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想到昨天他对她的态度,她直觉他是在这里等着她,要把她赶走的,因此不等他开口,她便凛然地说道:“我见五爷一面就走,只要确定他平安无事就好,你再不讲情面,要知道人活在世上很难说的,改天你被人捅了或是哪个脏器损了,有个三长两短落在我手里,我可不保证会救你。”

  凌宝的脸都绿了。

  因为主子的威胁,他一早便在大门候着,想好好地亡羊补牢一番,不想她却一见面就来个下马威,还带诅咒他被人捅、脏器损,这个臭丫头、扫把星,让他想喜欢她都难。

  虽然他心里恨得牙痒痒,但也清楚不能表现在面上,更不敢再怠慢她,免得她跟那死老头顾太医一样,在主子面前给他小鞋穿。

  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不透主子为何如此看重这个死头,主子可是天皇贵胄、太后嫡子,这丫头根本不配和主子来往。

  “秦大夫说的是哪里的话?”凌宝脸上堆上了笑。“昨日是我见爷伤得重,时情急,才会对秦大夫失礼,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莫要与我较真了。”

  秦肃儿定睛看着他。“你吃错药了?”

  凌宝在心里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面上依然堆着笑。“秦大夫不要与我说笑了,您要探望爷是吧?随我进去吧,爷正在等您哩,见到您来,肯定欢喜。”

  萧凌雪在等她?

  她顿时紧张起来,也不知道他对崖底的事记得几分,要是他先提起,她要如何为自己豪放的行为开脱?还是干脆装死说他记错了?

  一路上,秦肃儿心中反复转着念头,对这个问题琢磨再琢磨,穿过西侧的回廊,跟着凌宝到了寝房外,外头守着两名目不斜视的侍卫。

  凌宝躬身叩了叩门,扬声道:“爷,秦大夫来了。”

  “进来。”

  凌宝推门而入,秦肃儿见到萧凌雪倚靠床屏坐起,帷幔挂起,他并未束发,穿着单衣,面色颇为憔悴,带着几分倦意,没了平时的勃勃英气,想来方才应是在闭止养神,听见动睁才开了眼。

  萧凌雪打从她一进来就目不转睛的看看她,眸色之深沉,目光之直接,令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双颊也微微发着热。

  要命!她在脸红什么啊?他不过就是看着她,什么都没说,她为何这么害羞,心跳得这么快?

  “爷,一大早鸡未啼小的便在大门外候着了,候着候着腿都酸了,望眼欲穿还不见秦大夫的踪影,等得都快化成石为了,要是知道秦大夫这么晚才来,小的就多睡会儿,晚点出去等了。”凌宝絮絮叨叨的说完,等着主子自个儿想明白。

  他的意思是,秦大夫没有把主子的生死放在眼里,竟然这么晚才现身,主子是白看重她了。

  萧凌雪对凌宝一番酸溜溜的话充耳不闻,只淡淡的说道:“你去外头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

  凌宝纵有千百万个不情愿,也只得应了声是,去守门了。

  房里剩下两个人,静得几乎落针可闻,秦肃儿庆幸自己手里还提着药箱,不然她真不知道双手要放哪里,他的眼神实在教她猜不透。

  就在她面色一整,想要说些场面去打破尴尬时,他眉眼不动地先开口了,“小蝴蝶,我胸口很疼,顾太医却诊不出个所以然来,你过来替我看看。”

  那一声小蝴蝶让她霎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心跳如擂鼓,想找个地洞钻。

  不妙啊,他可能什么都记得。

  “咳,好。”

  她故作镇定的走过去,原是要替他诊诊脉,不想他一把搂住了她,好看的唇突然绽出一抹浅笑,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昨日你说要我对你负责,要娶你,你放心吧,你已是我的人了,等我伤好,我便上门提亲。”

  只不过她只能做侧妃了,但是他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礼仪比照亲王妃,等她过门后,他会专房独宠,让府里人知道她是他心尖上的人,不会让她看瑞草院那女人的脸色,自然了,她也不必向瑞草院那女人晨昏请安,她只要伺候他一人即可,享受他的独宠就好。

  “等、等一下……”秦肃儿委实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顿感口干舌燥,想从他怀里抽身,却被他箝制得动弹不得,最后还被迫坐在他的怀里。

  萧凌雪很满意她此时的安分,他脸上满溢着笑意,温柔地说道:“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从昨夜直到此刻,我脑中只有你一人,所以你乖乖坐好别动,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这番情话令她心里小鹿乱撞,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嘴唇抿得紧紧的,蓦然间,有道灼热忽然从手心传来,原来是他握住了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她有些不知所措,抬起眼看他,就见他眉眼间满是笃定,眼眸像水中的曜石,面上带着笑意和无尽的宠溺。

  他长得真是好看,英挺的剑眉、挺鼻薄唇,方正下巴有一片新生的胡碴,令他的冷脸添了几分阳刚和狂放。

  凌雪很乐意让她一直看下去,他低首亲亲她的唇,微笑说道:“可看够了?现在看不够不打紧,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好好看。”

  要命!她真想不到高高在上、目下无尘的他会有这样柔情的一面,这男人难道是她命里的克星?她心绪纷乱,垂下眼眸不敢再看他。

  他将她的反应自行解读为娇羞,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小蝴蝶,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哪家的闺女了吧?”

  听到他又叫她小蝴蝶,秦肃儿的脸再度不受控制的发红了,她竭力按捺住心潮翻涌,语气急促,一股脑的说道,“你误会了,昨日我说那番话是情境所迫,我对你做的那些事也是怕你会死掉,想提振你的精神,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不,你不必放在心上,现在就赶紧忘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