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秦肃儿把林晓锋一家拨到惠仁堂住,言明了惠仁堂就交由他们一家五口打理,若有人要请她岀诊,让林晓锋问明了住址,再去王府通知她。

  能够由王府独立出去过小门小院的生活,林晓锋一家自是喜不自胜,不但每个月的生活费有五两银子,且是自个儿开伙,想吃让什么都行,主子从不干涉那些,不但如此,主子还大方给他们加月银,虽然主子说日后要他们学习认药草和制作药丸是难了点,他们还是愿意全力以赴。

  秦肃儿决定要费点心思教林晓锋一家认药草,只要他们不太笨,日后制药的活儿就都交给他们了,她一个人只有两只手,若是药丸卖得好,她肯定忙不过来,她看林晓翠、林晓花都挺机灵的,只要好好裁培,将来可当她在制药方面的左右手。

  隔天一早,林晓锋便照秦肃儿的吩咐去王府接她,她说好了要去临安侯府给薛桦复诊,都收了人家一千两银子,自然要把事情力好好办满。

  林晓锋接到秦肃儿之后,先将她载到了惠仁堂。

  昨儿夜里天黑,秦肃儿没看清楚,现下将周围环境看清楚了,更加喜欢这里。

  迎轩巷青石铺地,两旁皆是粉墙,四公尺来宽的小巷打扫得干干净净,来到惠仁堂,正中是黑潦的如意门,就见金底黑字精致大气、写着惠仁堂三个大字的牌匾已经高挂在门楣上,大门边还有个直立的实木古朴木匾着“秦府”两字,旁边有株绿叶茂盛的老衫树。

  她步上台阶,轻抚着秦府两字,心中终于踏实了,这是她自己的房产,她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她暂时将房产过在润青名下,一来因为她的姓名不能曝光,二来她怕自己哪天突然穿回去现代,宅子记在她名下可就棘手了,记在润青名下,到时润青可以把宅子卖了,把现银分给所有陪房。

  进了屋,她很讶异的发现才一夜时间,屋里已经大致打理好了,正厅两溜的花梨木带帽椅,长条茶几上供着青花鱼藻纹梅瓶,正中墙上挂着一幅工笔春山花鸟图,两边还有两幅雅致的盗极画,其它家具摆设多为楠木或紫檀木,可说是面面俱到,全都备齐了。

  她难掩惊讶。“这些东西……”

  林晓锋笑道:“都是凌宝小爷亲自监工搬进来的,每间房里的东西都齐了,甚至还送来一车的新鲜肉鱼和青菜瓜果,还有好几筐的冰,光是那价比黄金的甜瓜就有一篓子。”

  秦肃儿不是木头,自然知道这绝不是凌宝的用心,而是某人的用心。

  昨日她要离开时,萧凌雪缠着一直不肯让她走,但最后实在拗不过她的坚持,只好再三叮咛他今日一早便会过来,要她也过来。

  昨晩她被气氛冲晕了头,才在城楼上和他搂搂抱抱、耳鬓厮磨,心情有如热恋一般,回去后静下来想,她真是疯了才那样,她是有夫之妇,却让他陷入情网不可自拔,将来她要如何收场?他一直在说提亲的事,她又如何能嫁给他?

  “王妃可要用早膳了?”吴氏过来请示。

  秦肃儿回过神来,说道:“吴嫂,以后叫我小姐就行了,也跟其它人说一声,在这里都称我小姐。”

  吴氐是个憨厚的,从善如地道:“明白了,小姐,小姐可要用早膳了?”

  秦肃儿才点了点头,前院便传来动静,果不其然,是萧凌雪来了,后面跟着凌宝还有好几个人,也不知又送了什么来,一箱箱的。

  萧凌雪一身白衣红色箭袖劲装,腰间垂着枚羊脂玉佩,秦肃儿一抬眼,竟移不开视线,想到他昨夜的痴缠,她心里一热,脑海中止不住的浮上了许多遐想,被他压在墙上热吻会是什么滋味?

  “看过你的房间没有?可还满意?”萧凌雪看着她脸若朝霞、眸光盈盈,他的眼角眉梢不自觉漫上笑意。

  她今天穿着浅碧色绣水仙的裙衫,简单的髻上用浅碧色丝带绑着,衬得容貌益发清丽,十分适合她。

  如今在他眼里,子经没有什么不适合她了,在他看来,她什么都是好的,放进眼里也不会疼。

  “我才刚到。”秦肃儿感觉到心跳微微加快,刻意将视线撇向指挥下人抢着箱子往东厢房而去的凌宝,问道:“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我们过去你看了便知。”萧凌雪的语气里尽是柔情。

  房里,林晓翠和林晓花正在整理打开的箱笼,竟然是一身又一身名贵的四季衣物和精巧的首饰,光是衣裳就分了皮、棉、夹、单、纱,首饰里甚至有支簪子上镶着两颗龙眼大小的南珠,还有一枚绝对是天价的象牙白玉兰珠花,看得她们眼睛发亮。

  她们对主子的事一知主解,只听兄长说过主子竟有一手隐藏的医术,如今靠着医术给人看诊,赚了许多诊金,不过这事要瞒着王府,因此她们要注意意行,千万不能让人发现她们是从翼亲王府出来的。

  “你们两个小心点,不要磕碰坏了。”凌宝在心里直犯嘀咕,主子这是养外室的规格了吧?不过养外室总比正式纳为妾室得好,他可见不得秦肃儿进王府做妾,他们堂堂翼亲王府,岂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乡野医女能进的?

  “是!”林晓翠和林晓花也不敢问这些昂贵的东西是谁给主子的,认分的继续整理。

  外头,林晓锋领着萧凌雪和秦肃儿来到廊外。

  林晓锋道:“小姐不在,小的便自作主张,挑了最大的一间房做为小姐的寝房。”

  秦肃儿点了点头,进了房。

  房间果然宽敞,正中墙上挂了天青花芦燕纹瓷板画,八道如意窗棂糊着碧色窗纱,还挂上了水蓝色的软纱帘,地上铺着海棠纹凉地席,四个角落皆摆着粉彩八挑纹冰鼎,里头的冰徐徐冒着白烟,熏筒里也不知用了什么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雅好闻的清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