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她对他有些印象,是她医治过的伤兵之一,叫作靳山,他的伤势本就不算太严重,如今看来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靳山,五爷怎么样了?能让我进去看看吗?”

  靳山回道:“秦大夫,现在没法让你进去,王爷受伤之事已传进了宫里,皇上可能会来,顾太医让我转告秦大夫,王爷暂无性命之忧,让秦大夫先回去。”

  秦肃儿这才知道萧凌雪的身分比她想象的还要高,他受伤,皇上竟要亲自来探望,可见是挺受朝廷重用的,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不过经过一天的折腾,她确实精疲力尽了。

  “那我先回去了,若你有机会跟五爷说上话,劳烦你转告他,我很挂念他,还有,我很对不起,害他受了重伤。”

  靳山点头,“我明白了,秦大夫在这里稍候片刻,顾太医派他家的马车送您回去。”

  秦肃儿让顾家车夫在万宴楼前让她下车,万宴楼早已打烊,街道上的店铺也全部关门了,飘雨的冷清街道,就见林晓翠心急的在万宴楼前走来走去。

  “小姐!”林晓锋一见她下了马车,立刻奔向前去。

  “你在等我?”她顿时有种看到亲人的感觉,也无暇在乎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数,她揪住了他的肩,“太好了,快点带我回去,我快要倒下。”

  润青和珊瑚见她浑身狼狈地回来简直吓傻了,她被淋成了落汤鸡,发髻落了,头发凌乱不说,身上还有伤。

  “王妃……”看着她衣裙上的血和土,珊瑚一阵头皮发麻。“您是不是被……打劫?”其实她想的是更骇人的事,主子是不是被劫色了,但她不敢说出口。

  秦肃儿也知道自己的模样很吓人,她疲惫的摇了摇头,“别问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泡个热水澡。”

  润青对珊瑚使了眼色,警告她不要多嘴随即去备了热水,伺候秦肃儿泡澡。

  当秦肃儿坐进浴桶的睡间,身心终于得以放松,润青为她洗好发便出去了,她闭起眼,想要放空,可偏偏会想起萧凌雪。

  片刻过去,她终于承认她无法放空,她脑子想的都是萧凌雪,他现在怎么样了?伤口止血了?可是解毒了?

  前世她不曾如此牵挂过一个人,她和高仲安恋爱了三年,两个人都忙,要找时间约会吃饭已是难事,好不容易能够约会一次,结束后根本没空回想,急诊室永远有紧急伤患让她分神。

  发现他劈腿,她愤怒大过于伤心,大家都知道他们在交往,他移情别恋一个刚毕业的控理师,她面子挂不住,有段时间恨透了他,甚至希望他也被那护理师劈腿,可是传说中心痛、心碎,她却不曾感受过。

  现在,她不禁怀疑自己真的爱过高仲安吗?如果爱过,她怎么拉不下脸求他回头?如果爱他,她的自尊面子怎么会比失去他还重要?

  她甩了甩头,她想那个王八蛋做什么?她真是瞎了眼才会答应和他交往,想来她会和他交往是因为他是科主任的得意弟子,和他交往有面子。

  呵!秦肃肃,原来你是这么虚荣的女人,你这样的女人,居然有个男人拼了命不要也要救你。

  萧凌雪原是不必跟着她一起落崖的,可他明知道是万丈深渊,却还是做出了那样的选择,世间有几个男人做得到?她就敢说,高仲安那个小孬孬一定做不到!

  她吻他、抱他,对他做那些事时,他的意识应是模糊的,等他清醒,应该不会记得,就算他记得,也一定会以为自己在作梦。

  这里可是礼教严谨的古代,哪个姑娘家会对不是自己夫君的男人又搂又抱又亲的,她的举动都算豪放女等级了。

  想到她对他做的事……老天!当时她怎么做得出来?她怎么敢啊?

  她把热烫的脸埋入水里,压抑住心头的悸动,嘴角却不自觉的扬高,想到他都身受重伤了,还要被她万般调戏挑逗,她就莫名想笑。

  明天她会再去一趟军机阁,杀望到时能见到他,一个恢复气色的他。

  萧凌雪从阵阵的痛楚中醒来,张眼看到四周不是阎王殿,是他在军机阁的寝房,凌宝趴在床边打盹,却不见他想见的那个人。

  “凌宝……”他叫了几声,凌宝却毫无反应,继续打呼,他咬牙伸手拧了凌宝的耳朵,也加大了音量,“该死的……你还不给我起来!”

  凌宝吃痛醒了过来,见到主子正瞪视着他,顿时热泪盈眶、喜极而泣,“您终于醒了,终于醒了……您可知道小的多担心,呜呜……小的好怕您会醒不过来——”

  他还未倾诉完对自家主子的一片“疯心”,萧凌雪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秦大夫人呢?”

  凌宝一愣,有些心虚的垂下眼眸。“秦大夫、秦大夫……小的不知道秦大夫在哪里。”

  萧凌雪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骇人。“难道你们只救了我,把秦大夫丢在崖底不管?!”

  凌宝连忙摇头。“不不,不是那样的,秦大夫也一同回来了,小的忙着安顿您,忙乱之下,也不知秦大夫去哪儿了。”

  他这话说得很是气短,他明知道她在大门外等了许久,好几次小兵来请示他,说是秦大夫又叫门了,他都要他们别理她。

  哼哼,他拼死拼活的救主子,主子醒来第一句话竟是问那死丫头,他更是把她给恨上了。

  萧凌雪这才面色稍缓。“你是如何寻到我们的?”

  凌宝不敢直视他的眼眸,神色显得紧张,绞着双手,忐忑不安地道:“小的……小的跟踪了您。”

  他总认为主子被秦肃儿下了迷药,才会一反常态这么关心她,所以当她诊查结束,主子又一同出去时,他便也尾随在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