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跟踪本王?”萧雪凌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眉角一挑,嘴角向下一撇,“你胆子倒是肥了。”

  萧凌雪也知道在外人眼里,总是坚持以万宴楼为接送点的秦素素确实有几分怪异,但他自认明白她的苦衷,加上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才不觉得奇怪。

  “小的、小的真是担心爷的安危才会跟踪爷,绝不是有意冒犯,也不是胆子肥了……小的对爷是一片忠心赤胆,求爷不要赶小的走,小的真没地方可去了……”凌宝打着哆嗦,说得呜呜咽咽、结结巴巴,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萧凌雪一哂。“看在你营救有功的分上,这次就不追究了,可是,下不为例。”

  凌宝这才放松下来,马上谄笑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小的这是功过相抵,虽然救了爷,可小的绝不敢居功。”

  他这是在提醒主子,纵然他跟踪是以下犯上,可他还是救了主子的最大功臣啊,如果不是他,主子和那死丫头此时还被困在崖底生死不明,单就这一点,主子也要表扬表扬他。

  萧凌雪岂会不明白凌宝的意思,他懒洋洋地说道:“回府后,到库房去领五十两银子。”

  凌宝欣喜的道:“多谢爷!”

  其实他不是贪财,也不缺银子,但这份打赏有其意义,表示主子认同他的功劳,也不怪罪他了。

  “你去四处找找,看秦大夫人在哪里,是否在之前安排她过夜的厢房里。”萧凌雪懂促道。

  怎么话题又转回那个死丫头身上?凌宝脸上的得意没了,脸色瞬间又垮了下来,为难地道:“恐怕秦大夫不在这……”

  萧凌雪皱着眉反问,“你还未去找,怎知她不在这里?”

  凌宝暗叫不好,这一问二问三问下去,可就要露馅了,到时主子知道是他不让那死丫头进来的,他就没好果子吃了。

  他脑筋急转,急中生智地道:“小的是想,都这么晚了,秦大夫唯恐家人会牵挂,肯定早早回去了。”

  萧凌雪鹰眸微眯,“你是说,在我尚未凊醒、生死未卜之际,秦大夫就走人了?”

  她明明在乎他,数度哭喊着他不准死,又怎么会没亲眼确认他没事就离开了?

  他是为了她在咬牙苦撑,在浑身是伤又内力耗尽的凊况下,凭的是意志力和被她撩拨起来的欲望……想到她的和她那双热切爱抚他的小手,他浑身都热了,他想见她,他现在就要见她!

  见主子快要发火了,凌宝更不可能实话实说,他硬着头皮道:“可、可以这么说……”

  “胡说!”萧凌雪怒火中烧的一击木床。“我现在就要见到秦大夫,你立刻去找!没找到人,你不许回来!”

  凌宝总算知道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先别说这大半夜的,他又不晓得那丫头住在哪儿,要他上哪里找人?

  似乎听到他的心声,萧凌雪又怒道:“就算翻遍京城也要把人给我找来!”

  他也知道他的要求甚为无理,但他就是要见她,今晚没见到她,他觉得自己会疯掉。

  顾太医守在外间,听到萧凌雪在大发雷霆,连忙快步而入。“王爷息怒,王爷绝不可动怒,这会毫动伤口,影响复元。”

  萧凌雪转移了目标,问道,“你可曾看到秦大夫?”

  顾太医躬身道:“回王爷:下官并未见到秦大夫,但秦大夫有话要转告王爷。”

  萧凌雪心一紧,急忙追问道:“什么话?你快说!”

  顾太医目不斜视地道:“因为有人阻挡,秦大夫不得其门而入,在大苦候了一个时辰才离去,那时还下起了雨,秦大夫整个人都透了!肯定是又饿又冷又累……”

  凌宝没好气地瞪向顾太医,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死老头,讲那些没用的做什么,存心害他?

  萧凌雪深吸了一口气才能让自己暂时不发火,他狠狠瞪了凌宝一眼,凌宝缩了缩颈子,目光死盯着自己的鞋,完全不敢抬起头来。

  萧凌雪眉头紧蹙,催促道:“顾太医,秦大夫要跟本王说什么?”

  顾太医一字不漏地转述道:“秦大夫说她很挂念您,还有,对不起,害您受了重伤。”

  萧凌雪急切地问:“还有呢?”

  “没有了。”

  “没有了?”萧凌雪一脸的失望。

  顾太医又道:“下官认为,秦大夫心系王爷的伤势,明日肯定会过来,王爷若没好好休养,让伤口再度撕裂开来,恐怕不是秦大夫乐见的。”

  萧凌雪的眉峰蹙得死紧。“本王明白了,本王不会再动怒,你下去吧。”

  顾太医告退后,萧凌雪立即发作了,他瞪着凌宝,一张冷脸更加冰寒,凌宝胆颤心惊、背脊发麻。

  他不轻不重地回道:“你让秦大夫在外头淋了一个时辰的雨?”

  在他幽深盛怒的注视下,凌宝不敢再有所隐瞒,他苦着脸道:“没有一个时辰,小的一心挂在爷身上,也不知秦大夫没走,更不知下雨了。”

  萧凌雪的脸色益发深沉,“你给我记住了,若你再怠慢秦大夫,就是跟本王过不去,听明白了吗?”

  这是重话,很重的话,凌宝的脑子轰地间被炸懵了。

  主子这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是要把那死丫头纳为妾?

  秦肃儿原先还担心会度被拒于外,不想,她人才下了马车,就见到凌宝在门下候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