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那么,我要唱第二首喽。”秦肃儿也不等他回应,径自轻轻吟唱,“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城里的目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护它身旁,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这是她前世最拿手的歌,是她常唱给侄女听的晚安曲,因此唱起来格外有感情、有温度。

  萧凌雪仿佛被施了魔法,完全无法动弹。

  她怎么能那么温暖?身体和表情,还有那微微上扬的唇角,整个人都显得极为柔和、宁静,他素来傲然的眸子里起了波澜。

  “第三首,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甜蜜的很轻易,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在说我愿意……”

  这首曲子他根本一句都听不懂,但他喜欢她那轻松自在的神情和随着乐曲轻轻摇摆的动作,好像唱这首曲子让她很享受。

  “我要送你九十九朵玫瑰花,我要唱心内的话乎你听,我爱你我愿意你不用怕,真正的痴情男子汉,就是我……”

  萧凌雪很是傻眼,这究竟是什么曲子好生奇怪,不过她唱得很欢,还带着手势,竟然还对他眨了下眼,虽然很是不伦不类,可他却移不开目光。

  秦肃儿连续唱了十首歌,眸光晶亮的看着萧凌雪。“如何,你是不是都没听过?要我再唱一遍吗?还是你直接认输?”这穿越人的小把戏让她沾沾自喜,笑得贼兮兮的。

  “我是没听过,自该认输。”他的心里翻腾着,有某种陌生的情愫正急速攀升,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也没弄明白自己想说什么,却已先开了口,“你可订了亲?”

  “订亲?”她樱唇微扬地自嘲道:“我是个有夫之妇,那男人是个渣男,他过厌我,打从我过门就把我晾在一边,就连过日子的银子都不给我,我只好出来行医赚钱,养活自己和院里的下人。”

  萧凌婚丧嫁娶剑眉微蹙,阴沉的看着她,“你此话当真?”

  她肯定是在捉弄他,她的态度哪里像被夫君冷待的弃妇?若是人妇,为何不梳妇人头?

  秦肃儿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一脸无聊地淡然道:“一字不假,我没理由骗你,是不?”

  他缓缓敛下不相信的表情。

  不错,她没理由骗他,那么,是真的了?她真是人妇?

  他站在晴朗大白日之下,恍若遭受晴天霹雳,又彷佛被层层乌云和狂风笼罩。

  秦肃儿根本没察觉到他心中的暗流涌动,径自到山边去采药草,她在靠近崖边之处又发现了几株稀有药草,思忖着这云峰山简直就是座宝山,就是称之为药材山也不为过,是一个天然的药材宝库,幸好不是寻常人都能入山,不然这些上好的药草恐怕早被采光了,哪轮得到她来寻宝。

  她正专心的采药草,听到身后的草从有动静,当下不疑有他,以为是萧凌雪来了,径自说道:“你明日还能带我来吗?我令天带的竹篓子太小了,明天要换个大的来,若是可以,我的小厮能不能一起来,他再背个蒌子,就能采更多药草了……”

  迟迟没等到他的回应,她觉得奇怪,一转身,她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后颈的寒手也竖了起来,动都不敢动。

  眼前那朝她步步走近的庞然大物是……那是、是只有在动物园里看过的……老虎!

  “萧凌雪……”秦肃儿慌张的跌坐在地,面色发白,几乎发不出声音来,便医术再高明,在野生动物面前,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萧凌雪仍陷在震惊的情绪中,没有听到她的蚊子叫,老虎忽然张嘴对她吼了一声,震耳欲聋,她竹篓子也不要了,吓得起身拔腿就跑,有跑还有希望活命,待在原地只会被山老虎一口吃掉。

  她用力的跑,不敢回头看老虎有没有追上来,她跑得太急,踉跄倒地,竟被根粗大的树枝缠住了脚,她惊慌的抬起头,就在她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她已往山崖边滚去,而下面是万丈悬崖。

  “素素!”耳边传来萧凌雪的一声大吼。

  千钧一发之际,他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拽到怀里,她惊鸿一瞥,只看到他眼中充满关切。

  他虽然抱住了她,却无法阻止她下坠的势头,反倒他也跟着她一块儿落下山崖。

  耳边风声呼啸而过,瞬间秦肃儿感觉到周围天旋地转,她伏在他坚实的肩膀上,放声尖叫。

  她本能的紧紧抱住萧凌雪,下坠的恐惧逼哭了她,她瑟瑟发抖,想高喊放我下去,可这又不是云飞车,是真真实实的在往下掉,谁又能终止这一切?

  萧凌雪能感受到她的恐惧,她用足了全力抱着他,头也紧紧埋在他怀里,像惊弓之鸟在寻求他的保护。

  他一手捂住了她的双眼,一手牢牢的扣住她的腰,沉声道:“莫怕,万事有我。”

  神奇的是,秦肃儿觉得心跳渐渐平缓下来,他厚实温暖的大手和轻柔的语调,安抚了她惊恐的情绪,这样闭着眼睛,绝不会想到他们此时身处险境,不会想到两旁怕是险崄高的悬崖峭璧,被他紧紧搂在怀中,她觉得就算掉下去也不害怕了。

  “不会有事……”他们还在往下坠落,萧凌雪竭力支撑着,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她听。

  情况危急,可柔软的娇躯在怀,令他浑身血脉流动,他真真实实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在乎已超过他的认知,他知道自己总是朝待见着她,但不知道他宁可自己摔得粉身碎骨也要保她周全,若是能死里逃生,他定要让她知晓他的心意,他要……

  他还没想好他要做什么,巨大的哗啦落水声便响起,四周溅起了两人高的水花,他们落入了一座湖泊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