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下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落地对折樟木绣海棠花屏风区隔了内外,里面是一张黑漆螺钿人八步大床,纱帐子用银钩挂了起来,居中置着粉彩龙凤纹瓷枕,床边还有个青花狮纹脉枕,床前有两张青花瓷绣墩,床有盏羊角宫灯,床角则是两人高的穿衣镜。

  秦肃儿不由得看向萧凌雪,就见他眼里尽是宠溺的笑意,彷佛在说,你是我的小蝴蝶。

  窗处鸟雀啁啾,她胸口一热,蓦然生岀了岁月静好之感,这可比她在瑞草院的寝房舒适好几倍,她真想这么住下,不要回王府了,不,不回去现代好像也可以。

  “小姐,您快来看看这些衣物,极是名贵。”林晓花见主子来,很是兴奋。

  秦肃儿过去看了,春天穿的灰鼠羊皮,夏天穿的薄纱、葛纱,秋天穿的珍珠毛,冬天穿的紫貂、玄狐,还有满满当当的步摇、发簪、花翠、耳环、戒指,还有一匣子拇指大小的猫眼石……看看看着,胸中渐渐被柔情填满。

  可是很快的,她便意识过来这些衣裳首饰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的心!

  这个男人对她这么好,可她无以回报,不能再让他和自己越陷越深了……但是一想到要拒绝他的感情,她的心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涩。

  “这些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她对萧凌雪说完,又转身对凌宝道:“凌宝,宅子里所有物品加起来多少银子,你合计好之后告诉晓锋,一分钱都不要少。”

  凌宝脸色一喜,正要应好,却见主子浑身一僵,一脸阴沉,他吓得连忙把到口的话吞回去。

  萧凌雪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沉声说道:“都出去!”

  凌宝连忙挤眉弄眼示意林晓翠和林晓花跟他岀去。

  片刻之后,房里只剩萧凌雪和秦肃儿,最后一个离开的不知道是谁,还很识趣的带上了门。

  萧凌雪的眸光越来越深沉,秦肃儿心跳得快,一股奇异的燥热自她体内隐隐扬起,她忍不住一阵口干舌燥。

  她润了润唇,压下怦怦乱碰的心,强作镇定的看着他。“你这是做什么?”

  萧凌雪冷不防大步向前,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她一阵心跳耳热,眼睫微微颤动,而他竟如她幻想过的一般,两步将她逼到了墙边,不由分说的低首攫住了她的唇,吻得如同暴风过境一般强烈。

  瞬间,秦肃儿已经忘了自己原本要说什么,她的脑子一片模糊,这与她在崖底胡乱吻他时截然不同,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热吻,她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过了许久,直到吻够了,萧凌雪才微喘着气,稍微退开,但他火热的目光仍旧紧盯着她,手指从她的眉碰到她的唇,嗓音有些沙哑地说道:“昨夜我就想这么做了。”

  事实上,昨夜回去之后,他满心满脑都是她,思潮汹涌不定。

  他有了一个新的决定,他不能让她做他的侧妃,那太委屈她了,如今他全心全意爱着她一个人,他要她做他的王妃,不屈居在任何人之下。

  思及自己的王妃身分,秦肃儿心绪纷杂,怨老天为什么要让她穿成人妻,让她遇见有感觉的人也不能心动。

  她以为他的恋爱细胞已经死了,但此时听到他这么说,她的心怦然擂动,很想回答他“我也是”,昨夜在城楼上,当他由身后搂着她时,她真的很想反身吻他。

  可是这些话当然不能告诉他,眼下先过了这关再说,以后再慢慢疏远他,只要她把持得好,他也只能放弃了吧,以他的条件,不愁没有女人,很快他便会忘了她,忘了他曾吻过她,忘了曾经爱上她,他会把他的疼给其他女人……

  想到这里,她的心隐隐发疼,脸色忽然变得黯淡,“你先放开我,我还要去临安侯府,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萧凌雪从善如流地松了手。

  他们尚无婚约,他就这般吻她,或许她会认为他不够尊重她,想得严重点,或许她会认为他在占她便宜。

  来日方长,等他将府里的那个女人打发掉,再和她订下婚约,届时他想怎么亲她都行。

  §第十三章 绝不为妾

  薛桦直勾勾的盯着正在替他诊胁的秦肃儿。

  昨日他太痛了,没注意到替他诊治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姑娘,今日看着,着实心痒难耐。

  “秦大夫一个女人家家,还要抛头露面的出诊,肯定很辛苦吧?”

  倪氏太清楚丈夫了,知道丈夫肯定又在动歪脑筋,虽然府里姨娘众多,再多一个也不差,但眼看丈夫昨日才被救回来,今日就起了色心,真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枉她为他伤神一场,心中实在怄极。

  “救死扶伤及是医者天职,谈不上辛苦。”秦肃儿不正眼看他,气淡淡地回道。

  这家伙眉宇轻浮,眼带邪气,举止轻佻,十足十的纨绔子弟,一看就知道他自以为风流倜傥,所有女人要对他趋之若骛,自我感觉良好,靠着身分背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未遇过挫折。

  “这样吧,秦大夫救了本候爷一命,对本候爷有救命之恩,本候爷愿纳你为妾,从此富贵荣华享用不尽,就不必再抛头露面了。”

  不能怪薛桦以施恩的语气说道,一直以来,他看上什么女人,只要说出纳妾两字,对友往往是感激涕零。

  韩青衣在一旁听了不由得蹙眉头,他也知晓薛桦是京城的纨绔恶霸,但昨日才从鬼门关前走一遭回来,今日却开口要纳救他性命的大夫为妾,行径看实夸张,临安候府会豪败是早晚的事。

  “承蒙侯爷看得起,但我这个人有洁癖,绝不为妾,和一堆女人共侍一夫,这件事太肮脏了,恕我不识抬举。”秦肃儿沉下脸来,毫不留情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