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倪氏听得明白,唯独对辣椒花拌酱油很是不解,只是她对萧凌雪不敢提岀疑问,点头如捣蒜地道:“是、是,妾身明白,妾身立即派人去准备。”

  她立即吩咐贴身大丫鬟月清去办,自己则迫不及待的进去房里看薛桦。

  “两位贵宾请随奴婢来。”月清福身说道。

  两人正要走,韩青衣追了出来,“秦大夫留步。”

  萧凌雪和秦肃儿都看向韩青衣,她嘴角轻勾,故意问道:“韩大人还有事?”

  她一眼看穿了韩青衣的姿态是兴师可罪,不是虚心请教,因此他还没开口,她已先生厌三分。

  真真好笑,自己不会剖腹之术,旁人会的就将之妖魔化,他怎么不想是自己技不如人。

  韩青衣在她面前站定,口气有几分咄咄人地问道:“秦大夫与何人学得剖腹之术,难道也是那医学古籍?”不等她回答,他又径自续道:“若说从古籍上看到便会为人剖腹,韩某万无法相信,此事太过匪夷所思,若说无师自通更是不合常理。”

  他一说完,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说道——

  “我为何要你相信?”

  “秦大夫为何要你相信?”

  萧凌雪和秦肃儿说完之后,不自觉看向对方,萧凌雪觉得跟心上人心有灵犀一点通,心跳快了几分,秦肃儿则是没料到他的想法跟自己一样,很是惊讶。

  “若是没有不能见人之处,为何不能说个明白?”韩青衣犹是不依不饶。

  萧凌雪脸色冷凝,他都发话了,韩青衣还纠缠个没完,活腻了他。

  秦肃儿轻轻挑眉。“韩大人信不信我,我一点也不在意,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都是你的事。”

  韩青衣不服气地道:“难道你不敢说出你是如何会剖腹之术的吗?”

  “对啊,我不敢说,那又如何,你能奈我何?能将我定罪吗?凭你区区一个太医院院令?”秦肃儿很是不屑的回道。

  韩青衣涨红了脸,“我一定会查出来你为何会剖腹之术!”

  他素来都是自喻“堂堂”太医院令,到了她口中竟成了“区区”,且语气还有所挑衅,他如何能忍?

  萧凌雪脸上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寒霜。“韩大人,你医术不如人,不去检讨,竟有脸威胁秦大夫,枉为男人。”

  丢下话,他懒得再理会韩青衣,示意月清带路,便和秦肃儿一同离开了。

  §第十二章 情生意动

  薛桦在术后两个时辰便排了气,进食也无碍,只不过麻醉效力一退,他感觉到伤口剧烈疼痛,不过这是正常的。

  秦肃儿开了服用的汤药便要告辞,倪氏千恩万谢的送上厚厚的谢酬,秦肃儿接过手,掂掂重量,估摸着有一千两银子,嘴角不自觉上扬。

  她这是见钱眼开吗?来到古代,她觉得自己都快往钱眼里钻去了,前世她可没这么贪财啊!

  “那我就告辞了。”她把钱袋收进衣襟里说道。

  她要走,萧凌雪自然也跟着她走。

  韩青衣却不冷不热地道:“秦大夫不留个住处吗?侯爷有什么闪失,我等也不知如何处置。”

  秦肃儿心里明镜,知道韩青衣想要她的地址是要查她的私事,她大可以像昨天那般敷衍了事,可他此话一岀,薛老夫人和倪氏都眼巴巴的看着她,对着病人家属,她不能说岀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她在心里把韩青衣骂了一番,尚未想到如何推托,萧凌雪低沉的嗓音已先她一步响起——

  “若临安侯有事,你尽管上军机阁便是,我担这个责任,可行?”

  他说话的口气多少有些重,韩青衣脸色倏地一变,很意外他会当众护着秦肃儿,他不甘心却也不能再穷追不舍,只能懊恼地朝萧凌雪拱了垬手。“下官并无他意。”

  凌雪面色冰冷,冷声道:“没有最好。”

  萧凌雪如此不悦,薛老夫人和倪氏自是不敢再多问秦肃儿住在何处,可她们心里实在不安啊,刀是她开的,现在她要走,她们却不知要上哪儿去找。

  秦肃儿忙道,“你们相信我,我保证病患今日无事,我明日会再来看看。”

  好不容易,总算出了临安候府大门,上了萧凌雪的马车,秦肃儿吐了口长长的气,手支着下巴,双腿交迭,掀开豆绿色鲛纹纱车帘,看着外头熙来攘往的大街,脑子里闲不下来,思索着韩青衣的话,心里顿时有种猫抓的难受,心情也有些浮躁。

  她的计划是离开王府,自己开医馆,可眼下就遇到第一个难题,她都没个光明正大的任处,要如何开医馆。

  萧凌雪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他的印象中,没有哪个女子在他面前有如此懒散的坐姿,穆越彤巾帼不让须眉,可在他面前,坐姿亦是庄重,绝不会像她如此随意。

  即便她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他总是个男人,她应该要格外端庄才是。

  奇怪的是,他并不讨厌,甚至喜欢她在他面前这般放松,若有别人在场,她如此这般就不可以了,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另外,他也不允许她这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与他说话。

  他看着她那双水润亮又明显写着烦恼的眼眸,开口说道:“你没个落脚联系的地方,总归不是办法,若有人要找你出诊,也寻不着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