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第九章 患难生情

  萧凌雪竭力拉住了秦素素,将她拖上岸,他身上都是落崖时被尖石划破的伤口,撑了这许久,他的丹田剧痛,再深厚的内力也耗尽了,他试着调息了几次,都无法恢复行动力,只能在阴凉的大石上看着眼眸紧闭的她,阵阵山风吹来,他们的衣衫都已湿透,肯定要染风寒。

  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染个风寒实在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活下来了,这才是最值得庆幸的事。

  她看起来安然无恙,现在只要等她醒来即可,因为有他在,他会带着她从这悬崖底部脱困,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死了,只有她独活,她要怎么办?她肯定走不出去,最后只能死在这里,而在她死之前,要面对他的尸首和暗深的山谷,她会有多么害怕……

  他浑然没有察觉他心心念念的只有她的感受,至于他死了,有多少人会有多悲痛,此刻都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肃儿的睫毛动了动,总算有了反应,她嘤咛一声,蹙眉睁开了双眼。

  首先,她看到一张俊逸的面容,似乎一直在屏息等她醒来,见到她能开口说话,对方的表情告近她,他悬在心口的大石落了地。

  她知道他是萧凌雪,知道他们是一块儿滚落山崖的,知道若不是为了救她,他不会一同遇难。

  她眨了眨眼眸,视线变得清晰许多,她看到了山璧,听到了流水声,还有四周数不清的树草藤。

  “我们……没死?”她问了句傻话,因边她觉得好不真实,像在作梦,这比她穿越而来更教她匪夷所思,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又没气垫接着,他们竟然没死?而且也没有头破血流,这不科学不是吗?

  萧凌雪虚弱地宽心一笑。“我们没死。”

  “这是……哪里?”这又是一句傻话,他们从悬崖上掉下来,自然是在崖底,她只是想再确定一下,保不定她又穿回了现代……可是,若她穿回了现代,那她不就把萧凌雪一起带回现代了吗?不不,不行,那可不妙,一个大活人,而且是来自古代的大活人,她要把他安置在哪里?

  “悬崖底下。”他如是回道。

  秦肃儿抬眼,看看那最高处,那里有束刺眼的阳光在晃动。“我们真的从那里坠下来?”

  萧凌雪深吸了几口气,点了点头,“千真万确。”他现在连呼吸都会疼了,下坠的力道冲击了五脏六腑。

  “你怎么了?”她是医师,很快便察觉到他的气息不对劲,她想起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坠落的,顿时警觉了起来。“你是不是受伤了?伤到哪里了?”

  因为他的保护,她除了剧烈的头痛和大大小小的擦伤之外,没有严重的外伤,头部也因为坠落时被他护在怀里而意识清楚,只在落湖时呛了一下,但很快就被他拉起了。

  “我不知道伤到了哪里,可能是内伤……”萧凌雪忍着痛意苦笑。

  “我看看!”

  救人的天赋催促着她奋力撑起身子,但她的双腿仍旧无力,她只好爬到他身边,但她估计自己的双腿并没有受伤,只不过从高处坠落,身体有一定的损耗,要立刻站起来并不容易。

  见状,他忽然希望时间就此暂停,能与她单独被困在这儿,能与她相处久一点。

  “我看看你伤到哪儿了……”

  秦肃儿终于爬到了萧凌雪身边,其实两人距离很近,也只有一臂之宽,可她浑身都在痛,地上又是大大小小的石子,挪动身子很困难。

  “要命,你伤得很重……”她蹙眉说道,他身上的大伤口就有十多处,小伤更不用说了,简直浑身是伤。

  她很清楚他会伤得这么重,都是为了保护她,这让她的心不太自然地震荡着。

  萧凌雪不在乎自己的伤势,他的心倏地一紧,激动的握住她的藕臂,“你说你是有夫之妇,那这是什么?这守宫砂为何存在?!”

  听到他狂躁的质问,秦肃儿先是一愣,而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被树枝刮烂的衣袖,露出了手臂,而手臂内侧上有个红色小点。

  她这才知道古代女子真有守宫砂一事,虽然这挺不科学的,但事实摆在自己身上,她不信也得信。

  “你快说!”他的剑眉紧锁在一起,咄咄逼人的追问,“说你是骗我的,你尚未婚配!”

  秦肃儿以这时神经再大条,也明白眼前这男人似乎喜欢她。

  她不解,他一直表现得那么高高在上,怎么会喜欢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自己又做了什么招他喜欢的事了?

  虽然她本人是单身,可原主是有夫之妇,她一定要跟他说清楚,不然就是欺骗他的感情。

  她丹唇轻启,说道:“我跟那渣男只是挂名夫妻,根本没圆房……不,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所以这啥鬼的守宫砂还在,也很正常。”

  萧凌雪直直盯着她,直觉她是在糊弄自己,哪有过门不圆房的道理,况且她又长得这般好看,那男人再怎么没有用,也不至于将才过门的新婚妻子晾在一边。

  总之,他不信她的话,半句都不信!

  “我好像能走了……”两人一来一往之间,秦肃儿感觉到双腿好像有力气了,她试着站起来,果然能走。“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药草!”

  腿上好几个地方血流不止,她手边没有针,无法替他施针止血,她要去找止血的药草,在山里时可以一千年难遇的珍贵止血药草,她相信这里也能。

  “不用了……”萧凌雪微微皱眉,担心她一个人又遇到什么危险。

  秦肃儿不听他的,已经跑开了,对她而言,帮他止血是当前最重要的事,其它的都是小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