术器械十分齐全,比她画的那些多了两倍,已涵盖了各种手术需要用到的工具。

  分明有人也是穿来的,可是那工匠的祖辈也不知道是多么以前的事了,恐怕难以追寻,当务之急还是先将眼前的人救活再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命令自己镇定下来。“我明白了,等手术结束之后,我们再详谈。”

  秦肃儿快速拣了几样工具出来,让吉安浸在烈酒里消毒,有了这些现代化的手术工具,缝合做得是得心应手,又快又好。

  而旁人见她用持针器夹持缝针,还能灵巧的穿针引线,毫无困难的将伤口一一缝合起来,俱是震撼得不能自己。

  萧凌雪不是大夫,可也知道她这样的缝合技巧是前所未见,她那白晳小巧的双手怎么会那么稳健,连颤抖一下都无,她是怎么办到的?

  约莫一个时辰,缝合手术在颠覆萧凌雪的想象之中结束了。

  秦肃儿放下了工具,说道:“由于伤者失去了意识,我便没有再为他施行针灸麻醉,他若痛醒才好,可缝合的过程中他一直没有醒来,这表示他受到的惊恐极深,另处,他伤得很重,要有人日夜看守,我会开消炎和止痛的主子,他醒来后再喂他汤药。”

  “你说……针灸麻醉吗?”韩青衣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因为太难以相信了,以致于他声音小得像是只蠕动了嘴唇。

  秦肃儿根本没听见韩青衣在自言自语什么,她写下了羊肠线的做法给顾太医,又送了他几条羊肠线,再交给刘大夫二十两银子,买下那些器械,看着自己衣裳沾到的大片血迹,这样走在街上可是会引来衙门官兵关切,她便对萧凌雪说道:“能否找多儿姑娘来,我想跟她借身衣裳。”

  萧凌雪的视线纠缠着她,点了点头,“随我来。”

  凌宝不由得蹙眉,主子明明可以派他去叫多儿,也可以叫他领那死丫头去找多儿,偏偏要亲自领路,这死丫头何德何能,意然让主子这么上心?

  哼,不说主子府里已经有王妃了,就算没有王妃,凭这医女,她连当姨娘都没资格,别妄想勾引主子,飞上枝头做凤凰。

  当秦肃儿再回到正厅时,已换上浅绿绘花鸟纹衫,且多儿手巧,给她梳的髻很是俏丽,她看了也喜欢,论梳头的技巧,润青和珊瑚是比不上多儿的。

  “这里没我的事了,我也该走了。”她思忖着要去找那工匠,问问他祖辈是多久之前的事,会不会还有其它的穿越前辈在这里。

  萧凌雪目光灼灼地看看她,韩青衣则是有些失神。

  凌宝双手呈上一张银票。“秦大夫,这是今日的诊金两百两银子。”

  秦肃儿坦然收下银票,“贪财了。”她朝萧凌雪和韩青衣点点,“那么两位,告退了。”

  韩青衣这时忽然假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看着她。“秦大夫留步。”

  萧凌雪也看着韩青衣,微微挑眉。

  他叫住她做什么?

  “韩大人还有事?”秦肃儿也是不明就里,她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心中很是戒惕。

  这人是外科圣手,此刻肯定有很多疑问,说不定心里已经在对她的来历起疑了,她得小心再小心。

  “不知韩某能否送秦大夫回去?”韩青衣生平第一次放下他太医之首的身段。“韩某有诸多问题想与秦大夫切磋。”

  秦肃儿感到好笑,两片菱唇似笑非笑的轻抿着。

  他分明不如她,明明是请教,还嘴硬说是切磋,看来他的面子比他求知的心大得多,对于比自己医术精湛的人也不虚心讨教,她和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等哪天他真的肯向她请教更说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